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重小天使不足,於是自產糧。

【維勇】在俄羅斯的那些小事17

#我就是個善良的人

#上一章的留言中不少人猜到了劇情,太開心啦

#喜歡的話請點❤,也可以留評論喔!

#n.5代表車門

傳送門: 01 02 03 04 05 5.5 06 07 08 09 10 10.5 11 12 13 14 15 16



「……維克多,你怎麼在這裡?」他仰頭靠在對方肩膀上。

「我怕你醉到忘記回家……我發了很多訊息你都沒回。」維克多緊緊抱住勇利,臉上帶著微笑,「幸好你沒有醉得很厲害。」

他將勇利轉過來面對自己,然後蹲下身子,將那兩條褲管拉回腳踝處,發揮它們應有的功能。

迪安娜這時已經下了鋼管,她神色微妙地望著不遠處的兩人。

維克多剛才抱住勇利時,她正好對上對方短暫投來的視線。

出於女人的直覺,對方當時雖然帶著笑容,她卻從那個眼神中讀出兩種訊息——警告,還有示威。

再看看此時流轉在兩人之間的氣氛,她忍不住挑眉。

……我就開了個玩笑,至於這麼嚇人嗎?

因為維克多的出現,鋼管舞挑戰(原本並不是)自然沒有繼續進行,老闆看到維克多出現後,整個人高興得不得了。

他本來就是維克多的粉絲,這對他而言就像某種彩蛋,於是他興奮地當眾宣布,今晚除了勇利的費用全免以外,所有人都享有一折優待,現場氣氛馬上攀上另一個高峰。

熱鬧看完了,有些人繼續享受夜晚,也有些人望著維克多的方向,手機拍個不停。

此時維克多拉著勇利,兩人眼前是笑得合不攏嘴的酒店老闆,他親自端了酒杯給維克多敬酒,維克多沒有推辭。

「今天真是好日子,能在開幕當天看到尼基福洛夫先生,我真是太高興了,哈哈哈哈哈!」

「我聽勇利說這裡開了間好酒吧,剛好有空就過來看看了。」維克多的笑容無懈可擊。

「哪裡哪裡,就是想讓大家有地方喝酒聊天,喜歡的話多來坐。說起來,勝生選手實在令人大開眼界,又會滑冰又會跳鋼管舞,真是名師出高徒。」老闆說完又哈哈大笑。

這句稱讚聽著有些奇怪,不過沒有人計較。

維克多和對方聊了一會,勇利則始終維持著靦腆的笑容。

應老闆的要求,維克多在櫃檯旁的牆壁上簽了名,老闆見了後笑得眼睛都看不見了,直說這是最好的開幕禮物。

之後,維克多以明天還有訓練為由婉拒了下一杯酒,跟對方道別前,老闆給了兩人大大的擁抱。

「勝生選手,以後來店裡面我都給你打八折,比賽加油!」他在勇利背上重重拍了兩下。

「謝、謝謝……」勇利覺得自己的肩膀大概會瘀青。

米拉和波波維奇這時才走上來,對於維克多出現這件事,他們似乎不怎麼驚訝。

「我都跟你說不會讓他喝太多酒,你幹嘛還提早回來?保護過度了吧!」米拉一臉受不了的表情。

 「我本來就打算早半天回來,事情比想像中還快就結束了。」維克多頓了一下,「對了,剛剛是怎麼回事?勇利為什麼上去跳鋼管舞?」

「說到這個就讓人生氣!」米拉一臉不快,「娜塔莎那個男朋友,有夠無聊!他故意把勇利會跳鋼管的事說出去,要不是這樣勇利也不會上去!」

剛才她已經跟當時不在場的波波維奇說了一次,但還是沒有消氣。

「米拉,我覺得沒關係,反正也滿好玩的。」勇利柔聲說著,他是真的不太在意。

說曹操曹操到,勇利看到娜塔莎和男朋友彼得穿過人群朝自己的方向走來。

米拉也注意到了,她在波波維奇耳邊說:「要不是顧慮到娜塔莎,我真想給這男的來一拳。」

這句話不含任何誇飾,完全就是字面的意思。她跟娜塔莎雖然是好姊妹,但這不代表她欣賞對方看男人的品味,那種血氣方剛自以為充滿男人味的小毛頭,她一向沒有興趣。

但今天是娜塔莎邀他們來的,酒吧還是她叔叔開的,再加上是開幕式,基本的分寸她還是拿捏得住。

「借一步說話可以嗎?」娜塔莎朝勇利露出小心翼翼的笑容。

勇利朝維克多露出安撫的微笑:「我去去就回。」

他正要往前走,手卻被對方從身後拉住。

「我想跟你待在一起。」

結果變成所有人都移動到酒吧外頭,娜塔莎和彼得站在一邊,勇利幾人和他們兩人面對面,氣氛一時有點僵硬。

彼得的神色很難看,十多分鐘前的盛氣凌人此刻被焦慮不安取代,他看著勇利,欲言又止。

「你不是有話要說?」娜塔莎拍拍他的手。

「……抱歉,我剛才說了無聊的話……我不該用那種方式讓你上台表演。」彼得牙一咬,向勇利道歉了。

他必須承認自己犯了錯。

起因是他察覺娜塔莎似乎很喜歡這個日本男人,不只跟他說這人滑冰多好看多性感,甚至還興致勃勃地給他看了勇利跳鋼管舞的影片,他一時被醋意沖昏頭,所以才想讓勇利上台,希望看他出糗。

男人跳鋼管舞什麼的,他原本以為會很可笑。

「沒關係,你別介意。」勇利露出和善的笑容。

此時一旁的維克多也說話了。

「是啊!別介意,人都有衝動的時候。」他手指抵著下巴笑著,「而且喜歡看男人跳鋼管舞也不是什麼大事,你完全不需要不好意思。」

「……」彼得。

維克多又繼續說:「不過,你下次說話前還是要想一想比較好喔!勇利是職業選手,像今天這樣突然上去跳鋼管舞,要是受傷的話就不好了。但還是要感謝你,我好久沒看勇利跳鋼管舞了,超開心的!」說完後,他將勇利抱緊搖晃了幾下,笑容燦爛。

「維克多,不要在取笑我了!」勇利抓著維克多的手,紅著臉小聲抱怨。

「……」其他人。

一件不愉快的事情就這樣被揭過,時間也不早了,大家都準備回去休息。

米拉和波波維奇的方向一致,維克多和勇利在另一邊,於是他們決定叫兩台車。

維克多和勇利一起回店裡拿寄放的行李,當勇利看到維克多的行李箱時,才發現對方來找他之前竟然沒有回家。

勇利對他說:「你其實不需要過來,直接回去休息就可以了。」

「可是我想見你。」

勇利臉紅了一下:「……你是什麼時候到這裡的?」

「我到的時候,有隻小豬正在爬鋼管。」維克多笑了。

「你是想說我一點都不性感吧?既然這樣,當時你就該把我帶下去,而不是看我笑話。」勇利悶聲說著。

「……」

維克多沒有接話。

兩人走到路旁等車時,勇利觀察著維克多的表情,心中有種奇怪的感覺。

維克多雖然在微笑,但依勇利對他的瞭解,他只是將嘴角保持在上揚的弧度而已,這種時候的他,不是有心事,就是在生氣。

「維克多,你生氣了嗎?」勇利有些不安,「是因為我做了危險的事情,你不高興?」

他知道自己今天的行為有些莽撞,如果真的因為爬鋼管受了傷,這個賽季勢必會受到影響,身為職業運動員,他確實有欠考慮。

維克多此時才開口:「沒有生氣,怎麼了?」

「可是你不高興吧?」

「我只是有點累,沒事的。」

車子來了。

回程的路上,維克多握著勇利的手,兩人靠在一起沒有說話。

其時勇利原本想問他這次出門的情況,但想到對方很累了,也就不出聲,於是十分鐘的路程就在安靜中度過。

到家後,馬卡欽一如往常地衝上來迎接他們,牠今天一直一隻狗待在家裡,雖然勇利給他準備了充足的食物和水,然而沒有人帶牠出門散步,牠早就悶壞了。

「你剛剛跟老闆說明天有訓練,可是明天我們不是休息嗎?」勇利突然想到這個,忍不住問維克多。

「傻瓜,你以為我不這樣說的話,我們現在回得來嗎?」維克多將行李放好,走到勇利身邊,他捧著勇利的臉,「……你把頭髮梳上去了。」

「嗯,米拉幫我梳的,她說這樣老成一些。」

「你只要帶著身分證就行了吧?」

「我有帶啊!」勇利從口袋拿出身分證,「在這裡。」

維克多又笑了,他將勇利抱住,溫柔地親吻他的臉頰。

果然,維克多有些奇怪,勇利想。

這個親吻中並沒有情色的成分,倒像是馬卡欽舔著自己臉的感覺。

勇利試著回吻他,帶著一絲探究的意味。 


TBC.

下章呵呵

评论 ( 19 )
热度 ( 179 )

© 小天使缺乏症候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