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重小天使不足,於是自產糧。

[ABO]這個alpha我可以!21

#聽到要出劇場版,整個人炸成煙花啊啊啊啊啊!!!!!

#n.5代表車門

傳送門: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2.5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話說回來,自己真的有那種價值嗎?現在已經有很多維克多的粉絲感到不滿,偏偏剛才自己的表現也差強人意,要是視頻傳出去,大家是不是會對自己更失望?

「怎麼辦?我沒辦法接受採訪,我不知道該說什麼。」勇利喉嚨發緊,並且在看到各種大型錄像設備對準自己時習慣性抿起嘴唇。

「那就不要接受採訪啊!」維克多倒是神色輕鬆,他對這種場面習以為常。

「不行啊!他們這麼多人,我們直接離開太失禮了。」勇利下意識反對維克多的提議。

「反正他們也沒說是來採訪你的,不用太在意。」

勇利噎了一下,然後垮下肩膀:「抱歉,你說的對,他們應該是想採訪你。」

「我可不想被記者纏住,我們現在就走如何?」維克多眨眨眼。

「維克多,我覺得這樣不行。旅館這些天的通訊頻道都快爆炸了,你至少回答他們一些問題,他們說不定就不會一直要求採訪了。」

「你說得對,那好吧!Eros,幫我擴音,我跟大家說些話!」

此時媒體機甲開始爭先恐後湧上前來,生怕慢了一步就佔不到好位置。

「請問機甲內的是維克多尼基福洛夫本人嗎?」

「沒錯,是我。」

確認了最重要的訊息後,記者們的問話如潮水般一波波打來,七嘴八舌中,大家有興趣的基本上都是那幾個問題。

「尼基福洛夫先生,你真的打算擔任勝生勇利的教練嗎?」

「這個賽季的比賽怎麼辦?你是否會在擔任教練的同時以機甲選手的身分參與賽事?」

「你會在東瀛待多久?今後是會將東瀛作為訓練場地還是會返回羅沙訓練?」

「你和勝生選手是如何認識的?你們是否在上場機甲錦標賽後持續保持聯絡?」

「請問勝生勇利為何引起你的注意,讓你不惜退出賽場也要擔任他的教練?」

駕駛艙裡,維克多起身走到勇利身旁輕輕攬著他的肩膀,他發現自己的學生比起以往任何時候都緊張,於是他的手改而環著勇利的腰,將他往自己身上靠。

「我只回答一個問題,剩下的就當作秘密。」維克多用一如往常的輕快嗓音回應。要是換了一個人,這句話極有可能會給人輕浮或是傲慢的負面觀感,但是從維克多口中說出來卻是相當自然而然,這要歸功於他本來就是個不按牌理出牌的人。

勇利忍不住側過臉望著對方,然後他看到了維克多閃閃發光的神情。

「會擔任勇利的教練,是因為他駕駛機甲的模樣非常吸引我。我沒看過比他更有魅力的選手,而身為教練的職責,就是將他所有的魅力展現出來。」維克多低沉迷人的聲音在空氣中擴散,傳遍了整個廣場,一時間,記者們瘋狂拍攝。

勇利目瞪口呆,雙唇開開合合卻說不出話來。

他的臉又開始發燙了,然而維克多只是收緊放在他腰上的手的力道,用那雙湛藍的眼睛注視著他。

瞬間,所有的不安和焦慮都被撫平,而在勇利反應過來以前,他已經聽見自己沉穩堅定的聲音:「這個賽季,我會和維克多一起,以機甲錦標賽的金牌為目標努力。」

這番話一出,媒體登時騷動起來,然而他們還來不及拋出更多問題,黑色的機甲已經優雅而俐落地離開地面。

「歡迎大家來長谷津泡溫泉喔!」維克多的話音落下後,Eros以無愧於五屆錦標賽冠軍的速度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之中。

回程的路上,勇利漸漸冷卻了頭腦。

「我真不敢相信我竟然說了那種話。」回想起自己在媒體前的發言,他忍不住為自己一時的大腦發熱感到難為情,「……我會不會太得意忘形了?」

維克多挑起眉頭:「為什麼這麼說?那是你的真心話不是嗎?」

「是真心話。」勇利毫無猶豫,只有這點他可以保證。

「這就對了。」維克多眨眼,「你剛才說要拿金牌時,真的超迷人的,你應該要多說幾次才對。」他當時差點就要往勇利的嘴唇親下去,但是想到可能會面臨的後果,他很理智地沒有付諸行動。

勇利吐出一口氣,然後露出笑容:「謝謝你,維克多。」

「謝我什麼?」維克多豎起耳朵,他很樂意聽到勇利的讚美。

勇利背對著對方,但是他能夠想像出維克多此刻應該是一臉「快誇獎我」的表情,忍不住笑出來:「謝謝你剛才給我打氣,還有謝謝你讓我駕駛Eros,這是我多年來的夢想呢!」

Eros輕哼:「夢想?這話聽著真是耳熟。」

「誒?」

「是我說的,我第一次駕駛Eros時也覺得像是做夢一樣,我到現在都忘不了當時的心情。」維克多露出懷念的神情,那已經是很多年前的事了,但卻彷彿歷歷在目。

「等你失去新鮮感後就會覺得這沒什麼,然後會找另一個人坐到駕駛座的位置上。」Eros冷冷補了一句。

「……」勇利立刻閉嘴,他可不想再踩到任何地雷。

「啊,說起來,勇利,我們回去後要讓Eros停在哪裡呢?」

「這個我想過了,Eros,你介意停在我以前的機甲的庫房嗎?」

「可以,反正也沒更好的選擇了。」

他們飛到旅館的停機坪上方,勇利指了指角落一塊黃色的圓形區域:「那裡是庫房入口,直接通往地下。」勇利搜尋到入口訊號後輸入密碼,只見地面向兩邊裂開,露出了足以容納機甲進入的開口。

「庫房原本是我們家的地下室,之後才改建的。」在他決定成為機甲選手後,為了讓機甲有更好的保養環境,勝生一家特地請專人將地下室重新設計成符合標準的機甲維修庫房,他們還另外從停機坪建了一個通道口,方便機甲直接從一樓降到地底。

這幾年因為勇利在國外,庫房中已經積滿灰塵,不過勇利這幾天晚上都跑去清掃,現在基本上恢復原樣了。

「雖然空間不大,但是裡頭有簡單的保養維修儀器。」

他們停妥機甲後,兩人下了機甲,勇利有點擔心地打量維克多,當他見到對方露出好奇的表情左顧右盼時,內心鬆了口氣。

他跟維克多介紹了各種儀器的位置,維克多有點驚訝。

就像勇利說的,基本的設備都有,而且看上去也保養得不錯,雖然沒有自己的機甲庫房先進,但是看得出來費了不少心思。

他跟勇利說想替Eros做檢查,算是例行性的調整,勇利跟他說門口出去右轉就能看到升降梯,然後就先離開了。

然而一直到了午餐時間維克多依舊沒有上樓,勇利回到庫房想提醒維克多先吃飯休息,就在他踏出升降梯時,突然聽到維克多的聲音從門內傳來。

「……當然,我從來不會在這種事情上開玩笑……不,我想我過段時間就會回去,我會先陪他在這裡比幾場機甲賽,這樣也能讓他有點經驗……並不是這樣,只是這裡少了一些東西,我無法在這裡製造機甲,維修起來也會花更多功夫……」

勇利只覺得像是當頭澆下一盆冰水,冷意迅速漫延到腳底,凍結了他的步伐。

他突然忘記自己來這裡的目的,回過神時他已經回到飯廳,真利正在擺放餐具,她看到勇利只有一個人,於是問:「維克多呢?你不是去找他了嗎?」

「嗯……他還在忙,大概還要一些時間。」勇利低聲回答,慢慢在桌子邊坐下,然後拿起筷子。

他將米飯一口一口送入嘴裡,機械性地咀嚼著。

「你身體不舒服嗎?」真利蹙眉望著自家一臉有心事的弟弟,口氣帶著不明顯的關切。

「……沒事,我只是在想事情。」勇利努力扯動嘴角,然後夾了一口配菜。

「嗯,沒事就好,我先去忙,你慢慢吃吧!」

勇利將最後一口飯菜吞下,收拾完後逕直前往俱樂部。他無法克制自己慌亂的思緒,這種時候他唯一的選擇就是進行機甲訓練,只有這樣才能讓他免於胡思亂想。

維克多當時在跟某個人通話,聽起來是很親近的人,這點是從維克多隨意的口氣推測出的結論。勇利知道家中的機甲庫房絕對進不了維克多這種等級的選手的眼中,因此當他聽到維克多那番話時並不驚訝,因為他認為這是理所當然的事。

即使如此,他的心臟還是收縮得厲害。

他不止一次想過,維克多跟自己之間的差距有如雲泥之別,自己到底能怎麼長久地留住他?然而現實已經給出了答案。


TBC.

接著兩天都碰不到電腦,留言只能之後回了(躺

评论 ( 7 )
热度 ( 145 )

© 小天使缺乏症候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