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重小天使不足,於是自產糧。

【維勇】在俄羅斯的那些小事20

接著!


傳送門: 01 02 03 04 05 5.5 06 07 08 09 10 10.5 11 12 13 14 15 16 17 17.5 18 19


自從接受維克多的指導後,勇利的節目風格就產生了巨大的突破,情感表達也更為令人驚艷。上個賽季的短節目不得不說,與他以往清爽的形象相比,性感魅惑的詮釋讓許多滑冰迷重新認識了勝生勇利這個人,特別在勇利一舉奪下世錦賽金牌後,他的聲勢可謂水漲船高。連帶的這個賽季的主題自然也備受關注。

世錦賽後,兩人一起回日本放了兩個禮拜的假,正好碰上日本的櫻花季。他們在寧靜的長谷津街道散步,不時有粉色花瓣飄落,花瓣落在地上,有些飄到勇利的頭髮上,襯得他白皙的膚色更加粉嫩。維克多想為他拿下花瓣,卻看到戀人的眼中閃動著波光。

「櫻花,」他說,「下個賽季,我想要以櫻花作為短節目。」

從小看到大的,長谷津的櫻花,或許比不上那些賞櫻勝地鋪天蓋地的絢爛,卻足以讓他感動。櫻花很美,但是他從來不曾以此為主題表演過。盛開後的凋零太過悲傷,正如同滑冰選手的職業生命,於是他下意識逃避了這種心情。

但是此時,他不再逃避了。

當勇利滑出第一步時,他纖細的身軀也在場中帶起了細微的風,柔軟的四肢伸展開,繞著冰場優雅地滑行著。

春天的風吹醒了粉紅的精靈,祂們從寒冬甦醒,沐浴在暖陽中。

微風所到之處,花苞露出了歡快的笑聲。

輕盈的接續步,綻露的粉色蔓延開來,迫不及待想展現自己的美。

花朵等著迎來生命的高點。

高高地躍起,靈魂舞動,盛放、盛放、盛放。

盛放之後伴隨而來的將是凋零,然而美麗就是祂們唯一的追求。

渴求美麗,在最美麗的瞬間飄落,旋轉著,旋轉著,最終落於塵土。

 

看著勇利躺在冰面上如同靜止的花瓣,維克多想起當時落英中的那張臉龐,喜悅卻帶有些微感傷的笑容。

勇利說,櫻花的美無法持久,正因如此,大家才會特別珍惜。

「可是每年都會開花,不是嗎?」維克多覺得這是很正常的事情,萬物皆然。

「今年的櫻花和明年的櫻花終究是不同的。」勇利淡淡地笑著。

「維恰,我想讓你看看,我心目中的櫻花是什麼樣子。」他轉身抱住維克多,瞇起一雙笑眼,「我會成為這些美麗的櫻花,隨風起舞。」不知道還能在冰場上待多久,但是維克多,所有的美麗我都想讓你第一個看到。

 

維克多陷入自己的思緒中,他甚至沒注意到勇利已經滑到眼前。

「怎麼樣,剛剛的動作,需要改嗎?」勇利喘著氣,剛才他跳了三個四周跳,整個臉透出微微的粉紅色。

「啊,那個啊……」回過神來,維克多笑了一下,「4F重心偏移了,剛剛差點滑倒了對吧?」

「還有,旋轉應該還要再低一點,還可以再快一點,這樣完全沒有達到水準喔!鮑步也是,你切得太早了,下次再晚半拍看看……」

今天的維克多依然毫不留情。

正當勇利承受各種爆擊時,維克多突然將他抱進懷裡。

「我很喜歡喔!你的接續步,就像櫻花一樣。」他笑了起來,「應該說,你就是櫻花的化身了。勇利,這就是你心目中的櫻花嗎?」

「嗯。」勇利也回抱住維克多,「雖然還不夠漂亮,但是我會努力的。」

「我會好好期待的。」維克多望進戀人的眼中,「雖然現在的你已經夠漂亮了。」

 

 

不遠處,格奧爾基掉著眼淚,他最近又結束了一段戀情,勇利的節目不知為何勾起了他內心的深沉悲傷。

「愛情就像花瓣,轉瞬就凋零了……」

米拉拍拍他的肩膀:「早就讓你不要一直看他們兩個,這樣只會一直覺得自己很悲慘啦!」

 

 

原本以為今天的練習會平穩地畫上句號,然而當勇利和維克多準備離開冰場時,正好撞見雅科夫拿著手機一臉緊張地說著話。

兩人交換了眼神,維克多肯定地說: 「是莉莉雅。」

除了莉莉雅,沒人能讓雅科夫用這種低聲下氣的態度說話。

勇利覺得這應該是私事,拉著維克多就想離開,然而維克多卻握住他的手。

「是尤里奧的事情。」他蹙著眉頭。

「尤里奧怎麼了嗎?」勇利忍不住緊張起來。

「他沒回去莉莉雅家裡,莉莉雅跟雅科夫問尤里奧的行蹤。」

今天上午尤里就離開冰場了,過了好幾個小時都沒回家,如今手機也連絡不上,為此莉莉雅正跟雅科夫生氣。

結束通話後,雅科夫面露疲憊。他看到兩人後直接走過來。

「維恰,可以幫我聯絡尤里嗎?問他人現在在哪裡,莉莉雅很擔心他。聯絡上了就讓他快回家。」

維克多二話不說打了電話,然而電話直接被切斷了。

「他不接我的。」維克多看著勇利,「換你試試?」

勇利也打了電話,這次響得久了點,但還是被切斷了。

「不行,他也不接我電話。」

雅科夫一臉無奈:「你們回家吧……反正他總要回來,不回來也隨便他了。」

「莉莉雅大概很生氣吧?如果尤里今天不回去,雅科夫你也會被關在門外喔!」維克多一針見血。

聽到他這麼對教練說話,勇利忍不住捏了一把冷汗。出乎他意料,雅科夫並沒有生氣,只是朝他們揮揮手,示意他們快走。

「尤里奧會去哪裡,維克多你有頭緒嗎?」

「嗯,不知道耶!他大部分的時間都在冰場,也沒什麼同齡的朋友約他出去玩,大概就是在街上晃晃。」看到勇利眉眼間的擔心,他又補了一句:「沒事的,他都能自己搭飛機到長谷津,不會在俄羅斯走丟的。」

維克多都這樣說了,勇利只好點頭。

回家前,他們一起到超市買了食材,當兩人抱著一堆食物回到家時,竟然看見門口坐著一個熟悉的身影。

「你們兩個,太慢了吧!」

正是一個下午不見人影的尤里。 


TBC.

雅科夫心累。

评论 ( 3 )
热度 ( 69 )

© 小天使缺乏症候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