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重小天使不足,於是自產糧。

[ABO]這個alpha我可以!16

#機場名和地名皆參考日本,眼熟是正常的。

#腦洞收不回來。

#喜歡的話請讓我知道,愛你們030

#n.5代表車門

傳送門: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2.5 13 14 15



他想起了剛學習機甲時的事情。

因為對信息素過分敏感的體質,他從小就不喜歡出門到人多的地方,常常都是待在家裡自己玩耍。有次美奈子老師來家中拜訪,看他閒著沒事,就邀他到自己的靶場練習射擊,這讓勇利找到了一些事情做,開始三天兩頭往美奈子的靶場跑。

上小學後,因為是相對稀少的Alpha,有些同學會因為好奇而找他攀談,但是勇利總是解釋不出為什麼自己沒有強悍的身體,就連微胖的身材也成為大家開玩笑的目標。

「你看起來根本不像個Alpha,哪個Alpha像你一樣滿身都是肥肉,而且還這麼愛哭?」西郡曾經這樣嘲笑過他。

勇利當下就氣得掉眼淚,但是又不知道要怎麼反駁對方。想不到一旁的優子竟然站出來替自己說話:

「誰規定Alpha該是什麼樣了?勇利這樣子又有什麼不好?我就喜歡他溫柔的性格!」

優子露出氣鼓鼓的表情讓西郡向勇利道歉,還說只要西郡不真心誠意地說對不起,她就不再跟對方說話,勇利一直記得那時內心充斥著的溫暖情感。

五天之後,西郡就主動跟自己和好了。

再之後,優子邀他去西郡家的機甲俱樂部看看,勇利第一次親眼見到那些高大的機甲,震驚地說不出話。

當時練習場中有幾台機甲正在做基本動作,優子說那些人想要考過下一期的機甲師執照,所以最近常來俱樂部。

回家的路上,勇利的眼前不斷閃過機甲的影子,生平第一次,他想像起十年後的自己會是什麼樣子。抱著忐忑的心情,他問當天晚上來家裡喝酒的美奈子老師自己有沒有可能成為機甲師,想不到對方卻露出驚訝的表情:

「你喜歡機甲,那很好啊!我認為你可以試試,你有射擊天賦,射擊在駕駛機甲中也是很重要的能力,說不定會很有趣喔!勇利,試試看吧!」

自此之後,他放學後的去處又多了一個,機甲也漸漸成為他的日常生活中不可分離的存在。

他從三公尺高的兒童用機甲學起,優子常常是他很好的練習夥伴,她當時已經有三年的機甲經驗,能夠教自己不少技巧,像是基本的行走跑跳還有簡單的攻擊招式。

他也上網尋找教學影片,將資訊去蕪存菁後,給自己訂了訓練計畫,每個禮拜都要求自己至少學會一個新動作。

他總是一遍又一遍操作新技巧直到能夠不假思索地讓機甲照著自己的心意行動為止。

與此同時,他努力控制自己的飲食,減少不必要的養分攝取,並且開始養成慢跑的習慣,於是他漸漸地擺脫兒時圓潤的身材。

就像美奈子老師說的一樣,機甲射擊確實非常有趣,他的射擊準確度進步得相當快,短短半年的時間後已經做得比優子都還要好。

十二歲那年,他和優子在俱樂部看機甲比賽直播時,一眼就被那台墨色的機甲吸引住目光,Eros的每一次攻勢都行雲流水,帶著令人移不開視線的美,卻又散發著凌厲的氣勢,將對手逼得節節敗退。

他幾乎不敢相信這是一個年僅十六歲的人所能達到的水準,維克多.尼基福洛夫的風采從此在心中落地扎根,再也無法移除。

他更努力精進自己的機甲駕駛技術,為了能夠長時間駕駛機甲,他必須鍛鍊體能,長此以往下來,他的體力和肌力都有了顯著提升。

然而,或許是體質關係,他的肌肉始終維持在「看起來還可以,但又不是很有看頭」的程度,而且一不小心吃多了就會復胖,這讓他十分困擾。

腦中忍不住浮現維克多的身材,優美結實的肌理恰到好處地覆滿全身,看著並不十分張揚,但是他很清楚其中蘊藏了多強大的力量。

自己跟維克多相比仍然差得很遠。

 

因為維克多希望早點帶Eros回來,他們昨天晚上決定用完早餐後就直接前往長谷津空軌站,搭乘空軌前往最近的星港。

勇利晨跑過後留了汗,於是他又簡單地沖了澡,穿著旅館的浴衣上樓時,剛好遇見走下樓的……一名不認識的客人。

「早安勇利,你剛剛去泡澡啊?怎麼不叫我一起呢?」外國人用維克多的聲音向勇利打了招呼。

「……」勇利過了兩秒才反應過來,「我是去晨跑所以沖了澡。維克多,你的臉怎麼了?」

此時維克多標誌性的銀髮變成了黑色,臉孔也出現些微變化,變得比較不那麼立體,跟原來大概只有七成相似,即使如此,也是回頭率很高的出色外表。

「因為要出門,就稍微變裝一下,不然光是跟粉絲打招呼就要多花很多時間了。」

「這樣啊……」這種煩惱勇利從來沒有過,但他還是很好地理解了。

維克多伸手探到左耳後摸了一下,他的五官和髮色又回復原樣了。

「光學易容,勇利要試試看嗎?」

「不用了,我穿便服時從來沒有被認出來過。」

勇利最後選的是橫條紋短衫搭配牛仔褲,就是大街上年輕人的打扮,當他走進飯廳後,維克多立刻發出誇張的驚嘆聲。

「哇,勇利你這樣看起來完全就是個中學生!」

「一點都不像,我是個二十三歲的成年人。」勇利小聲反駁,「不要再說我年紀小了。」

「你們兩個今天會很晚回來嗎?」寬子在一旁問。

「嗯——我們要不趁這機會逛逛,勇利?」維克多看著勇利,眼中閃著期待的光芒。

「你要開著Eros到處飛嗎?」勇利眨眨眼。

「有地方讓機甲練習飛行嗎?」

「有,不過要到其他縣市的俱樂部或練習場,我的話通常是去佐鶴。」

「那我們就繞去看看。」

兩人抵達空軌站時正逢上班時段,但因為長谷津的人口不多,他們還是輕易找到了座位。

維克多一坐下後就直接叫出虛擬屏幕,勇利用眼角餘光看到他在瀏覽社交平台intagram。

「勇利,你把你的帳號告訴我吧!」

「嗯……我平常很少上去,我的帳號沒什麼特別的。」他只會默默關注其他人的狀態,存在感非常稀薄。

不過他還是讓維克多把自己加了好友。

維克多按進勇利的頁面後說:「真的耶!你都沒怎麼發布消息。我倒是常常用,最近發了一些長谷津的照片上去,大家的回應都很熱烈喔!」他換回自己的首頁,勇利探頭看了一下。

「你什麼時候跟美奈子老師喝酒了?」

「昨天晚上你上樓睡覺後,她原本想找你,看到我在喝酒後就一起喝了。」

「找我做什麼?」勇利好奇。

「我沒問她,你下次遇到她時再問吧!」

畫面上,美奈子老師一手抓著旅館的招牌酒「魔界」仰頭大灌,架式豪邁到讓人咋舌,勇利毫不懷疑她能直接乾了那瓶酒,而維克多就坐在美奈子旁邊拿著酒杯大笑。

仔細一看,地上還有三瓶空酒瓶,看來兩人已經喝了不少。

「美奈子老師真是個有趣的人,她的酒量就連羅沙人都不見得能贏呢!」維克多的口氣有種惺惺相惜的味道。

「你們到底喝了多少啊?」勇利對於美奈子老師到底有幾個喝酒的胃早就已經不好奇了,而維克多身為羅沙人,酒量大概也差不到哪裡,昨天兩人應該是喝了個痛快。

他繼續下拉頁面,這次是俱樂部大門口,這個沒有問題,問題是維克多把他照進去了。

當時他正在跟優子和西郡揮手說再見,完全沒想到維克多竟然偷拍他。

「維克多……」你為什麼要拍我,而且還上傳照片?

照片下的文字很短:揮手說再見的勇利。

「……」勇利不想說話。

這到底是什麼啊?根本就不是需要註解的事情,每個人都會揮手啊!

這張照片下的留言數已經破千了,第一條留言是羅沙語,接著三條是星際通用語,光是看到那三條留言,勇利就已經沒有繼續看下去的勇氣。 


TBC.

我該怎麼拯救你?這小白劇情。

评论 ( 10 )
热度 ( 184 )

© 小天使缺乏症候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