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重小天使不足,於是自產糧。

[ABO]這個alpha我可以!17

#昨天看了一篇文筆超好的虐文,整個人都不好了。

#喜歡的話請讓我知道,愛你們030

#n.5代表車門

傳送門: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2.5 13 14 15 16



這張照片下的留言數已經破千了,第一條留言是羅沙語,接著三條是星際通用語,光是看到那三條留言,勇利就已經沒有繼續看下去的勇氣。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維克多你快回來啊啊啊啊啊!」

「不要!請你回來參賽,沒有你的機甲錦標賽根本不是機甲錦標賽!」

「勝生勇利請把男神還給我!」

他心裡有了很不好的預感:「維克多,你已經把這件事情公佈出去了嗎?」

「嗯?你說我要當你的教練這件事?我說啦!」維克多將畫面拉到三天前他跟美奈子老師和寬子合影的時候,「你看。」

上面是這麼寫的:這個賽季我要休賽當勝生勇利的教練,好期待教練生活啊!

勇利倒抽口氣,他發現這竟然是維克多來到長谷津後的第一條發文,下面的回應數早就破萬了。

他這幾天都沒有關注這些消息,見狀趕忙登上自己的帳號,粉絲竟然一口氣暴漲了一萬多名,這讓他頓時像漏氣的皮球一樣塌下去。

想都知道那些粉絲絕對不是因為喜歡自己才追蹤的,是因為維克多的關係。

他深吸了好幾口氣,但還是有種嚴重缺氧的感覺。

「勇利,你怎麼了?」

「沒事,我需要冷靜一下。」

空軌上的人越來越多,人們為了空出位置不得不和身旁的人貼得更緊,勇利也漸漸感受到空氣中散逸的各種信息素,這就是他不喜歡人潮的原因。

雖然氣味微弱的Beta佔人口比例一半左右,但只要有一兩個氣味強烈的人在附近,他就會很困擾。

比如說不久前在他左手邊坐下的這位女性Omega,身上的信息素味道很明顯,要是他沒猜錯,對方發情期可能十天內就會來了(Omega的發情周期大約三個月一次)。為了掩蓋信息素,她又在身上噴了有抑制作用的香水,這對勇利而言簡直是雪上加霜。

而且他確信這位女子至少已經偷看了維克多三次,每看一次就會多放出一些信息素。

維克多察覺到身旁的人又往自己靠近了點,原本他還有點開心,卻發現勇利神色不太自在,他下意識看了對方身旁的乘客一眼,結果是一名上班族打扮的年輕女性。

他的眼神和女子對上,於是禮貌性地送出一個微笑。

「……」勇利感覺左手邊的信息素又濃郁了些。

維克多將視線放回勇利身上,此時對方的兩頰略為緊繃,眼神游移,他對這種表情非常熟悉——每當自己靠近他、摸他臉頰或是抱他肩膀時,勇利都會露出這種介於害羞和擔心間的表情。

但是這次並不是因為自己,心裡不知為何產生了不舒服的感覺。

維克多又往女人看去,這次打量了幾秒,委婉地得出了一個「中等姿色」的評價,總之是沒有勇利一半好看。

「……」勇利對維克多的舉動感到更緊張了,他不知道這個偶爾沒神經的羅沙人在想什麼,但是他必須阻止對方隨意散發不必要的費洛蒙,於是扯了扯維克多的衣服,傾身湊到他耳畔。

「不要盯著別人看,這樣不好。」他用自己所能發出的最小音量在維克多耳邊說話。

「嗯。」維克多發出單音表示理解,下一秒,他攬著勇利的肩膀靠向自己,「我累了,借我靠一下。」

「不是才剛睡醒嗎?」

「昨天喝太多酒,頭痛。」這當然是假的,喝兩瓶酒還不至於讓他宿醉,但是他不介意裝一下。

勇利看了看對方依舊良好的氣色,雖然覺得有點奇怪,卻沒有將擱在自己頸窩處的腦袋推開。

「不舒服就休息吧!到了我再叫你。」

聽著男人輕淺的呼吸聲,勇利將憋在胸口的氣吐出。

他又聞到了淡淡的酒味,體內的信息素受到酒香的無聲邀請,竟然踏起輕快舞步,旋轉跳躍,最終彼此合而為一。

光是這樣坐在一起,信息素就無法克制地互相吸引,最糟糕的是他竟然不太在意了。

就連原本讓他排斥的酒味,短短幾天也已經習慣了,他不知道這種香味來自什麼酒,但無論如何,它都很適合維克多。

有好幾次他的信息素都因為對方太過靠近而起了騷動,但是維克多毫無異樣的表現又讓他覺得自己杞人憂天,說不定維克多是屬於極端遲鈍的那種人,要是這樣就再好不過了。

維克多原本只是想裝睡,但是勇利的體溫和淡淡的奶香讓他感到很舒適,結果最後竟然真的睡了一覺。

快要到達星港所在的福岡站時,他感覺到身旁人輕拍自己放在腿上的手掌說:「維克多,我們到了。」

他在對方頸窩蹭了一下,這才不情願地抬起頭,結果就看到勇利擔心的表情。

「你還不舒服嗎?還是等下我們別去練習機甲,直接回家?」

「我好多了,沒事。」

兩人走出空軌站,在自動接駁區找了一台計程飛艇,俗稱漂艇。

「富岡星港。」語音定位後,漂艇升空進入了空中軌道,眼前視野一下子開闊起來。

他們正前方有一座高大的建築群落,整體下寬上窄,頂端則直接插入雲層中,正是他們的目的地富岡星港。

星港的每層都有宇航船起降軌道相連,彷彿是在多層蛋糕上插了許多根長柄湯匙,大大小小的宇航船紛紛從天空下降到湯匙柄上,同時也有許多船隻從湯匙柄中尾段離開往上方漂去。

隨著距離靠近,星港漸漸在眼前放大,原本有如黑點的飛船也變得清晰可見,抬頭可以看到很多中小型的飛船船底漂過頭頂。

漂艇在星港二樓的接駁區停下,將船費刷入門邊收費儀器後,兩人走入建築物中。

他們要去的地方是三樓的超大型行李寄留處。

「維克多,你的易容要不要先撤掉?待會身分檢查時可不能有那個。」

「說的也是,我差點忘了。」

維克多關掉了他戴在耳後的光學易容儀器,他的五官模糊了一秒,然後勇利就重新看到那頭閃亮的銀色髮絲和藍眼睛。

他發現自己果然還是習慣這個樣子的維克多。

在寄貨區出入口驗證身分時,服務人員臉上營業性的笑容在看到維克多的瞬間就定格了,之後他瞪著眼睛多花了幾秒來核對維克多的基本資料,確認這確實是本尊後,他的表情彷彿在路上撿到了一百萬(這很困難,因為人們基本不帶現金出門)。

他用略快的語速跟維克多說他該前往哪個通道,之後還重複了一次,或許是怕他們迷路。不過這完全不用擔心,因為星港裡隨時都能連線內部導航,勇利他們就是這樣找過來的。

兩人轉身離開後沒多久,勇利聽到服務員用勉強壓低的高亢聲音說:「真的是那個尼基福洛夫,我不騙你,他等下要過去領取行李……」

一直到他們走出十公尺外,勇利都還聽得見對方要同事幫忙偷拍照片的聲音。

他下意識看了維克多一眼,對方神色如常,好像自己不是那個要被偷拍的尼基福洛夫。

對維克多而言,這種事情應該司空見慣了吧?

他有這麼多的粉絲,自己也是其中之一,所以完全能體會突然見到偶像的激動心情。

說起來就想到自己前幾天的失態,跑給偶像追什麼的實在太丟臉了。

之後又因為不想讓維克多發現自己的體質,努力地與對方保持適當距離。

不過這點比想像中還要困難。

他從來沒想過,螢幕上總是成熟穩重的維克多,私下裡竟然又黏人又孩子氣,雖然這樣的他依舊充滿魅力,但是自己卻常常因為不知該如何應對維克多過於親暱的舉動感到困窘不已,好幾次他都下意識推開對方。

希望維克多不要放在心上才好。

走過幾條長長的走道,他們來到最後一個檢查點,確認寄貨編號後,兩人被一名中年男子領往寄貨倉庫,勇利幾乎在踏入裡面的第一眼就看到停放在尾端的黑色機甲。

他快步跑過去,屏息仰望。

Eros的身軀此時籠罩在寂冬的夜色之中,流轉其上的冰冷光華透著銀白的月色,那是不經意的惑人心弦的美。

這就是維克多無法割離的半身,戰場上不敗的暗夜女神。


TBC.

維克多:找到不會被勇利推開的方法啦!(っ´  ♡`)っ

作者:用不了幾次的,相信我。(嚼

评论 ( 10 )
热度 ( 175 )

© 小天使缺乏症候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