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重小天使不足,於是自產糧。

[ABO]這個alpha我可以!15

#靈感都是晚上才來,真要命。

#喜歡的話請讓我知道,愛你們030

#n.5代表車門

傳送門: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2.5 13 14



此時,天上的人工太陽已經開始暗下來,地上的影子逐漸拉長,兩人雖然離得很近,維克多卻能輕易察覺到勇利始終跟自己保持著距離這件事。

他也同樣注意到,勇利會時不時朝自己瞟過來,然後在自己看過去時又立刻移開,好像這樣就不會被察覺到似的。

這個小小發現讓維克多相當開心,每當勇利用那種閃亮亮的眼神盯著自己不放時,他心中那一點點沮喪立刻就消融於無形。

或許情況沒有他想像中的那麼糟?

他很確定勇利確實在意著自己,他需要的只是更多的時間和耐心,慢慢消除對方心中的隔閡。

「我們牽手走回去吧?像上次那樣。」維克多提議,他將手伸到勇利身前。

勇利幾乎是反射性地將那隻手打掉,當他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後,他倒退一大步:「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維克多裝出痛苦地樣子控訴:「你好過分啊勇利,我的手都紅了!」

「讓我看一下!」勇利立刻抓起那隻被打的手放在眼前觀察,那仍是一隻修長好看的手,他於是反應過來對方又開了自己玩笑。

「……不要做這種幼稚的事。」

勇利的口吻帶著埋怨,但是維克多還是非常高興,他覺得剛剛那一瞬間,他似乎看到了勇利真正的樣子。

他決定再接再厲拉進彼此的距離,為此愉快的溝通是不可或缺的。

「勇利,你想要什麼樣的機甲?」他看著勇利和自己交融的影子,陰影的手部碰在一起,這讓他內心升起奇異的滿足感。

他喜歡任何能夠靠近勇利的方式,即使只是影子也好。

「什麼樣的機甲?」

「是啊!你喜歡什麼樣的機甲?」維克多又問了一次,語調中帶上他自己也未能察覺的柔和。

勇利先是愣住,接著很快低下頭,說:「這個……我、我沒怎麼想過。」

如果是任何其他人在兩個禮拜前問他這個問題,他一定會毫不猶豫地回答「我喜歡所有維克多親手設計的機甲」。他曾經夢想過,有一天他能夠得到一台由維克多打造的機甲,之後再將小維的智能移植過去,這樣一來他們將能一起走得更遠。

維克多一看到勇利皺起眉頭,立刻意識到自己可能觸動對方傷心的回憶了,這讓他有些慌張,於是他趕忙轉換話題。

「說起來——像是一個禮拜前那台機甲,你覺得怎麼樣?」

「……你說維恰?」勇利很快反應過來,不過下一秒,他的臉上就浮現紅潤的色澤,雙手在胸前快速揮動,「抱歉,我說的是那台機甲,我當時給他——我是說,他的名字——」

他再次為自己當時的不經大腦感到後悔,什麼名字不取偏偏取了這個,維克多大概會覺得自己很可笑吧?說不定還會覺得被冒犯了。

一想到自己可能讓維克多不愉快,勇利更加不敢抬頭,最後小聲地說了一句:「我很抱歉。」

若是勇利能鼓起勇氣跟對方直視,他就會發現此時維克多的臉上完全沒有任何被冒犯時會有的不快神情;相反地,他的眼睛微微睜大,然後眨了幾下,嘴角更是明顯上揚,那是一個驚喜的表情。

維克多知道勇利口中的「維恰」並不是自己,但是聽到那兩個字從對方口出說出來的瞬間,他的心臟被突如其來的喜悅包圍。

勇利說「維恰」時的語調微微挑高,帶著相當溫柔的音色,維克多第一次聽到他用這種口吻說話,少了平常的拘謹,多了跟家人或朋友相處時的輕鬆,但是又不太一樣——最重要的是,他相當、相當喜歡自己的名字被勇利用這種方式說出來!

「所以你喜歡維恰?你喜歡維恰的吧?對嗎?」維克多的聲音有如快活的鳥兒那樣飛起,他開心地一把抓起勇利的雙手,整個人湊上去。

勇利被他的反應嚇了一跳,他甚至忘了要把手縮回來,只是下意識點點頭。

「你喜歡維恰的那裡呢?」維克多眨眨眼。

勇利此時已經基本肯定維克多就是維恰的設計者了,他從來沒見過有人能把「快誇獎我」的訊息這麼清楚明白地印在臉上。

於是他想了幾秒才支支吾吾地回答:「維恰……我是指那台機甲,他一直跟我說話,我才能不那麼緊張。當時情況真的很驚險,維恰幫了我很多忙,要不是他的話,我是絕對無法成功離開的。」他忘了要不是因為那台機甲,他根本就不會遇到那種事情,此時的他正努力想把更多的想法化為言語,「他是我駕駛過最優秀的機甲,我覺得他讓我很安心,就像……」

「就像——?」維克多期待地看著對方。

「就像是一個可靠的夥伴。」勇利總算將話說完,他喘了口氣,猶疑了一下,還是想做最後的確認,「維克多,你是維恰的設計者嗎?」

雖然對於「夥伴」這個答覆不太滿意,維克多還是很高興勇利終於肯問他那台機甲的事,他早就希望對方開口了:「是的喔!我是維恰的設計者,不過你早就發現了不是嗎?」

「果然……維恰給我一種維克多特有的感覺。」勇利笑了。

「什麼感覺?」維克多拿出了追根究柢的氣勢。

「……充滿凌厲的美感,讓人移不開眼睛……我不會形容。」勇利靦腆著臉,似乎對自己的措辭貧乏感到不好意思。

維克多整個人都飄飄然了,他才不管勇利誇讚的是那台機甲,反正維恰的性格數據是取自於自己,機甲的設計者也是自己,所以誇讚機甲跟誇讚自己是一樣的。

而且勇利剛才說了什麼來著?令人安心!

他周圍的人不是稱讚他的外貌,就是把目光放在他出眾的機甲才能上,他們只看到自己光鮮的外表和成就,卻很少真正了解維克多.尼基福洛夫究竟是怎樣的人。

那些溢美之詞他早就已經聽到麻木,大多數的人還沒開口,他就先將答謝的話準備好了。

而親近之人如雅科夫,他對自己的誇獎大多是「做得很好」之類的,不過自從當初做出離開軍部的決定,雅科夫就吝於給自己任何好臉色。

然而第一次,有人說他會令人感到安心,這真是他聽過最動聽的讚美了。

他心中浮出一個想法。

「勇利,你明天想不想跟我一起去接Eros?」維克多話還沒說完,眼前的青年整張臉就亮了起來,並且泛起他很喜歡的紅暈。

「我想去,請讓我跟你去!」

從長谷津到最近的星港要半個小時,雖然只要多等一小時就能看到Eros,他還是想更早一點。

他們很早就吃完晚飯,泡澡時,勇利一度打起瞌睡,差點一頭栽進水裡,幸好身旁的維克多及時扶他一把。

為了不要成為第一個因為泡澡而溺水的機甲駕駛,他只好揉著眼睛上岸去穿衣服。

維克多跟在他後面一直到房門口,勇利雖然思考能力下降,危機意識卻沒有絲毫放鬆,打開房門前,他轉頭看著維克多,眼神中的逐客意味非常清楚明白。

維克多看他半瞇著眼睛露出毫不妥協的神色,心臟頓時慢了一拍。

真是太可愛了,他想。

「一起睡嘛?你現在這麼累,明天爬不起來的話,我可以當你的早安鬧鐘啊!」他還沒放棄說服勇利。

「不需要,你回自己的房間。」勇利下了逐客令,他甚至沒使用敬語,口吻是少見地不客氣。

看著眼前關上的門板,維克多輕輕笑了起來——這又是一個他沒見過的勇利。

 

第二天早上,勇利睜開眼睛後看了看窗外,天色還沒亮,因此他決定再多躺一下,晚點再出門慢跑。

然而因為昨晚八點多就睡了,此時他完全沒有睡意,只好先起床整理今天出門需要的隨身物品,然後打開衣櫃開始思考。

平常出門時他都不太講究身上的穿著,輕鬆簡便是最主要的,時尚從來不在他的考慮範圍內,但是此刻看著佔滿櫃子七成以上的運動休閒裝,他難得煩惱起來。

跟維克多出門的話,穿運動裝總覺得很奇怪,於是他決定稍微搭配一下自己選擇有限的衣服。

他先將幾件褲子和便服拿出來放在床上,再分別從中挑選後對著鏡面嘗試了幾種穿搭,不過他很快就放棄了讓自己看起來亮眼一些的念頭,因為那些衣服穿在自己身上怎麼搭配都差不多。

鏡子中的人有著略為下垂的眉毛和偏大的眼睛,這讓他少了點氣勢,多了些溫順的氣質,大概是這個原因,以前常常有人說他看起來不像個Alpha。

他想起了剛學習機甲時的事情。 


TBC.

作者:勇利誇的是機甲又不是你。

維克多:勇利——我也會令你感到安心對不對?(抱住

勇利:我要睡了,晚安。(推推推

评论 ( 15 )
热度 ( 194 )

© 小天使缺乏症候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