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重小天使不足,於是自產糧。

【維勇】在俄羅斯的那些小事13

#雙更!我竟然雙更了!老天這不科學!

#缺糧警報

#喜歡的話請點❤,也可以留評論喔!

#n.5代表車門

傳送門: 01 02 03 04 05 5.5 06 07 08 09 10 10.5 11 12



一個月後的某天晚上,勇利終於在信箱中看到熟悉的藍色信封。

那天晚上錄影完成後,他和維克多又花了一個早上剪接影片和燒錄,這才將光碟裝進特大信封寄送出去,除了光碟,裡頭還有一張維克多親手簽的簽名板,以及一張寫滿祝福的信紙。

他們都很期待葉蓮娜收到影片後的回應,於是勇利趕忙將信封拿進屋內。

「維克多,葉蓮娜回信了!」

「哇!總算等到了。我們看看信裡寫了什麼。」維克多拉著勇利在沙發坐下,他很快地拆開信封,拿出信紙閱讀。

勇利等在一旁,心情就像等著拆禮物,有些緊張和興奮。他注視著維克多的神情,以為可以找到一些笑容,不過維克多只是蹙著眉,良久沒有說話。

「維克多……信上說了什麼?」

「嗯……」維克多放下信紙,把勇利抱到懷中,「我不太想說,你大概會難過。」

勇利眨眨眼,突然意識到所謂「會難過」指的是什麼,當下眼神黯淡下來:「這樣啊……」

他想了想,還是要求維克多把信唸出來。

這封信是弗麗達的字跡,一開始就是感謝的話,維克多唸到一半時,語速放緩了不少:

……葉蓮娜很喜歡你們的影片,她每天都會重看十次以上,她說這讓她充滿勇氣。身為她的母親,我不知道該怎麼感謝你們為她做的一切,在她受到病痛折磨的這段時間裡,我沒見她這麼快樂過。她甚至跟我說想繼續滑冰……

「這邊字有些潦草。」維克多說。

不只是潦草,還有被水暈開的痕跡,有些字跡都糊成一片,難以辨識。

維克多繼續唸著信,勇利靠在他懷裡,靜靜聽著。

……她是在夢中離開的,或許她夢到她在滑冰,表情很安詳。我們為她舉辦了喪禮,她的冰鞋和光碟都跟她一起,我相信她在天上可以更快樂,不再有苦痛。謝謝你們。充滿感激的弗麗達。

信唸完了,他們卻沒有交談的慾望,維克多只是將勇利抱得更緊,最後將他壓倒在沙發上。

勇利任由對方趴在自己身上,一手摸著維克多的銀色髮絲,過了一會才聽到維克多悶悶的聲音從胸口傳來:

「勇利,你要活得比我更久才行。」

「維克多?」

「你不要丟下我,這樣我會很痛苦,我沒辦法想像那種日子。」

「你把我丟下,我就不痛苦嗎?」

維克多猛然抬起頭,對上勇利沉靜的臉龐,他忍不住喪氣:「對不起,我……我不是那個意思……」

自己剛才說了任性的話,勇利似乎不高興了。

「維克多,我沒有生氣。」勇利抱住對方輕聲說,「我只是想說,不管怎樣,我們總有人要先走,到時候,留下來的人還是要好好過日子,畢竟沒有誰離了誰就活不了。」

維克多聽完這番話更沮喪了:「你這種說法,好像你沒有我也沒關係。」

「不是這樣的。」勇利撐起身體,「維恰,如果你不在了,我會很難過,但是我還是要照顧自己,就像我希望哪天你沒有我,你也能好好活下去。」

維克多苦笑:「……我們別再說這個了,好不好?」勇利會離開自己的可能性,光想想就令他害怕。

「我知道了,那就換個話題。」

於是兩人又安靜下來。

不知道過了多久,或許超過半小時,就在維克多以為對方已經睡著時,勇利輕輕叫了他的名字:「維克多,你睡了嗎?」

「……」維克多決定裝睡。

勇利被他壓著,整個人哭笑不得。他盡量輕手輕腳地將維克多扶起來,維克多的體重大半壓在他身上,這讓他有點站不穩。

勇利在想是不是把對方叫醒比較好,同時為維克多的好眠羨慕不已,換成自己早就被吵醒了。

等他好不容易將身上的人調好角度,準備跨出第一步時,維克多突然身子一歪,勇利整個人又被壓回沙發上。

「……」勇利這下也察覺不對勁了,於是他轉頭對馬卡欽說:「馬卡欽,我們回去睡覺,維克多今天就睡沙發吧!」

話才說完,就聽到維克多的悶笑聲,勇利也不理他,把人推開就往臥室走去。

「勇利,別生氣嘛!對不起,我只是開玩笑。」維克多拉住對方的手道歉,沒什麼誠意那種。

「……無聊。」勇利瞪他一眼,臉色泛著微紅。

他並沒有真的生氣,維克多也看得出來,不過他還是繼續裝可憐。

「勇利,拜託不要讓我睡沙發,我沒抱著你就睡不著,這樣明天我就沒辦法訓練了。」

勇利立刻別過頭,不過卻反手握住維克多的手。

「下次再這樣,你就真的睡沙發算了。」

維克多讓勇利牽著手,笑得一臉滿足。

如果可以,他想這樣跟勇利牽手一輩子。 


TBC.

葉蓮娜的篇章告一段落了,一開始就決定了結尾,但寫起來很憂鬱,所以才會拖到現在(躺

评论 ( 12 )
热度 ( 166 )

© 小天使缺乏症候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