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重小天使不足,於是自產糧。

【維勇】在俄羅斯的那些小事18

#忍不住寫了後續XD

#喜歡的話請點❤,也可以留評論喔!

#n.5代表車門

傳送門: 01 02 03 04 05 5.5 06 07 08 09 10 10.5 11 12 13 14 15 16 17 17.5



勇利醒了。

他先看了一眼手錶,上午十一點。

習慣性地摸床頭櫃找眼鏡,摸來摸去卻一無所獲。他開始回想自己將眼鏡放到哪裡了,回放在腦中的卻是昨晚的荒唐,每想起一點畫面,臉上就湧起一分甜蜜的熱度。。

腰上壓著沉甸甸的重量,那是維克多的手臂,腿間的觸感告訴勇利對方此刻一絲不掛,他將棉被掀起一角,果然如他所想。維克多本來就有裸睡的習慣,不過至少會穿件內褲,不會像這樣「徹底放空」。

低頭一看,他突然發現自己身上穿著的是維克多的睡袍而不是自己的便服。

他試著移動身體,下一秒,全身上下的肌肉立刻向他發出嚴正抗議,特別是大腿內側和腰際,這讓他不得不躺回原位。

這就是為什麼他們要挑日子辦事,否則要是雅科夫問起遲到的理由,他真不知道要用什麼掩飾過去,總不能說兩人在床上翻滾了大半夜,早上爬不起來吧?

更別說這次還不是在床上,是在堅硬的浴室石磚上和浴缸裡,所以痠痛程度比起以往有過之而無不及,如果現在讓他上冰,光是能站穩就已經很好了。

他沒印象自己最後是怎麼到床上的,記憶中斷前維克多似乎在幫他清理,當時他身心都處於極度疲乏的狀態,整個人像躺在棉花裡一樣。

昨天晚上的擦槍走火是一場意外,維克多當時剛結束代言拍攝回來,照理說應該很累了,會演變成之後的情況自己要負大部分責任。他們在浴室消耗的體力相當驚人,沒想到維克多竟然還幫自己做事後清理,他可以想像對方累得連睡衣都懶得穿就直接睡著的樣子,於是看向維克多的眼神不覺柔軟起來。

他小心地用指尖觸摸對方臉頰,十分的溫暖。

兩人肌膚相貼的地方也不斷有熱度傳來,再加上又蓋了被子,勇利甚至覺得有點熱了。

不,不是有點。

他心中閃過一絲異樣,指尖探到維克多鼻子下,呼出的氣息很熱,仔細一看對方的臉色也比平常潮紅。

到了這地步,勇利也發覺事情不對,他用額頭抵住維克多的額頭,接著忍不住倒抽一口氣。

「維恰、維恰醒醒,你在發燒!」他輕輕搖著對方肩膀,然後又拍拍維克多臉頰,試圖將他叫醒。

馬卡欽被驚動了,牠坐起來看著兩人,汪了一聲。

勇利又搖了搖維克多,只見對方眼皮顫動,過了一會才睜開。

「嗯……」

勇利扶著他的肩膀,神色是掩不住的擔心。

昨天他們在浴室待了很久,加上維克多睡覺時沒穿衣服,大概是因為這樣才著了涼。

俄羅斯人不怕冷,但不代表他們不會感冒,勇利不禁感到有些自責。

「我去拿冰袋,你躺著休息。」勇利手忙腳亂地爬起來,下床前還不忘將棉被蓋回維克多身上,確保沒有任何脖子以下的皮膚露在外面。

馬卡欽也跟著跑出去。

「馬卡欽,我等等再幫你準備飼料,抱歉。」

勇利走進廚房在冷凍庫中翻找,然而他並沒有找到冰袋。

他想了想,又跑去翻出醫療箱,這次找到了他要的溫度計,於是他帶著醫療箱回到房間。

他進浴室找了兩條小毛巾,將毛巾沾水擰乾後,一條放到維克多額頭上,另一條則是繞在他脖子兩側,那裡有動脈,冷敷的降溫效果很好。維克多被冷毛巾弄得清醒不少,神情特別哀怨地縮在被子裡。

「真不敢相信……我竟然感冒了,」他懨懨地說,「我已經很久沒感冒了。」

「是人就會感冒。」勇利拿出溫度計放到維克多腋下,「維恰,夾好。」

他這才想起對方什麼都沒穿,於是快步走到衣櫃前開始挑維克多的衣服。他很快翻出一件毛衣,又選了一條厚實的棉褲,走回床邊時才想起忘了拿內褲,只好放下衣服後又走回去。

維克多坐起身子,這讓他頭上的毛巾無可避免地掉下來,他用沒夾溫度計的手撿起毛衣。

勇利走回來了:「先穿衣服,你這樣光著不行。」他一手將內褲放到褲子上,然後彎身抽出溫度計,此時他睡袍寬鬆的襟口大開,平坦的胸口佈滿斑斑紅痕,身為始作俑者的維克多只覺得那景緻真是賞心悅目。

「三十八度半,幸好還不算太嚴重,不過你今天要好好休息……維恰?」勇利抬起頭,發現對方一點換衣服的意思都沒有,他順著維克多的眼神望向自己的胸前,下一秒紅著臉搶過俄羅斯人手上的毛衣:「別看了,快換衣服!」他將毛衣一股腦套到對方頭上。

「勇利,我什麼都看不到了。」維克多悶聲嘟囔。

等到維克多將頭探出毛衣,勇利早已經拉緊睡袍,他將內褲遞給維克多,神色半嗔半怒:「都生病了還能胡思亂想。」

維克多笑著掀開棉被站起來,當著勇利的面穿上內褲和褲子。

「穿好了。」他張開手想抱勇利,然而還沒碰到就被推回床上。

「躺好。」勇利替他拉起被子,又把毛巾放回他頭上。

「勇利,我沒事,你太緊張了。」

「不要小看感冒發燒,要早點治好才行。喉嚨會不會痛?會不會冷?」

「沒事。」維克多剛說完,突然就咳了一下。

勇利定定地看著他,少了眼鏡的遮擋,那雙眼睛中的情感更加清晰,維克多投降了。

「好吧……是有點乾,不過不會痛,真的。」

「我去給你拿水。」

勇利趕忙出了房間,回來時手上多了一個馬克杯,裡頭裝了八分滿的水。

維克多坐起來喝水,溫水滑過喉嚨時有種乾澀的感覺,他皺了一下眉頭,默默喝了半杯才停下來。

「我去弄點熱牛奶和麵包當早餐。」勇利說完,不等維克多說話就又走出去了,走到門口時突然轉回頭,「馬卡欽,我順便給你弄飼料,過來吧!」

「汪!」

維克多躺在床上看著房門口,聽著外面細微的動靜,幾分鐘後,他決定起身下床。走進廚房時,勇利正背對著他將牛奶放進微波爐。

「勇利。」維克多輕聲喚著戀人。

「維恰,你怎麼出來了?快回去躺好。」勇利顯然被他嚇了一跳,然後露出不贊同的神色。

維克多走到勇利身前,說:「等你弄完我們一起回去。」

看到勇利這樣忙來忙去,他實在無法心安理得躺在床上,明明對方應該很累了,結果因為自己生病害他不能休息,維克多很過意不去。

勇利欲言又止,最後只是點點頭。他拉開一張椅子,等維克多坐下後,他轉身開始將黑麵包切成厚薄相等的麵包片,又在上頭塗了奶油。

他們最後決定在廚房享用這頓簡單的早午餐。維克多沒什麼食慾,但還是吃完了自己那份,他必須攝取營養才能讓身體盡快恢復健康。

之後兩人回到房間,維克多在床上躺好,朝勇利伸出手:「勇利,陪我睡。」

勇利按住他的額頭,然後拿過床頭櫃上的溫度計:「我再幫你量一次。」

這次測量的結果是三十八度,燒已經退了一點,勇利稍微放下一顆心。他又把毛巾拿去沾水擰乾,重新放到維克多額頭上。

「維恰,家裡有退燒藥嗎?」

「……沒有,我不太需要那個。」

「我出去買。」

「勇利!」維克多一把抓住他的手,「你先不用忙這些,先陪我好不好?燒很快就會退了,我沒事的。」他的手上加了點力道——如果勇利不用力的話就掙脫不開的力道。

兩人對望著。

「我知道了,我陪你。」勇利妥協了,他輕拍維克多抓住自己的那隻手,「不過先讓我去拿個東西。」

「什麼東西?」

「口罩。」

維克多呻吟,他討厭口罩。

「不戴不行,要是我們都感冒了,這幾天怎麼訓練?」

勇利為了保險起見,自己也戴了口罩,而且是兩層,比身為病患的維克多還安全。他在維克多身邊躺下,但是不讓他抱著,理由是毛巾會從額頭上掉下來。

維克多立刻不樂意了。雖然戴著口罩,勇利卻能從對方的眉眼看出委屈,就是那種「我都這麼可憐了你還不讓我抱著」的哀怨。

「我抱著你。」勇利拿他沒辦法,只能伸手環抱著他的腰,「維恰,趕快休息。」

維克多這才滿意地翹起嘴角,安穩地閉上眼睛。 


TBC.

維克多生病時大概會更黏人吧?

评论 ( 12 )
热度 ( 196 )

© 小天使缺乏症候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