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重小天使不足,於是自產糧。

[ABO]這個alpha我可以!19

#愚人節快樂!

#喜歡的話請讓我知道,愛你們030

#n.5代表車門

傳送門: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2.5 13 14 15 16 17 18



自己不是單方面在乎著對方,這個認知令他忍不住飄飄然。

影像中的發展急轉直下,第一個敵人很快來襲,勇利發出撕心裂肺的悲鳴,放在發射紐上的手看起來隨時會按下去,就連維克多都以為他會直接發射砲火攻擊敵人。

然而勇利轉身離開了,並且以極快的速度拉開與敵方的距離。

這是正確的判斷,在那種情形下,若是貿然開砲,宇航船極有可能受到波及,到時船上的乘客將會面臨更大的危險。勇利並沒有忘記他的職責是保護飛船,即使他的情緒明顯處於失控邊緣。

這種表現無疑是令人相當讚賞的,然而勇利接下來的行動卻讓維克多更加驚嘆。

他瞬間從一個被追捕的獵物成為獵食者,迅雷不及掩耳地張開獠牙反咬敵人一口,並在向敵人套問出重要的情報後斷了對方生路。

近乎無情的冷靜果決,跟青年之前的表現比起來簡直像換了一個人。

對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在戰場上,不需要有多餘的憐憫。

之後就是勇利和維恰的對話,他與智腦說起自己駕駛機甲的經歷,說維克多是自己的目標。

他說了很多,用一種輕描淡寫的口吻,彷彿說的都是別人的事情,不管是高興的還是傷心的回憶。

當他說起維克多時,那種空洞的口氣總算有了變化。

「我很喜歡他,因此我才會成為機師。」

「如果有機會的話,我想站在維克多眼前,跟他來一場較量,堂堂正正打敗他。」

「正因為非常喜歡,所以想要站上跟他一樣的高度,只有這樣才能進入他的視線,讓他看著我。」

勇利是這樣說的。

他幾乎回答了智腦問他的每一個跟維克多有關的問題,用七分認真三分懷念的語調,有些就連維克多本身也記不清楚的,像是哪一場比賽的對手是誰、曾經在訪談時說了什麼話、喜歡的食物等等,勇利都如數家珍地給出答案。

這樣的勇利看起來就是個瘋狂粉絲,但是又有些不同,然而維克多並不想搞清楚究竟是哪裡不同,他只知道勇利一定是特別的,而自己願意成為對方更特別的人。

從畫面來到機甲進入隕石帶,和星盜正面交鋒開始,維克多完全無法移開視線。

面對六名敵人的圍攻,勇利利用隕石帶容易躲藏的特性採取逐一擊破的戰術,不但沒有落於下風,甚至將星盜一一擊殺,順利突破險境。這不光需要靈活的判斷力,還需要高強的駕駛技術,否則別說與敵人交戰,沒一頭撞進亂石中變成宇宙塵埃都是運氣。

當勇利與敵方主砲的全力一擊錯身而過時,即使知道他會平安無事,維克多還是無法克制地心悸。

他很害怕,害怕勇利差點就無聲無息地消失在自己的生命中。

 

他們抵達機甲飛行廣場時,這裡已經有不少機甲在活動,有一些小型機甲正在走來走去,也有中型機甲在空中飛行,不過也是隨意移動,沒什麼章法。

維克多很少來這樣的地方,他平常去的都是高級機甲俱樂部,像這種運動公園一樣的地方對他來說還真是新鮮。

「你在這裡都怎麼練習?」

「嗯,我會到海面上去。」勇利指著遠方的海面,「那裡很空曠,比較不會撞到人。」

他沒說的是,如果練習時不小心摔下來,掉進海裡也比較安全,就是水花有些大,容易成為圍觀的焦點。

跟所有專業一樣,沒有人一出生就是駕駛機甲的好手。

反覆熟悉基本動作、快速走位、槍砲射擊、飛行平衡……除此之外還要多跟不同的對手切磋,累積戰鬥經驗,磨練反應力和直覺,日復一日下來方能打磨出世人眼中頂尖的機甲師,其中的艱辛和枯燥絕非外人所能想像。

「勇利,我們開始練習吧?」

「好的。」

說是這樣說,勇利卻忍不住苦惱起來。如果今天只有他一個人,他可以默默地駕駛機甲在固定範圍內做出各種基本飛行動作,透過分析系統確認自己的飛行軌跡是否準確,或者速度是否足夠穩定,但是現在身後多了一個人,他頓時不知道該不該像以往那樣訓練。

他正想將自己的疑慮說出口,就聽到維克多對Eros說:「Eros,用簡單射擊模式。」

簡單射擊模式,那是什麼?

接下來,勇利眼前的畫面讓他瞪大雙眼。只見原本空曠的視野中出現了許多大大小小的黑色球體,它們或遠或近、或快或慢地在四周飛來飛去。此外,球體上還閃著數字,從三百開始倒數計時。

「這是……」

「這是模擬標靶,只要被射中就會消失,所以趕快將它們射下來吧!」

勇利一臉為難:「可是……這樣違反機甲安全管制條例,機甲不能在未經許可的情況下出現攻擊行為。」

「這個別擔心,Eros的武器系統已經被封鎖了,待會你看到的全都是模擬砲擊,簡單來說,你可以把這裡當成機甲模擬倉,只不過周圍的環境是真實的。」

「……太厲害了。」這是勇利唯一的感想,他從來沒想過能夠將真正的機甲和模擬系統合而為一,「維克多果然很了不起,好厲害。」他由衷讚嘆。

Eros的口氣不冷不熱:「別浪費時間,那些球都是炸彈,數字歸零時就會爆炸。」

「沒錯,要是沒有撐過五分鐘可是不及格的。」維克多愉快地提醒。

勇利一聽到「不及格」三個字,二話不說開始瞄準第一個目標。當黑球被擊中後,馬上像被戳中的氣泡一樣在空中消失了蹤影。他快速轉換方向,轉眼間擊落數十顆炸彈。

突然,他發現每顆炸彈的倒數速度不盡相同,當他消滅將近三分之二的炸彈時,眼角瞥見有一顆炸彈突然變成紅色,竟然已經進入最後十秒倒數了。他趕在炸彈爆炸前消滅目標,但是此時又有兩顆炸彈開始閃現紅光,而且分別在相反的方向。當他擊中其中一顆時,另一顆已經只剩下三秒倒數。

沒多久,越來越多炸彈由黑轉紅,他不禁手忙腳亂起來,雖然好幾次在最後一秒挽回局勢,仍然沒能將剩下十多個炸彈消滅。

「結束了。」維克多看著屏幕上的分數,「四分四十八秒,沒有成功呢!」

勇利抿著唇,他對自己的表現並不滿意。

「維克多,再讓我試一次!」

「當然,這只是簡單模式,不通過的話就無法進行下個階段。」

有了一次經驗後,勇利第二次只花了四分三十五秒就通過了,他轉頭看向維克多,臉上是興奮的神色:「維克多,我成功了!」

對於這個結果,維克多也有些驚訝,他勾起嘴角,說:「既然這樣,我們把難度上調一些,Eros。」

下一秒,周圍再度出現一模一樣的炸彈。

「這有差別嗎?」勇利眨眨眼。

「有的。」維克多話才說完,只見原本慢悠悠的炸彈突然像餓了三天後看到肉骨頭的狗一樣,朝機甲的方向猛撲過來,。

勇利反射性轉身逃跑,後面拖著一堆追蹤飛彈,他大叫:「為什麼這麼快!?」

這根本不是「上調一些難度」,而是從「簡單」跳級成「強人所難」了啊!

光是閃躲都來不及,更遑論瞄準的時間。

「你好歹是參加過錦標賽的選手,這點程度都辦不到怎麼說得過去。」Eros輕描淡寫地說。

勇利沒有注意聽Eros說什麼,他正試圖加速將那些炸彈甩開,並找機會進行反擊。

「被追上的話,遊戲就結束了喔!」維克多的手在操縱版上飛速躍動。

飛彈的速度又上升了一個檔次,而且追蹤的能力也更精準了。

勇利的精神高度集中,他在快要被追上時猛然轉往反方向,反應不及的飛彈繼續往前衝,因此與他拉開一段距離,於是他趁機轉身瞄準射擊。因為那些飛彈靠得很近,這發炮擊的效果出奇地好,竟然一口氣消滅好幾顆飛彈。

然而短短幾秒不到,剩餘的飛彈已經追上來,他不得不再次逃跑,然後重新尋找反擊機會。高速移動中的飛彈不好瞄準,不過一回生二回熟,他漸漸抓到訣竅,命中率和反擊頻率都上升不少。

維克多看著勇利的背影,若有所思。

此時,廣場上有越來越多機甲停下來,人們的視線都投向海面上的黑色機甲。 


tbc.

請假兩個月,會想你們的QAQ

评论 ( 7 )
热度 ( 144 )

© 小天使缺乏症候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