嚴重小天使不足,於是自產糧。

【維勇】在俄羅斯的那些小事 22(普通番外)

#一邊看世足一邊更文的我也滿勵志的
#不要問我不普通的番外是什麼(笑

傳送門: 01 02 03 04 05 5.5 06 07 08 09 10 10.5 11 12 13 14 15 16 17 17.5 18 19 20 21

這是發生在世錦賽結束後的晚宴上的小插曲——

「勇利,今天我們交換髮型怎麼樣?」

「哈?」對於維克多沒頭沒腦的提議,勇利嚇了一跳。

「這樣大家一定會覺得很有趣。」維克多把勇利稍長的劉海撥到左側,露出右邊的額頭。

「還是不要吧?我不適合這種的,太奇怪了。」自己頂著維克多的髮型,怎麼想都很怪異。

「才不會,你看看鏡子,意外地很適合喔!」

鏡子中的黑髮青年露出無奈的表情,但是由於髮型的關係,看上去多了點風流的氣質。

「隨你吧……」維克多看起來很高興的樣子,於是他妥協了。

打理好自己的髮型後,維克多興致勃勃遞來了梳子和髮膠。

「幫我把頭髮都梳到後面去吧!」

勇利一邊仔細幫對方梳理頭髮,同時心中讚嘆造物主果然是不公平的。維克多的外貌向來得天獨厚,頭型也是無可挑剃地好看,他敢打包票,對方就算理個光頭也會是個特別帥的光頭。

整個頭髮梳上去後,少了中性瀏海的遮擋,維克多立體深邃的五官頓時顯得特別有男人味。勇利欣賞了一下那張足以迷暈粉絲的俊臉,暗暗決定待會要多拍幾張照片保存下來。

「還少了個東西。」維克多手指抵著嘴唇笑。

「?」

「一副眼鏡。」

「我的眼鏡是有度數的,不能借你戴。」這點常識勇利還是有的,他相信維克多也有。

「沒問題,我帶了自己的來。」

所以你早就打算這樣玩了是吧?

維克多很少戴眼鏡,應該說勇利根本沒看過他戴眼鏡,因此看到對方從行李箱中翻出一副金邊眼鏡時很是不解。

「你什麼時候配的眼鏡啊?」

「嗯,這是之前代言時留下來的,當然,是平光的。」

原本只是覺得很有趣就留下來了,想不到竟然還會派上用場。他順手戴上眼鏡,「如何,好看嗎?」

身為萬年維克多迷弟,除了「好看」以外勇利想不到第二個答案。

 

前往宴會的路上,維克多一直愉快地看著勇利的新髮型,由於目光太過頻繁,連早就習慣他的視線的勇利都難免感到難為情。

「明明是你幫我梳的,不要一直露出稀奇的樣子,我會不好意思。」

「是真的很可愛喔!等下我們多拍幾張照片吧!」

可愛什麼的先不管……這瀏海,真是不方便啊……

他是簡單路線的,頭髮只要整齊乾淨就好,造型都是其次,如果不是來俄羅斯之後減少了修剪頭髮的頻率,這種飄逸的髮型根本與他無緣。雖然比維克多的瀏海短了些,時不時蓋住視野左上方的髮絲還是令他相當不習慣。

進入會場後,理所當然地引來了不少視線,特別是維克多身邊馬上聚集了三四個女性選手,大家對於他的髮型都給予高度評價。

「你打扮得這麼帥做什麼啊?害我都認不出來了。」

「竟然偷偷改變形象,太奸詐了,我都沒有做新髮型耶!」
「可不能被比下去!我現在就回去重新打扮過!」

「你連眼鏡都戴了,這是勝生cosplay嗎?」

其中一個女選手突然注意到勇利的打扮,當下就樂壞了:「勝生你的髮型……維克多,這絕對是你的主意,不要因為他奪冠就欺負他啦!」

「很可愛吧?超適合對不對?」

勇利想要就地挖個洞鑽進去。他躲在維克多身後,不過卻被對方攬到身前。

因為長相清秀的關係,跟維克多的俊美不同,這髮型讓勇利看起來有種裝成熟的稚氣感,尤其是他此刻非常尷尬,氣勢更顯不足。

此時克里斯也過來了,帶著興味盎然的表情。

「你們這是互換遊戲嗎?看起來還不錯,下次我也來試試看。」

勇利簡直像看到救星一樣,他衝出去抓住克里斯的手臂,說:「我我我們去那邊聊天,請跟我走吧!」然後以難得一見的氣勢把克里斯拖走了,留下維克多在原地跟其他人寒暄。

勇利一路把人拖到放餐點的角落,突然意識到自己做了件失禮的舉動,於是轉身對克里斯表達歉意。

「哈哈,沒關係沒關係,反正很有趣!」

「克里斯……」                                                                 

「不過你看起來真的很不錯,連我都有點心動呢?」克里斯伸手拂過勇利的瀏海,修長的手指透著莫名色氣。

「不要再拿我的頭髮開玩笑了。」勇利無奈地表示。

克里斯聳聳肩,輕鬆地轉移話題:「說起來,還是要再恭喜你一次——恭喜你奪得世錦賽冠軍。」

「嗯,謝謝。」勇利坦然接受了祝賀,猶豫了一下,還是沒說什麼。

這次世錦賽,JJ因傷退賽,尤里的跳躍發揮不穩,他始終覺得自己的冠軍帶點僥倖,不過這話說出來就太不識趣了。

克里斯這次的成績是他生平拿過最好的成績,即使如此,他仍然敗給維克多,只站上第三名的頒獎台。

就差了2.3分。

「我要退役了。」這是他生涯最後一搏。

「克里斯……」

「幹嘛啊?別露出那種表情。」克里斯笑了,「這些年來我也繳出了很亮眼的成績,拜滑冰之賜,也摸了不少很棒的屁股,沒什麼好遺憾的。」

「……」

他抬眼望向維克多的方向:「真是個怪物啊……整整半年的空窗期竟然都沒有造成影響,跳躍完全不失水準,真不知道他怎麼辦到的。」

那是拚死命練習的成果。勇利心想。

「雖然沒有贏過他,但是能看到他被你打敗,我也算是滿足了心願,謝謝你啊?」

和天才生於同個世代的悲哀,有人這麼說。然而他不覺得自己是不幸的。事實就是,總有人站在那個頂端,他不是那個人;頂端的人總會被拉下來,而他也不是那個人。

「為了慶祝我開啟全新的人生,陪我喝一杯酒如何?」克里斯隨手拿來兩杯酒水,其中一杯遞到勇利面前。

勇利猶豫了一下。自從看過維克多留下來的前年大獎賽視頻後,勇利相當清楚在公共場合喝酒對自己的形象會造成多大的傷害,因此他下定決心,公開場合絕對滴酒不沾。

「才一杯而已不會醉啦!我們這麼多年交情了,就一杯酒,當是為我慶祝了。」

於是勇利喝下了今晚的第一杯酒。

 

此時尤里過來了。

勇利看到他時有點驚訝,他以為尤里不會下來參加晚宴。

因為長曲表演結束後,尤里幾乎沒辦法站穩身體,還是雅科夫把他扶下來的。受制於體力缺陷,尤里在長曲目跳空了一個四周跳,除此之外還有一些小瑕疵,最後以十分之差輸給了克里斯。

分數出來後,尤里的臉色彷彿隨時會昏倒,於是頒獎典禮完就直接回房間休息了。

此時尤里臉上已經有了血色。

他將比賽時的辮子拆掉了,配上一貫不爽的眼神,儼然從冰場上的妖精搖身一變成為滿臉煞氣的不良少年。

「喂,豬排飯!」

「你的身體……」然而還不等勇利說完,尤里就以一種驚人的氣勢逼近,他狠狠瞪著勇利:「不要以為這次贏了我就沒事了,我警告你,在我打敗你前都不准退役,聽到了沒?」

「……大獎賽你就已經打敗我了……」

「那能一樣嗎!?除了大獎賽,世錦賽、奧運,我都要稱霸!你們等著,我絕對不會輸的!」

這麼有精神,看來應該是沒事了吧?勇利默默想著。

就見尤里隨手拿了兩杯酒,他將一杯強硬地塞到勇利手中。

「陪我喝一杯。」

「你還沒成年,尤里奧。」勇利不得不善盡成年人的義務提醒。

「少囉嗦,你不說就沒人知道,快喝!」非常標準的惱羞成怒,「不准跟莉莉雅說,知道了嗎!」說完還左右打量了一下。

在尤里強大的惡勢力下,勇利喝下了第二杯酒。

 

就像在接力一樣,披集、米拉、薩拉……大家紛紛從某個角落冒出來。一開始他們都祝賀著勇利的好成績,最後每個人都拿了至少一杯酒過來,順理成章地跟勇利敬酒。其中就屬米拉攻勢最猛烈,一連灌了他三杯。

勇利一向不善長拒絕,不得已之下又喝了好幾杯,一輪過後桌上的酒杯也堆了十個了。

他不知道的是,克里斯和披集趁他不注意時幫他把酒杯加滿了好幾次。

喝過酒後勇利的臉頰泛起紅暈,雖然還能說話,內容卻開始偏離他的日常形象。

「披集,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了……拍照技術也是最好的,我有事想拜託你。」

「沒問題!」披集一邊說著一邊用手機錄影,勇利的臉此時佔滿了螢幕,眼睛閃閃發亮。

勇利將披集的肩膀攬過來:「今天啊……維克多打扮得特別好看,幫我拍他個一千張照片,之後記得傳給我,要各種角度的。」

「好的好的,各種角度的維克多,要一千張……」披集一口就答應了,想想不對,「一千張太多了啦!我的手機容量不夠啊!」

「那我的借你。」勇利說完掏出手機。

米拉在旁邊快笑瘋了,她也拿出自己的手機,這麼好玩的畫面一定要留下來紀念一下——勇利喝醉時為什麼這麼可愛啊?

「對了,維克多呢?」勇利喝光了手中最後一口酒(這是第幾次最後一口了?),這才想起自己的教練已經消失好一段時間了。

「是呢!維克多跑去哪啦?」米拉也有點疑惑,平常這兩個人根本是黏在一起的。

「被雅科夫叫去了,說是有事情要談。」尤里哼了一聲。

雅科夫和他來會場後一見到維克多就把人叫走了,所以他才一個人過來。

聽完尤里的說法,勇利眨了眨眼睛,接著說:「那我去找他,他在哪裡?」

「你沒聽到我說他們在聊事情嗎?」尤里顯得很不耐煩。這傢伙喝醉了真的連智商都會下降,要不是米拉說會給他一份「勝生勇利世錦賽喝醉特輯」,他絕對不會灌豬排飯那一杯酒。

正常的情況下,勇利根本不會做出任何不尊敬雅科夫的行為。

看勇利似乎還沒搞清楚,尤里只得重新強調了一次:「他們在聊重要的事情。」

「重要的事情,」勇利回眸,笑了。

「不會比我重要。」

帶點醉意的眼神瞬間透出自信的光芒,此時此刻,這個總是樸實的青年顯得極具侵略性以及——魅力。

然後,他在眾人驚愕的目光中,抬腳離開。

尤里率先回過神來,當他看清楚勇利前進的方向,忍不住吸了一口氣。

「你要去哪裡!那邊是女廁啊!」

TBC.
勇利:我真的不想喝酒,我說真的!
其他人:……呵呵。

评论 ( 13 )
热度 ( 83 )

© 小天使缺乏症候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