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重小天使不足,於是自產糧。

【維勇】在俄羅斯的那些小事21

#今年世足冠軍是誰都不用意外了。
#今天短小君


傳送門: 01 02 03 04 05 5.5 06 07 08 09 10 10.5 11 12 13 14 15 16 17 17.5 18 19 20

煩死了煩死了煩死了。

所也的人都這樣,好像自己已經跳不起來了一樣,明明就只是這種程度的小事情,不要再用那種眼神看我了!!!

離開體育館後,尤里在路上疾走,整個人散發出的險惡氣息讓路人都下意識避開他。

漫無目的地在街上走,一時間竟然不知道可以去哪裡。

一瞬間,他想要離家出走,就像所有十六歲的青少年都曾想過的那樣。他可以去找奧塔別克,跟他大肆抱怨一番雅科夫的蠻橫不講理。然而一秒後他就打消了這個主意——莉莉雅對於離家出走的小孩絕對不會手下留情。

說起來,莉莉雅明天中午前都不會回來,這讓他非常慶幸,他可不想向那位嚴格的女士解釋自己為何提早結束訓練。

再說奧塔別克也有自己的訓練,打擾他似乎不太好。

所以問題又繞回來,他現在要去哪裡?維克多他們找樂子時都說自己年紀太小不能跟,不過他對酒館之類的場所也沒興趣,也沒什麼能一起消磨時間的朋友……

果然還是只能去室外溜冰場了。

成為國家隊選手後,他幾乎沒來過這種地方。除了場地設備不夠充分,最重要的是小孩子實在太多了,滑不出幾步就要東閃西閃那些隨時會因失去平衡而跌倒的孩子,這根本談不上訓練,純粹是浪費時間。

許多父母趁著假日將孩子帶到滑冰場,或許待上一整個下午。他們拉著孩子的手,教他們如何在冰面上維持平衡。這時就可以看出小孩子的優勢了,他們在還沒有摔倒的恐懼時不會害怕,就算跌倒了,父母準備的厚實的衣料也傷不到他們什麼地方,一次兩次的跌倒後,漸漸地就知道怎麼在冰面上前進。

「好棒,我的好兒子,太棒啦!爸爸為你驕傲啊!」

尤里看著一名中年父親開心地抱起自己的兒子,對他成功滑出的一步笑開了懷,彷彿剛剛他兒子做了個四周跳。

曾經滑冰就是這麼單純的事。

中年人的面孔和爺爺合在了一起,當時爺爺也是這樣。

「尤拉,爺爺真為你驕傲,你是我看過最會滑冰的孩子了。」

就算媽媽不會陪著自己,只要爺爺在身邊就好了。是爺爺帶他第一次踩上冰面,手把手教會他滑冰的樂趣。

然後雅科夫出現了。

「你之後就跟著我,我會帶你站上世界舞台!」

跟爺爺不同的是,雅科夫很少誇獎他。俱樂部裡比比皆是比他優秀的選手,他不是最年幼的、也不是最優秀的。永無止盡的基礎訓練、高聲斥責和挑剃,最開始一兩年,他幾乎快忘了誇獎是什麼東西。

但是他一直記著爺爺的話,他必須是那個「最會滑冰的孩子」。

他咬牙撐過訓練,打敗一個又一個曾經比他優秀的天才,直到眼前剩下唯一的目標——維克多.尼基福洛夫。

這是一面高牆,但是他相信自己會攀過去的。

就只差一點點,他不能停在這裡。

「是尤里.普利賽提!」

身旁響起了驚呼,他回過神來,發現一個褐色頭髮的男孩子正盯著自己。

「幹嘛?」他下意識就說出口了。公關形象這種東西,他從來不管的。

「你好酷啊!沒想到會在這裡見到你,你今天休息啊?」

這臭小鬼,那壺不開提那壺!尤里瞪他一眼,起身就要走。

一隻手拉住他的外套下擺。轉過頭,看到一雙亮晶晶的眼睛。

「別走嘛!教我滑冰吧?」

沒想到小孩不僅沒被他嚇跑,還得寸進尺提要求。

「嘿你!」他想將男孩甩開,但又不敢大力,「別開玩笑了,我為什麼非得教你滑冰不可?」

他可沒空理會這熊孩子。

今天就不該來這地方,自己是腦子壞了才會覺得這裡可以消磨時間。

「教我嘛!你可是打敗過維克多的男人耶!我最崇拜你了!」

「……那好吧!先讓我看看你的滑行,不行我就走了!」

「太棒了!」孩子雙眼放光,然後轉頭朝後方大喊,「大家——尤里.普利賽提在這裡,他說可以教我們滑冰喔!」

在尤里驚愕的目光中,四五個差不多年紀的孩子就在十多公尺外一邊歡呼一邊朝自己的方向跑過來了。

「……」什麼鬼!


TBC.

雅科夫不是沒有誇獎,只是尤里奧聽不出來……

评论 ( 5 )
热度 ( 53 )

© 小天使缺乏症候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