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重小天使不足,於是自產糧。

[ABO]這個alpha我可以!20

#好久不見,大家還好嗎?忍不住寫了一點,先放上來XD

#謝謝大家不離不棄,我超感動的。太久沒更新,重看自己的文章,感覺很微妙,好像不是自己寫的。

#要是能有更多時間就好了QQ

#n.5代表車門

傳送門: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2.5 13 14 15 16 17 18 19



一開始,人們只覺得那台浮在空中的機甲不斷朝四面八方做出炮擊的動作看起來相當滑稽,然而現在,機甲展現出的流暢簡潔的高速飛行無疑是引人注目的,雖然不時出現的攻擊動作還是很令人匪夷所思,有些人卻開始猜想這大概是某種假想作戰。

原本海面上的人就不多,此時大家更是默默退離那片空間——他們可不想被那種速度撞飛出去,保持安全距離才是上策。

是說,那機甲還真是眼熟啊?某些對機甲賽事比較關注的人納悶著。

勇利發現這些飛彈一直在改變攻擊模式,原本只會笨笨地跟在自己後面跑,現在卻兵分三路夾擊自己。他驚險地閃過來自側面的攻擊,然後將那波炸彈全數擊落。

另外兩群飛彈突然散開,這次分成四股,一點喘息機會都不留地合圍而上。

「勇利,躲好喔!」

「等等,維克多,你在控制飛彈嗎!?」勇利總算察覺到這點。

他就覺得為什麼這些飛彈越來越棘手,原來是因為維克多在後面操控!

「這樣才有趣啊!還有四十秒,要是你能成功完成任務,我就給你一個小獎勵,不行的話,你今晚要跟我一起睡。」

「絕對不要!」勇利大叫。

他立刻打起十二萬分的精神,全身散發凌厲氣勢:「Eros,鎖定目標啟動反追蹤導彈!」

「你這是犯規!」維克多眼中笑意閃動。

嚴格來說,他並不是控制飛彈,而是給出指令,調整飛彈的速度和行動模式。

由於勇利動用反追蹤導彈,戰況一下就逆轉了,轉眼間飛彈消失泰半。

二十秒後,機甲和碩果僅存的飛彈展開了一對一較量。

勇利火力全開,那枚飛彈幾次險險躲過他的攻擊,在鋪天蓋地的炮火間險象環生,然而寡終究不敵眾,剩最後五秒時,飛彈在火網中被逼得走投無路,徹底消失了蹤影。

勇利喘著氣,他一手抹去頭上的汗,然後駕駛機甲回到岸邊休息。他已經很久沒像這樣盡興地射擊了,現在他還能感受到血管中膨脹的興奮感。

「真可惜,不能跟你一起睡了。」維克多癟著嘴,不過他很快就振作起來,「既然你贏了我,我就必須給你獎勵,我說話算話。」

他起身走到勇利面前,雙手抓住對方手臂。

「不用、不用給我獎勵。」勇利瞪著眼睛,看著那張越來越近的俊美臉龐,整個人拼命往後退,然而椅背妨礙了他的努力。

「別跟我客氣。」維克多右手挑起勇利的下巴。

「不用不用不用!」勇利推著維克多的肩膀搖著頭拒絕。

「真的不要?」維克多又往前了些,嘴唇幾乎就要貼上對方的。

「我真的不要,是真的!」勇利整張臉快冒煙了,他可以從對方眼中看到自己慌亂的倒影。

「好吧!」維克多直起身拉開距離,「原本想告訴你關於維恰的事情,沒想到你沒興趣,那就算了。」

勇利愣住,等他反應過來維克多說了什麼後,馬上抓住對方的手:「請你告訴我,我想知道!」

「你剛才明明說不要的。」維克多賭氣似地轉過頭。

勇利小聲反駁:「還不是因為你做了讓人誤會的事……」

「我做了什麼讓人誤會的事?」維克多立刻一臉驚訝地問。

「……」勇利抿著嘴,他很清楚對方只是單純尋他開心,偏偏自己還無法生氣。

維克多正想繼續欣賞青年生動多變的可愛表情,沒想到勇利突然低頭不說話,他立刻意識到自己可能玩笑開太過了,當下有點緊張,馬上安撫道:「好好,我開玩笑的。等今天練習結束後我就告訴你,這樣可以嗎?」

「這可是你說的,不要反悔。」勇利是真的有些想念那台智腦,他之前沒問是因為覺得自己不該太過好奇,如今維克多主動提起他當然要把握機會。

短暫休息後,他們開始進行飛行穩定訓練,空中出現綠色的光點,機甲必須跟著光點前進,光點會持續延伸並且變換方向,而且很快就會消失,要是機甲沒有即時跟上就算失敗。

勇利很習慣這種訓練,S型、繞圈、折返……各種基本飛行路徑不斷重複,看似簡單實則需要長時間才能練就流暢的動作。

每台機甲都是獨一無二的,不是只讓機甲動起來就是一個合格的駕駛,更重要的是要感受機甲的「呼吸」,讓機甲成為有如自己手腳一般的存在,與機甲合而為一。聽起來很誇張,但是許多優秀的機師都曾說過,當全心全意駕駛機甲時,腦中根本不會意識到自己正在「駕駛」,一切都是自然而然,就像呼吸一樣。

勇利還遠不到那種程度,他跟Eros還有許多磨合的空間,他不希望讓Eros因為自己失去光芒,即使無法像維克多一樣點亮暗夜女神的靈魂之火,也不能使其熄滅。

經過了一個鐘頭,維克多看勇利流了不少汗,心想對方應該很累了才對,身為一個好教練,時刻關注選手的身心狀況是必須的。

「勇利,我們休息一下如何?」

「沒關係,我還行。」

雖然是意料之內的回答,維克多還是有點無奈:「你需要補充水分。」他溫聲提醒。

機甲上備有營養液,維克多話一說完,取水管就從座位旁伸出來探到勇利嘴邊,勇利喝了一口,不過視線依然盯著前方不放,全神貫注地跟著眼前的飛行路徑。。

看他沒有理睬自己的意思,維克多也沒繼續堅持,他只是默默地給機甲更多指令。這幾天下來,他總算是摸清了讓勝生勇利停止訓練的方法——讓他累到一根手指都動不了就行了。

說來汗顏,之前幾乎都是自己這個做教練的先趴下去,但是現在他只要動動手指就能讓訓練難度翻出新高度,於是他也沒有客氣,套句雅科夫說的,「進步就是不斷超越自己的極限」。

光點的速度越來越快,路線變化也越來越刁鑽,勇利駕駛機甲垂直俯衝向海平面,然後在快要撞進海裡時九十度轉彎,平行水面疾飛,氣流在身後掀起一陣浪花。

之後,機甲又旋轉著竄上高空,在空中飛出各種花樣,像是特技表演似的,看得周圍不少人驚嘆不已。他們大多是業餘的機師,不想花大錢去高級俱樂部練習,所以才選擇飛行廣場這種親民的訓練場地,想不到竟然能看到如此有水準的飛行。

就在此時,有人認出了這台黑色的機甲,嚇得驚呼出聲。

「老天,這不是Eros嗎?我就想怎麼這麼眼熟!」他興奮地將畫面拍下來傳到網上去,還給下了個醒眼標題:野生的維克多尼基福洛夫現身東瀛佐鶴機甲飛行廣場!!!

消息馬上在光網上瘋傳。

「曲線飛行偏差率百分之五,轉彎速度太慢了,還有剛才拉高時左腳碰到水面,這表示你的平衡穩定不足。」維克多看著分析數據給出評論。

雖然有時讓人覺得很孩子氣,只要跟機甲扯上關係,維克多的言論就會顯得專業到近乎嚴苛,滔滔不絕且毫不留情點出一切他認為的不足之處,強大的殺傷力足以打碎任何脆弱的心靈。

勇利雖然常常受到打擊,但他也會更努力達到維克多的要求,因為當他成功時,維克多總是毫不吝惜地給他一些溫暖的獎勵,有時是燦爛的微笑,有時是誇獎他「做得太棒了」,有一兩次對方更是直接抱住他——然後被他反射性推開。

他知道自己只是胡思亂想才會反應過度,對方畢竟是羅沙人,摟摟抱抱也只是親近的表現,但是長年養成的習慣沒這麼容易改,就連自己的家人朋友也不常這麼頻繁和自己產生肢體接觸。

不過他已經能接受維克多時不時對自己勾肩搭背了,習慣果真是可怕的東西。

「抱歉,我會改進。」他點點頭,「Eros,麻煩你將剛才的弧線飛行重來一次。」

他必須盡快找回比賽時的狀態,要成為足以配得上Eros的機師,除了努力別無他法。

「我說勇利,剛才開始就出現很多人了,你要先處理一下這狀況嗎?」維克多將畫面切換成三百六十度,勇利轉頭後被一堆機甲圍在海岸邊的景象嚇了一大跳,其中竟然還有不少新聞媒體的採訪機甲。

「為什麼變這樣了?」這些人都是什麼時候來的?

其實自從維克多在IG發訊息後就有不少媒體跟旅館聯絡,試圖得到更多維克多的消息,也有機甲聯賽記者要求採訪,不過維克多都以訓練繁忙為由婉拒。

這也是為什麼勇利一直到今天以前都不知道維克多當自己教練的消息已經曝光了,他近日來不常關注媒體,只當是維克多跑來東瀛的事情傳出去才引來一堆粉絲,他甚至抱著僥倖的心態,希望維克多擔任自己教練的事情能晚一點公布,多拖一天是一天,因為他實在不知道要怎麼解釋為什麼這種好運會降到自己身上。

他向來不會應付媒體,如今眼前一堆採訪機甲對著自己,他有點不知所措。

怎麼辦?待會要說什麼才好?已經跟羅沙軍方簽過保密協定,那天發生的事情絕對不能說,但是這樣一來就無法解釋維克多想當自己教練的契機。

話說回來,自己真的有那種價值嗎?現在已經有很多維克多的粉絲感到不滿,偏偏剛才自己的表現也差強人意,要是視頻傳出去,大家是不是會對自己更失望? 


TBC.

我們下次見(打滾

评论 ( 11 )
热度 ( 141 )

© 小天使缺乏症候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