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重小天使不足,於是自產糧。

【維勇】在俄羅斯的那些小事12

#拖了很久的第十二話,總算是生出來了

#500粉點文目前還在構思(乾笑

#喜歡的話請點❤,我會很開心的

#n.5代表車門

傳送門: 01 02 03 04 05 5.5 06 07 08 09 10 10.5 11



「維克多,攝影機架在這裡可以嗎?」

「太完美了,謝謝你。」

當天晚上,兩人吃完飯後就開始準備錄製給葉蓮娜的影片,他們將攝影機分別架在五個角落,以便將維克多的表演畫面更全面地捕捉下來。

維克多此時穿著紅色的表演服,整個人彷彿著火一般,十分醒目。這個賽季,他以「重生」作為短節目主題,靈感取自鳳凰浴火重生。傳說鳳凰是不死的,每當生命走到盡頭,他將會在熊熊大火中化為灰燼,並由灰燼中斬獲新生。

不過現在,這首短節目有了全新的名字——給葉蓮娜。

「維克多,我要放音樂了,注意囉!」

音樂流動的瞬間,冰面上的火焰開始燃燒。

紅色的身影時而狂烈奔放,時而緩慢憂傷,舞動的肢體和情緒完美融合,讓人完全移不開眼睛。此時的維克多看上去十分耀眼,每一根手指都在敘說著情感,每個旋轉跳躍都隱含著生命。

他總是將生命透過滑冰傳達給任何觀賞他表演的人,看著這樣的維克多,勇利的內心湧現出難以言喻的幸福感。

當維克多開始跳躍,冰面上燃燒起熊熊大火,轉瞬即逝的火光既炫目得振奮人心,卻又短暫得令人惋惜。

因為世間太過美好,所以留戀,然而人生總是短暫,所以在有限的時間裡,生命更應該盡力燃燒,綻放出耀眼的光芒。

音樂停下後,勇利忍不住鼓掌,他的眼眶有些濕潤。

不過,為什麼有兩個鼓掌聲……不對,好像更多?

他轉過身,米拉、尤里奧、波波維奇,就連雅科夫教練此時都走出來,勇利瞪大雙眼。

「你們……」大家什麼時候來的!?

「維克多你也太不夠意思,偷偷摸摸地弄這麼好玩的事情都不跟我們說啊?」米拉笑著。

維克多看向雅科夫,雅科夫只是搖搖頭:「不是我說出去的。」

尤里撇了撇嘴:「你跟豬排飯說悄悄話時太大聲,被聽到也怪不得人吧?」

勇利回想了一下,今天傍晚他跟維克多在更衣室時的確談論過拍攝的事情,他們並沒有特意壓低音量,但是他很確定那時候其他人都已經回家了才對。

他還沒想出個所以然,維克多就轉向尤里,問:「尤里奧,今天傍晚在門外偷聽的人原來是你嗎?」

「誰偷聽了?我只是回來拿東西不小心聽到了。」

這下事情弄清楚了,尤里聽到他們的談話後告訴了米拉和波波維奇,三人因為好奇才會留下來,而雅科夫的理由更簡單。

「身為教練,我當然要檢查你的練習成果。」

不過,假如尤里是在那時候知道的消息,他應該無法從兩人片段的談話中瞭解事情的全貌。

「所以到底是哪個粉絲?聽尤里說是個女的?是美女嗎?」米拉的八卦之心徹底爆棚,「你之前都沒對粉絲這麼上心過,我就是有些好奇。」

正如維克多所想,尤里對事情一知半解,連帶地米拉和波波維奇也只知道他們要給某個粉絲拍攝,其它就完全不知道了。

維克多一臉「真是沒辦法」的表情,然後他簡單地交代前因後果,特別強調了對方是個小女孩,絕對不是什麼美女粉絲。

「我對美女可沒有興趣,一百個美女都比不過一個勇利。」他摟著勇利的肩膀,神色認真。

「維克多,別開玩笑。」勇利已經習慣了。

「……」其他人。

「我還在想你們倆最近老是神神秘秘的,原來就是在準備這個。」米拉似乎覺得很有趣。

「所以現在,你們要怎麼做?」維克多從後面抱著勇利。

米拉想了一下,說:「不然這樣,反正我待會沒事,你們介意我也跳一段嗎?不過我還沒有表演服,只能這樣下去跳。」

「給某個無法到比賽現場親眼觀看滑冰的少女多一點驚喜,聽起來是個好主意。」波波維奇露出自信的微笑,「你可別以為只有你的短節目準備好了,告訴你,我今天也已經確定了所有動作,就算現在讓我跳一次也沒問題。」

尤里原本一臉不耐,結果發現所有人突然都看著自己,立刻「嘖」了一聲:「我就跳一段,這樣行了吧?」

「尤里奧,真是謝謝你。」勇利對他露出微笑,「你果然是個心地柔軟的人。」

「誰………我這只是練習、練習!到時候記得給我一份檔案,聽到沒有,豬排飯?」尤里瞬間炸毛,他才不是特地表演給維克多的粉絲看的。

事態顯然有些超出預期,原本只是維克多一個人的表演,結果變成大家都下去滑了一些節目片段。

「勇利,該你了!」維克多朝勇利揮手。

勇利的短節目尚未完成,所以他只跳了前半段,雖然如此,他還是想了個收尾動作,結束時他習慣性地望向維克多,對方唇角的弧度讓他渾身一僵。

果然,才剛回到維克多身旁,對方就說話了:

「勇利——你剛才在想事情吧?跳躍不夠乾淨喔!還有我跟你說過鮑步的腰要更下去一些。」他突然湊到勇利耳旁悄聲說,「你只要像平常在床上那樣就可以了。」

「……」勇利直接轉身離開。

看著勇利發紅的耳根,維克多笑得十分開心。

拍攝期間大家也少不了打鬧和玩笑,先是勇利和維克多即興滑了「伴我身邊不要離開」的片段,再來尤里被勇利拉著跳了華爾滋,米拉和波波維奇甚至來了段詭異的大腿舞,一時間冰面上充滿歡樂。

最後大家決定輪流給葉蓮娜說些鼓勵的話,替今晚的拍攝畫下句點。

「葉蓮娜,我是維克多‧尼基福洛夫喔!雖然沒辦法跟妳見面,還是希望能給妳更多驚喜,所以大家特地錄了影片給妳加油。這裡先說聲對不起,我不小心讓一些朋友知道了妳的事情,如果讓妳感到不開心,請責備我就好了。接著是我們想給妳看的表演,首先是我專門為妳編的短節目,名字就叫做『給葉蓮娜』。我想妳現在正為疾病承受著痛苦,但是妳卻非常勇敢,從妳的信中我感受到堅定和勇氣,希望我的表演能帶給妳更多快樂。此外還有我的朋友們,他們也都非常希望妳能康復。他是勇利,我想妳應該認得他,他是我的學生,而且也很關心妳……」

 

 

葉蓮娜靠躺在床上,她的病床上架著矮桌,上頭放著筆電,螢幕上,她最喜歡的維克多將一名黑髮男子拉到身前,男子的眉眼柔和,神色中透著顯而易見的關心。

「葉蓮娜,我是勝生勇利,抱歉,妳的第一封信是我拿到的……啊,我和維克多住一起,所以才會知道妳的事情,請不要責備他。我的節目還沒編好,要是妳能喜歡就好了。不管怎樣,祝妳能早日康復,生病真的是一件難受的事情,妳很勇敢,不要放棄了!」黑髮青年說的是英文,他在最後對著鏡頭用力握拳,似乎想藉此注入更多力量。

「接著換我,」有著桃紅色頭髮的女孩子跳到鏡頭前,「妳好,葉蓮娜,我是米拉!希望妳能打起精神,要對自己保持信心,這樣病痛才會很快離開——這是我媽媽告訴我的,目前為止我都覺得很有用。」

女孩說完後,一名高大的黑髮男子入鏡,他用低沉的聲音說:

「葉蓮娜,我是波波維奇,很高興認識妳。我在節目中放了很多情感,希望妳能從中得到力量。妳現在所有的苦痛都是磨練,它會使妳更強壯,所以不要害怕!就像我,雖然每次失戀都非常痛苦,但我也因此變得更堅強……」黑髮男子話沒說完就被紅髮女孩推開,只聽她說:「這種事情就別說了,下一個輪到尤里奧!」

一個金髮男孩子掙扎著被女孩拖到鏡頭前,氣急敗壞喊著:「米拉妳別拉我!我說就是了……我、我叫尤里奧……我是說尤里!總之,希望妳趕快痊癒!就這樣!」

然後是面無表情的禿頭男人,年紀看起來不小,面容也十分冷硬,充滿威嚴:

「咳咳……我是雅科夫,維恰的教練。抱歉,他們太胡鬧了,不過大家都很希望妳能恢復健康,當然我也是。妳還年輕,未來的路還長,要堅持到底。」

最後,所有人一起笑著說:「葉蓮娜,加油!」

影片到此為止。

葉蓮娜動了動沒有血色的唇,用細若蚊蚋的聲音說:「……我想再看一次。」

弗麗達替她按下重新撥放鍵,這已經是葉蓮娜第二次要求「再看一次」。

「維克多的表演真的好漂亮……像是燃燒的火焰……」葉蓮娜的眼中煥發光彩。

不只是維克多,其他人的滑冰也都非常厲害,他們都是足以站上國際舞台的選手,這些人如今都為自己加油打氣,此刻她的心臟正熱烈鼓動,就像重新被注入生命。

葉蓮娜抬起頭來,對著神色憔悴的弗麗達露出微笑:「媽媽,我會好起來的。等我好了,我們出去滑冰……像以前那樣。」

雖然她的手腳依然沒有力氣,但是縈繞在內心的恐懼已經被吹散,心中此時充滿力量。

「好……」弗麗達流下眼淚,伸手握住女兒枯瘦的手掌。

她的唇邊出現多日來的第一個微笑。 


TBC.

這個篇章還沒寫完(眼神死

评论 ( 5 )
热度 ( 138 )

© 小天使缺乏症候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