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重小天使不足,於是自產糧。

【維勇】在俄羅斯的那些小事15

#劇情的走向說變就變,我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麼

#我很喜歡米拉,私心讓她多了些戲份

#喜歡的話請點❤,也可以留評論喔!

#n.5代表車門

傳送門: 01 02 03 04 05 5.5 06 07 08 09 10 10.5 11 12 13 14



「現場演唱?」勇利猜了個最簡單的。

「是鋼管舞。」米拉大笑,「你可以好好期待。」

勇利知道對方在笑他一年多前在晚宴上的脫序演出,忍不住靦腆:「這樣啊!」

「你喝的是什麼酒?」她突然湊進勇利問。

「好像是叫柯夢波丹,滿好喝的。」

「那我也來一杯一樣的。」

米拉的酒上來後不久,波波維奇也走過來了,他在米拉身旁坐下。

「酒保,給我一杯馬丁尼。」他看向米拉手中的酒杯,「妳那是柯夢波丹吧?跟妳真不搭。」

「少囉嗦,你跟馬丁尼才不搭呢!」

三人輕鬆地聊著,大多時候是米拉和波波維奇拌嘴,勇利在一邊笑著聽。他們倆人在現場明明有不少朋友,卻都選擇跟勇利待在一起,而且盡量用英語對話,勇利注意到這份體貼,內心十分感激。

期間波波維奇讓他喝了點馬丁尼,勇利只抿了一小口就拿開了,那種苦澀辛辣的口感他實在不習慣。

現場的燈光突然暗下,舞台上的樂隊也停止演奏,大家忍不住將視線望過去,只見一名中年男人從後台走出。

現場有人吹起口哨,瞬間氣氛又歡騰起來。

「他是娜塔莎的叔叔!」米拉一邊大聲歡呼一邊給勇利介紹。

「各位朋友,謝謝大家今天來捧場,今天是微醺夜色的開幕日,所有消費一律打三折,大家盡興一點!」他舉起手中的酒杯,「乾杯!」

人群沸騰了,許多人高舉起酒杯,一時間,說「乾杯」的聲音和清脆的碰杯聲在酒吧各個角落響起。

樂隊又開始演奏,米拉把勇利拉下舞池,並對他說:「來吧!」

她雙手叉腰,雙腳隨著音樂分別朝左後及右後方踩踏,然後朝前踢,那是勇利之前看她跟波波跳過的大腿舞。

「跟著我做!」

勇利試著跟上米拉的步伐,並不是很難的動作,他很快就做得跟對方一樣好。

「再快一點!腳踢起來!」米拉大笑。

每當勇利跟上米拉的步調,米拉就會換新動作,有時兩人拉著手,有時轉圈,他猜想這應該是俄羅斯人的傳統舞蹈。

不知不覺,勇利開始流汗,臉上露出開心的笑容。

時間飛快流逝,他們來酒吧時才七點不到,轉眼卻已經九點多了,因為勇利答應維克多十點前會回去,他跟米拉說了這事,不過米拉要他別著急。

「鋼管舞快開始了,看完再回去,不會太晚的。」

果然,幾分鐘後,舞台燈將某個角落染上迷亂的氣氛,只見舞台上兩根鋼管隨著燈光變換著顏色。

大家看到好戲要開演,趕忙在舞台前找了喜歡的位置,然後期待地將視線落在昏暗的後方。

勇利隨著米拉往前擠,他聽到有人吹了聲口哨,接著便聽到高跟鞋有節奏的聲響,同時一個人影緩步走出陰影,當腳步聲完全停止時,眾人眼前出現了一個女人。

一個性感到不像話的女人。

女人除了重點部位以外,白皙的肌膚可說一覽無遺,傲人的上圍和挺翹的臀部包裹在緊身黑色皮衣皮褲中,強烈的視覺衝擊讓所有人看直了眼,特別是男人,簡直恨不得將眼睛黏在她身上。

她一手握住鋼管側站著,偏頭朝眾人拋了一個嫵媚的微笑,下一秒,音樂響起——

只見她波浪般貼著鋼管晃動了一個八拍,接著單手握住鋼管,步伐性感曼妙地順時針走了三圈,毫無預警地,她雙手握管將自己整個人懸空拋轉起來,大片裸露的背部和白皙長腿險些晃花人們的眼。 

落地後,她先背對人群緩緩開了M字腿,接著雙腳一跳上身一挺,整個人頓時往鋼管上攀了一公尺。她的雙腿交叉夾住鋼管,柔軟的腰肢後傾,呼之欲出的雙峰引得下方一片狼嚎和叫好聲。

這名舞者不只身材性感,技巧也非常出眾,隨著音樂越來越狂野,舞者的姿勢也越來越挑逗,眾人的情緒水漲船高,還不到三分鐘,觀眾就已經瘋狂,就連勇利都忍不住捧著臉頰驚呼,整個酒吧的屋頂快要被掀翻了。

表演的最後,舞者以一個單腳勾管下滑的性感姿勢贏得了熱烈的口哨和掌聲。

「謝謝大家,我是狄安娜,喜歡我的表演嗎?」迪安娜的聲音聽起來略顯低沉,這讓她的成熟韻味更加凸顯。

現場頓時狼嚎不斷,許多男人大喊著「喜歡」。

「迪安娜我愛妳——!」有人甚至直接告白了。

勇利雖然聽不懂大家在叫嚷什麼,卻認得俄羅斯語的「愛」這個字,忍不住跟著大家笑成一團。

老闆此時走到迪安娜身旁,等到喧鬧聲稍微降低後,他大聲地說:「喜歡迪安娜的人注意了,以後每個周三周五晚上十點到十點半她都會在酒吧表演,大家可別記錯時間,歡迎多來捧場!」

「謝謝大家,大家如果對鋼管舞有興趣,也可以來我的舞蹈教室學習,以後男朋友想看就在家跳給他看,還可以鍛鍊身材。」

「我想現在跟妳學,迪安娜,現在就教我跳!」下面不知是誰大喊,跟著又是一片起鬨。

老闆看大家這麼開心,便低頭和迪安娜交頭接耳了幾秒,迪安娜笑著點頭。

「我看這樣吧!」老闆轉向大家,清了清喉嚨後才說,「只要有人現在上來跟迪安娜學習鋼管舞,並且成功做出指定的動作,那個人今天的酒錢都算我身上!」

勇利聽不明白,只看到米拉突然抱著他的手用力搖晃,並在他耳邊大叫:「勇利,你要不要上去?」

「上去什麼?」勇利一頭霧水。

「老闆說只要有人能學迪安娜跳鋼管舞,那個人今天晚上就全部免費!」

「這個我……我應該算了吧?」

這時只聽迪安娜笑著說:「我給大家示範基本的上管動作,想要學的人等下再出來。」她說完走回鋼管邊。

她先單手握住鋼管,用一隻腳的膝蓋內側夾住鋼管後,另一隻腳馬上跟進,最後再挺腰將身體帶上鋼管。

「像這樣。」

為了讓大家看清楚她的動作,迪安娜特意放慢速度,即使如此看起來還是十分性感,她又重複示範兩次,一邊做動作一邊解說。

落地後,她望著人群露出鼓勵的微笑:「有人要來試試嗎?」

大家我看看你,你看看我,過了三十秒,終於有個女孩子在朋友的歡呼中走上台,她大概喝了不少酒,臉色異常紅潤。

女孩學著迪安娜,她先將左腿攀上鋼管,但是當她想要攀上右腿時,身體卻直接滑下來。

「手握緊,腰部也要用力,用腰帶動身體。」迪安娜在一旁給她指導。

就這樣試了三次,女孩都沒有成功。

「這好難啊!」她笑著搖搖頭,「我放棄,太難了。」

之後又有一個女生自告奮勇,迪安娜同樣在旁邊教導她,不過還是以失敗收場。

雖然很多人都將鋼管舞和色情畫上等號,事實上,鋼管舞是非常需要技巧的專業舞蹈。因為要在垂直的鋼管上做出各種動作,對舞者的肌力和耐力都有高度要求,上半身的力量尤其重要。

因此,別看迪安娜上管時輕輕鬆鬆,真正做起來卻需要手部、腰部和腿部肌肉互相協調。 

勇利站在人群中,思緒有些飄遠。

他的內心湧現出某些畫面,畫面中有他,以及愉快的披集——可以說,在底特律訓練的時期,所有勇利一開始根本想不到要嘗試的事情之中,幾乎都有披集.朱拉暖的參與。

回憶被落在肩膀上的拍擊力道中斷,他聽到有人在他耳邊說話,轉過頭,只見一個板寸頭男人正居高臨下看著自己。

「……?」對方看著有些眼熟,直到勇利發現男人身後面色友好的娜塔莎,他才想起來,剛才就是這個男人把娜塔莎叫走的。

勇利帶著歉意用英語回應:「抱歉,我聽不懂俄羅斯語,剛剛你在跟我說話嗎?」

「我說,鋼管舞還是脫衣舞什麼的你不是很拿手嗎?上去跳一下就不用付錢了。」對方這才換成英語。

「……」這話聽在勇利的耳裡總覺得怪怪的,似乎帶著微妙的刺。

一旁的娜塔莎也臉色一變,馬上跟男人說了一句俄羅斯話,然後才對勇利說:「彼得跟你開玩笑的,你別放在心上。」

米拉也發現這裡的氣氛不對,她看向勇利,又看看娜塔莎,問:「發生什麼事了?」

彼得像是沒注意到娜塔莎攔著他的動作,繼續對勇利說:「你前年在晚宴上不是跳得很好嗎?娜塔莎給我看過影片,你和那個克里斯兩人一起表演了鋼管舞——」他的音量不大不小,正好足以讓周圍的人聽到。

四周開始投來好奇的視線。 


TBC.

有人看不懂最後一段的嗎?

评论 ( 15 )
热度 ( 147 )
  1. 维勇Yuri小天使缺乏症候群 转载了此文字

© 小天使缺乏症候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