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重小天使不足,於是自產糧。

[ABO]這個alpha我可以!13

# 休息了幾天,繼續來更這篇慢熱到不行的文。

#小事系列目前會停一下,等到有想寫的日常梗才會動筆。

#喜歡的話請讓我知道,愛你們030

#n.5代表車門

傳送門: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2.5



「勇利——我想問你一件重要的事。」

「請說?」勇利忍不住緊張起來。

「長谷津有什麼好玩的地方嗎?」

「……」勇利,「這個……我不確定,我平常不怎麼到處逛……」

「那我們待會去外面吃點東西,我還想試試你們的『居酒屋』。」

「居酒屋?那個要晚一點才營業,旅店附近有間還不錯,你想去的話,我給你在地圖上做個標記。」

「勇利不跟我去嗎?一個人喝酒很無聊的——」維克多皺著形狀姣好的眉毛,雙手搭在勇利肩膀上。

「我真的不能喝酒,請你還是一個人去吧!」勇利手掌抵住對方胸口,試圖將維克多阻止在二十公分的距離外。

淡淡的酒香縈繞在鼻尖,他全身都下意識繃緊。

維克多遺憾地厥嘴:「好吧!我知道了,我一個人去喝酒,」他又補了一句,「孤伶伶的一個人。」

勇利馬上露出愧疚的表情,但很快他就將心底的愧疚甩出去,無論如何,喝酒是絕對不行的。

在居酒屋那種充滿酒味的地方,就算他滴酒不沾,信息素分泌量也會增加,只要一想到如此一來會引發什麼後果,他就堅決不能答應維克多的請求。

他從最開始就注意到維克多和自己的信息素適配性不低,雖然訓練時短暫地忽略這件事,現在卻明顯感受到體內的騷動。信息素結合現象是互相的,如果維克多足夠敏銳,他可能會查覺自己信息素的異樣,到時他必須向維克多解釋自己的體質,這將是十分尷尬的情況。

Alpha和Alpha之間的信息素結合想必會造成對方極大的困擾,如果可以,他一輩子都不想讓維克多知道。

人體內的結合因子本來就會正常代謝,運動的話代謝速度還會加快,只要維克多少跟自己近距離接觸,再加上一定的運動量,要累積結合因子並不容易。

他們決定先回家沖個澡,並且在家裡用完午餐再繼續下午的訓練。

寬子給兩人準備了營養均衡的菜色,不過維克多的那份多了一塊色澤誘人香味濃厚的炸豬排,他當下露出驚喜的表情。

「哇!又可以吃炸豬排了,太感謝了!」他在第一天就吃過這道旅店的招牌菜色,對其濃郁酥脆的的口感記憶猶新,還誇讚其為神的食物。

「喜歡的話別客氣,吃完還有。」寬子笑咪咪地說。

「勇利你要吃嗎?我們一起分吧?」

勇利吞了口口水:「不了,我……我在減肥,目前還不能吃那個。」

「那我就自己享用囉!」維克多毫無心理負擔地大快朵頤起來。

雖然勇利無法品嚐炸豬排的美味,不過看維克多吃得一臉滿足,他也覺得非常高興,畢竟對方會在旅店裡待一段時間,要是他住得習慣的話就太好了。

下午的訓練一開始,維克多讓勇利進入機甲模擬倉,自己也選了一台。

進入模擬倉之前,維克多詢問勇利:「勇利,你玩機甲世界嗎?」

勇利點頭:「我有一個帳號在上面。」

「那好,待會我們連線上去,我的網名是Muse,進去後直接發密語給我。」維克多說完就進入模擬倉了。

對於維克多就是Muse這點,完全在勇利的意料之中,基本上大多數人都是這樣猜測的,所以他沒有很吃驚。

模擬倉是一個精神連接器,只要戴上虛擬頭盔,意識就會強迫進入半睡眠狀態,此時人們可以看到虛擬世界。為了讓使用者舒適,大多數的機甲倉內都是設計成躺椅造型。

勇利連線後,熟練地選了機甲世界的入口,然後在密語對象輸入Muse。

維克多回訊息讓他進入一間指定房間,勇利看一眼房間名——「來做愉快的事之秘密遊戲」。

「……」這樣真的沒問題嗎?這種三級片一樣的標題,別人看了都會怎麼想啊?

勇利被傳送到房間內,一看清眼前的景色,他不禁瞪大雙眼。

眼前出現的是一隻超巨型貴賓犬,坐著時甚至比勇利還高一些,此時正在歡快地搖著尾巴。

只聽貴賓犬開始用維克多的聲音說話:「午安勇利,我是不是很可愛?汪汪!」

「維克多,你怎麼變成狗了!?」這樣要怎麼駕駛機甲啊? 

貴賓犬發出了愉快的笑聲,接著一個人影從牠後頭走出,是真正的維克多。

「開玩笑的——跟你介紹一下,這是馬卡欽喔!」

勇利簡直要被打敗了,這都什麼跟什麼。

「維克多,不要嚇我……」他忍不住嘟囔。

他又看看那隻貴賓犬,看來這應該是一隻虛擬寵物。

機甲世界中的玩家都會擁有私人空間,只要積分足夠,隨意怎麼布置都行,想養寵物當然也沒問題。

他只是沒想到維克多竟然喜歡狗。

「等下馬卡欽會跟我們一起訓練,所以先讓你們認識認識。」維克多摸著大狗的前腿,說出讓勇利傻眼的話。

「跟牠?可是要怎麼……」在勇利這些年的機甲生活中,從來沒想過自己能跟一條貴賓犬進行訓練。

「當然沒問題,馬卡欽可是很靈活的喔!規則很簡單,我要你駕駛機甲抓住逃跑的馬卡欽,只要你能抓到牠,訓練就結束。」維克多歪頭,「如何?應該不難吧?」

勇利眨眨眼,接著他明白了,維克多這是要測驗自己的機甲操控能力。

「好的。」勇利。

「那麼,你先選一台機甲,你喜歡的就行,我們馬上開始。」

勇利考慮了半分鐘,最後選了「雷光三代」,光從名字就可以看出來,這是一台速度型機甲。

「為什麼選雷光?」維克多問。

「雷光最大的特點就是靈活,雖然力量稍顯不足,但是因為裝甲輕薄,移動速度和飛行能力都相當優秀,適合這次的訓練項目。」

聽完勇利的分析,維克多點點頭:「好,等下我會到觀戰空間去,你可以聽到我的聲音。當我說『開始』,馬卡欽會跑給你追,而你要想辦法抓到牠,不過你不能使用任何武器,這樣了解嗎?」

「沒問題。」勇利點點頭。

維克多的身影很快消失在原地,勇利則是移動到機甲內,跟十多公尺高的機甲比起來,眼前的馬卡欽大概只有籃球大小。

空間內響起維克多說「開始」的聲音。

幾乎同時,巨型貴賓犬動了,以非常驚人的速度。

即使勇利擁有極佳的動態視力,他也只是勉強看清馬卡欽的動作,換作一般沒有受過訓練的人,此時大概只能看到一抹棕色的影子在視野中四處亂竄。

直到這時他才意識到自己想得太簡單了。

馬卡欽雖然看起來是一條可愛的寵物狗,牠卻是虛擬世界中的存在,只要調整參數,就算擁有超越機甲的速度也不奇怪。

勇利沒有多做猶豫,他視線追著馬卡欽,操控機甲跟了上去。

十分鐘過去了,馬卡欽還是在眼前活蹦亂跳,勇利不得不承認,這確實是極有挑戰性的捉迷藏。

雖然看起來像是機甲和狗在玩遊戲,但過程中卻需要精細操控機甲—特別是方向轉換和手部控制—這些都是戰鬥中不可或缺的基本技巧,他不禁佩服起維克多,竟然能想出這種訓練方式。

其實以雷光的速度,要追上馬卡欽完全沒問題,問題是馬卡欽太過靈活。

每次勇利以為自己要碰到對方了,那隻貴賓犬就會瞬間改變行進方向,勇利往往在反應不及的情況下讓對方從手底溜走,這種過程反覆了幾次後,他不得不重新思考自己的行動方針。

他意識到他一直追在對方後面,這是不行的。作戰的時候,預測對手的行動相當重要,只要能知道對手下一步要落在哪裡,就能先下手為強。

雖然馬卡欽很靈活,但是仍有一定的行動規律。勇利花了幾分鐘觀察,發現每當自己從某個方向接近對方時,馬卡欽很大機率會往反方向逃跑。

這種做法的確會讓自己容易因轉向不及錯失抓住牠的機會,但是既然他知道對方的模式,他就能事先行動。

勇利重新嘗試接近馬卡欽,他從對方的左後方追上去,果不其然,在離對方只剩幾公尺時,馬卡欽的腳做出停煞的動作,下一秒,牠的身體往左前方跳去。

勇利就是看準了這一刻,機甲伸出左手打算撈住起跳的貴賓犬,眼看對方就要跳進手掌中——

馬卡欽的前腳踩著機甲手掌用力一蹬,就這樣逃過了被捕獲的命運。

牠落到地上後,歡快地汪了兩聲,然後繼續跑給勇利追。

「……」勇利覺得那應該是「再來陪我玩」的意思。 


TBC.

作者回來啦!

勇利:這真的是貴賓犬嗎?

維克多:外表應該是,不過我有調整過馬卡欽的身體數值,所以他有很多貴賓犬沒有的能力。

勇利:這樣還能算是貴賓犬嗎?

评论 ( 12 )
热度 ( 185 )

© 小天使缺乏症候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