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重小天使不足,於是自產糧。

[ABO]這個alpha我可以!14

#最進卡文嚴重,每次寫好了就想重寫QAQ

#文這麼慢熱連我都著急,但是著急是沒有用的。

#喜歡的話請讓我知道,愛你們030

#n.5代表車門

傳送門: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2.5 13



「……」勇利覺得那應該是「再來陪我玩」的意思。

維克多此時也笑了,忍不住出言提醒:「我只要你別用武器,可沒說不能攻擊。」

又是十多分鐘過去,勇利覺得自己漸漸掌握了感覺,機甲的攻勢變得越來越凌厲,馬卡欽的閃躲開始左支右絀,不再像之前一樣從容。

勇利出招時,腦中預測著對方可能會有的行動,並且為此做好後續準備,貴賓犬的移動範圍受到壓縮,漸漸失去了之前的靈巧敏捷。

機甲對著馬卡欽來了一記凌厲掃腿,馬卡欽跳起來後,機甲等在上方的手立刻向下揮落,就在馬卡欽幾乎要被拍成一團毛球時,機甲瞬間頓了一下。

就這麼一瞬間,貴賓犬一個打滾,再度逃出生天。

「不要猶豫,馬卡欽不會受傷,果斷一點!」

耳邊傳來維克多的聲音。

我猶豫了嗎?

勇利眼神一凜,操控機甲的節奏突然加快,只見雷光右腿蹬地,機身有如砲彈朝目標彈射而出。

維克多勾起唇角。

機甲先落在馬卡欽身前擋住牠的路線,馬卡欽只能改變方向,但是眼前卻揮來一隻大手,牠立刻像彈簧一樣跳起躲開攻擊。

勇利抓住馬卡欽短暫的滯空時間,機甲空著的右手快速一撈,總算成功抓住了這隻精力旺盛的生物,結束了這場長達四十分鐘的機狗大戰。

「太棒了勇利,你終於抓到牠了。」

勇利還沒離開機甲,就聽到維克多帶著笑意的聲音。

勇利叫出清單選了脫離機甲的選項,一晃眼就再度腳踏實地。

「抱歉,我花太多時間了。」他對自己的表現十分慚愧,這些時間簡直都夠他打兩場機甲肉搏戰。

「沒關係,正好我也順便休息。再說馬卡欽玩得很高興,對吧馬卡欽?」

維克多剛才一直在觀察勇利的動作,跟一開始比起來,勇利的反應明顯快了不少,而且攻擊目標的行為也變得果斷,他對這結果還算滿意。

「勇利,你在攻擊前猶豫的時間太長了,這是壞習慣喔!」

「抱歉。」

「還有你錯過了好幾次抓住馬卡欽的機會,不然這次訓練早就結束了。」

維克多叫出錄影,他指出了勇利一些失誤,或許是轉身的時機,或許是抬腿的角度,那些指正從他口中說出後變成一根根沮喪的刺,悉數扎進勇利的心口。

「我會努力改進的!」勇利握緊拳頭。

接下來,維克多同樣選了雷光,開始和勇利進行機甲對打練習。

看著對面的維克多,勇利滿心激動不已,他終於能再次和對方對戰了。距離兩人上次較量已經過了幾個月,那時自己沒能在維克多手下撐過五分鐘,他在悔恨之餘也一直期待下一次的交手機會,他原本以為至少會隔一年以上,想不到現在就是那個時刻。

維克多沒有像上午一樣直接把勇利放倒,反倒是一直採取防守姿態,同時不停對勇利做出指導。

勇利的攻擊每次都被對方擋下,但是他絲毫不放棄,腦中不停思索著下個出招路數。

經過了今天上午的訓練,他漸漸察覺到自己需要改進的地方,即使現在達不到維克多的境界,他也不能停下來。

因為是在虛擬實境中,他們不用擔心體力消耗問題,等到兩人回過神時,現實世界的時間早就五點多了。

維克多表示時間不早,接著便要勇利下線休息。

 

勇利終止和平台的連線,睜開眼睛後,他又回到機甲模擬倉裡面。模擬倉中有溫控系統,然而他還是覺得背後有點涼,伸手一摸,掌心是滿手的汗。

他想坐起來,但是頭腦有種昏沉感,大概是剛才消耗太多精神,大腦需要休息。

他又躺了十多秒,這才打開模擬倉出去。

「晚安,睡得好嗎?」

一抬頭看到的就是維克多的笑容,他也回以微笑。

「還可以。」

其實勇利覺得很疲倦,才短短四個小時的模擬訓練,對精神的負擔卻比想像中還要更大,難道自己以前在駕駛機甲時都沒有動腦思考嗎?

這可真是令人沮喪的發現。

維克多也注意到勇利臉色不好,於是伸手碰了碰他的太陽穴:「頭痛嗎?」

「沒事,請別擔心。」

聽到這種回答,維克多心中嘆息,臉上卻仍然掛著笑容:「這樣的話,我們回去休息,今天洗完澡早點睡。」他將勇利拉起來,用雙手指尖輕輕按摩對方的太陽穴。

他原本還想去居酒屋喝點酒,果然今天還是算了。

勇利被他的舉動嚇了一跳,不過沒有躲開,因為維克多的手指帶來的觸感非常舒服。

這時他聽到耳邊「滴」了一聲,維克多停下動作,抬手按出手腕上的通訊儀介面看了上面的訊息後,立刻開心地勾起笑容:「總算來了!」

「什麼來了?」勇利疑惑。

「Eros!他之前一直待在星港接受查驗,現在已經好了,明天就可以去帶他回來!」

因為機甲具有一定程度的危險性,即使是維克多這種名人,出入星境時也免不了規定的檢查流程,而他之前並沒有和機甲一起來過東瀛星,導致檢查的程序必須從頭來過,因此才會拖了三天。

這消息讓勇利瞬間來了精神:「真的嗎?太好了!」他迫不及待想再見到那台美麗的機甲。

從俱樂部離開後,維克多的好心情完全寫在臉上,勇利看著他嘴角的弧度,內心還是覺得十分不可思議,這個站在機甲聯賽頂點的男人,跟自己想像中完全不一樣。

他心目中的維克多一直是令人景仰的、遙不可及的存在,他的美麗強悍完全體現在機甲駕駛上,而他機甲設計的才華也同樣令人驚嘆。

第一次看到維克多的比賽視頻,是跟優子一起在機甲俱樂部的時候,維克多駕駛著他的Eros晉級凌華盃的決賽。Eros是第一台由他獨自設計的機甲,以他年僅十七歲的年紀,這項成就無疑是驚人的,更驚人的是,他駕駛著Eros一路過關斬將,最終得到大賽冠軍。這十年來,維克多替Eros更新了三次軀殼,每次機甲的性能都得到突破性的提升,他和Eros在機甲大賽創造了無數經典對戰,勇利將那些紀錄看過一次又一次。

「勇利,你在偷看我嗎?」維克多早就注意到身旁勇利的視線,對方神色專注,但是一直沒有開口說話。

「沒沒沒沒這回事!」勇利立刻搖頭否認。

「那就是光明正大地看囉?」維克多笑得眉眼彎彎,他覺得對方的表情實在非常有意思,於是起了逗弄的心思。

「我沒有……那個,我只是在想事情。」

「想我的事情對吧?你的心情都會寫在臉上,好有趣啊!」

「……」勇利的耳根紅了,「請不要毫無根據的猜測。」

維克多忍不住笑出來。

在他二十七年的人生經驗中,從來沒有遇過這麼有趣的人。

他太習慣於接受人們恭維和討好的話語,為了得到和他相處的機會,有多少人費盡心思,而且總是立刻想要與他建立起關係。他們對這段關係有所祈求,利益也好,感情也罷,他們總是希望自己能滿足他們的願望。

但是勇利不一樣。

在他抵達東瀛之前就已經將勇利駕駛機甲的記錄看過了,當然還包括他和智腦的對話,他一點也不懷疑,勝生勇利絕對是自己的狂熱粉絲。

因此他理所當然地認為,以勇利對自己的癡迷程度,自己應該會得到更多愛慕的視線。

然而,從勇利那雙清澈真誠的眼神中,他只看到單純的憧憬和崇拜。

這三天下來,對方不僅很少主動跟自己交談,就算偶爾說上話,也都是客氣拘謹,並且保持在不生疏也不親密的距離。

他當然沒有自戀到認為自己應該被所有人當成戀愛對象,光是想想雅科夫或尤里欽慕自己的樣子,他就一陣惡寒。但是當他發現勇利不像自己想得一樣那麼喜歡自己時,內心竟然生出了一絲沮喪——在他幾乎無往不利的人生中,這種情緒早就陌生到快要被他遺忘了。

此時,天上的人工太陽已經開始暗下來,地上的影子逐漸拉長,兩人雖然離得很近,維克多卻能輕易察覺到勇利始終跟自己保持著距離這件事。


TBC.
大家有感受到感情進度條推進了一咪咪嗎?

评论 ( 8 )
热度 ( 175 )

© 小天使缺乏症候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