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重小天使不足,於是自產糧。

[ABO]這個alpha我可以!12

#目前已經500粉了,謝謝大家的點文,正在給車加油中

#勇利的黏土人好可愛(舔舔舔

#這篇慢熟慢熟慢熟,請大家做好心理準備

#喜歡的話請讓我知道,愛你們030

傳送門: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維克多,尼基福洛夫,我要宰了他——」

他簡直不敢相信那家伙竟然隨便做出休賽這種愚蠢的決定,要不是軍校不准學生隨意外出,他絕對搭隔天的飛船去東瀛親手抓維克多回來。

他直接撥給雅科夫。

「雅科夫,維克多為什麼跑到東瀛去了?那個該死的休賽又是怎麼回事?」

「誰准你用這種口氣說話?!沒大沒小也有個限度!」通訊那頭先傳來雅科夫慣性的大罵,然後才沉著聲音說:「維克多的事情你別管了,他有他自己的想法。」

「他答應我只要我以第一名的成績畢業,他就讓我當下一個機甲測試駕駛,結果現在他人跑到東瀛,還要當什麼垃圾教練,開什麼玩笑啊!」

「尤里,軍部今天已經正式下了命令,明天起你就是那架機甲的測試駕駛,所以不要再想這件事情了。」雅科夫說完就切掉通訊。

尤里瞪著通訊儀,一股氣堵在胸口不上不下,最後他將自己摔回床上。

勝生勇利……這種無名小卒究竟哪裡好了?機甲駕駛得亂七八糟,除了射擊勉強能看以外,其餘根本就一無是處。

不管怎樣,他會向維克多證明,自己才是有實力駕馭那台機甲的人。

 

 

勇利的背撞在地板上,眼前是維克多放大的笑臉。

「你又摔倒了,要專心才行——」維克多向勇利伸出手,好像剛才把對方摔出去的人不是他一樣。

勇利數不清這是自己第幾次被對方放倒,剛才被掃到的小腿骨都還隱隱作痛,背部則是快失去知覺了。

他們現在正在進行美其名是切磋,實際上是單方面的實力輾壓的對戰練習,而事情的起因則是今天早晨的一席對話。

「勇利,你之前駕駛的機甲都是獸型機甲,為什麼?」

「嗯……大概是我一開始就是駕駛獸型機甲,久而久之也習慣了。」勇利眨眨眼,「而且我對近身戰很不擅長,駕駛人型機的話,我也無法充分發揮性能,就算是以前,我大多都是靠遠程射擊取勝。」

「原來如此。但是你駕駛維恰時似乎沒問題,不是嗎?」

「當時情況緊急,我沒有想太多。」

「這樣的話,我們來試一下?」維克多微笑,「你不擅長的近身戰。」

勇利一開始都在單方面挨打,維克多攻勢凌厲,招式之間幾乎找不到喘息的機會,每次只要一不留神,維克多就會用各種方式奪去他的行動能力。

不管是被摔倒、被壓在地上、雙手被反折、脖子被扣住……勇利一次又一次感受到自己的弱小。

然後一次又一次爬起來。

他漸漸看得清維克多的動作,雖然身體還無法完全跟上,但是已經不會不明不白地著了對方的道。

勇利不知道,此時自己的眼神已經完全變了,從原本的溫和無害變得凌厲果決,他仔細觀察維克多的每一拳每一腳,一邊擋住沉重的攻勢,一邊試圖找到反擊的機會。

又是十多回攻防過去,終於,當維克多襲向他的左肩時,他看準時機架開攻擊,矮身掃腿——

「嗚!」

勇利只覺得腹部傳來沉重的撞擊感,接著是雙膝跪地的聲響,回過神來,疼痛從下腹一陣陣竄上。

剛才他將腿掃出去前,維克多先是扣住他的肩膀,接著才跳起來閃過那記掃腿,連帶著將勇利提起,接著右膝便狠狠撞向他的下腹——這些都是一瞬間發生的事情。

當維克多看到勇利抱著肚子一臉扭曲時,胸口彷彿被一隻無形的手揪緊。

其實出招的瞬間他就知道自己下手重了,剛才勇利的眼神太過挑動他的神經,這才使他不小心認真還擊。

「抱歉勇利,我不小心沒收住力道,」他立刻蹲下身,試圖拿開對方的手查看傷勢,神色是難得的焦急懊惱。

沒想到勇利撥開他的手,搖搖晃晃起身。

「……再來。」

「勇利,我們休息一下,先讓我看看你的傷。」維克多勸著。

「我沒事,別擔心。」勇利努力打直身體,往後退了一步,說:「我剛才只顧著攻擊,卻忽視了防禦,下次我會注意的。」

「……」維克多定定地望進那雙棕紅色的眼睛,他在裡面看到了之前自己沒發現的堅定和好勝心。

明明連站都站不穩了卻還是不肯認輸,這樣的勇利令自己移不開目光,他的胸口又開始激烈鼓動。

「……我知道了,直到你說『停』為止,今天我會奉陪到底,」他用袖子抹去對方臉上的汗水,「前提是你要讓我先檢查身體,就一下子。」

掀開衣服後,勇利的腹部已經隱約可見瘀痕,維克多按上去時,對方反射性縮了一下。

「這邊會痛嗎?」他沉聲問。

「還好,我想應該沒事。」勇利輕輕回答,「別看我這樣,我很耐打的。」

維克多確認過只是皮肉傷,這才鬆一口氣:「我的訓練可不只這種程度,你要做好心理準備。」

兩個小時後,勇利撐著膝蓋喘氣:「維克多,再一次吧!」

「哇喔,你認真的嗎?」維克多兩手一攤躺在地上,「不行,我暫時動不了了,讓我休息一下。」

「那就休息二十分鐘。」

「勇利,你這是虐待,我當時接受雅科夫訓練時都沒這樣的。」維克多控訴,然而他臉上的笑意洩漏了他真實的情緒。

這裡是西郡家開設的機甲俱樂部,目前主要交給西郡兩夫妻一起經營,勇利從小就在這裡練習機甲,所以他理所當然地將維克多帶來俱樂部。

於是今天早上,西郡夫妻還以為眼前出現了幻覺,甚至一度找不到自己的聲音。

特別是優子,只差沒以為自己還在做夢——從小到大的偶像竟然活生生地站在眼前跟自己說話,毫不誇張地說,她覺得人生至此已經圓滿了一半。

維克多看過俱樂部的環境後,決定暫時在這裡進行對勇利的機甲訓練,他們借了一整層的機甲訓練場,之後就一直在裡頭對練到剛才。

此時,頭頂的藍天傳來小優的聲音:「勇利,已經要十二點了,你們兩個還要練習嗎?還是要先吃飯休息一下?」

他們此時的訓練場所看上去像是室外的青草地,事實上,除了草坪以外,不論是天空還是遠方的樹影都是虛擬投影。撤除虛擬影像後,這就只是一個兩百平方米的訓練空間。

「已經十二點了?」勇利嚇了一跳,想不到時間過這麼快。

他看了維克多一眼,對方露出可憐兮兮的表情,於是他抬頭說:「我們這邊要休息一下,謝謝妳。」

不久後,十多米外的一棵樹旁憑空開展出一扇方形的門,小優和丈夫西郡的身影從中走出。

「你們辛苦了。練習了整整四個小時,應該累了吧?我在外面給你們準備了飲料,待會可以喝一點。」

「謝謝,妳真好心。」維克多習慣性地拋了一個媚眼。

優子馬上一手按著鼻子:「不、不客氣。」她的鼻血快要失去控制了!

西郡站在一旁滿臉無奈:「我說,你還記得你老公人就在這裡嗎?」

「討厭,別吃醋嘛!」優子推了西郡一下,又轉頭看著不遠處的兩人,說:「不管怎樣,勇利重新振作起來真是太好了,他自從上次比賽後就沒有給我們消息,我還很擔心呢!」

「他從以前就是這樣,有事情也不會說出來,真傷腦筋。」西郡苦笑。

他們和勇利認識快二十年了,勇利的努力他們都看在眼裡,如今看到他終於能繼續向前進,兩人都真心為他高興。

而這邊,維克多正一臉嚴肅。

「勇利——我想問你一件重要的事。」



TBC.

維克多:勇利什麼時候才不會推開我啊?

勇利:等你不要一直黏著我的時候。

維克多:……

评论 ( 13 )
热度 ( 208 )

© 小天使缺乏症候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