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重小天使不足,於是自產糧。

[ABO]這個alpha我可以!11

#連假時跟家人到處晃,完全沒打半個字哈哈哈哈哈

#每天都沒有存稿,可能會不小心斷糧

#請無視所有科學bug

#喜歡的話請讓我知道,愛你們030

傳送門: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對於維克多的到來,勇利的心情與其說是驚喜,不如說是驚嚇。

尤其維克多還知道「維恰」的事情,現在想來更讓勇利確定維恰和維克多有關聯,然後他難以克制地想起那場在宇宙中的戰鬥,想起小維。

他從不認為自己能夠駕駛小維一輩子,機甲雖然堅固,總也會有老化損毀的時候。他沒想到的是,自己竟然用這種方式跟小維離別。

但是內心再怎麼難受,失去的就是失去,唯一留下來的,是小維的駕駛晶片。

而且,那場意外讓他失去了小維,卻得到了維克多.尼基福洛夫的垂青,維克多說要當他的教練和調整師,對他而言就像是做夢一樣,雖然他一直沒有明確地將情緒表現出來,卻在夜晚興奮地無法入睡。

「小維,我不會忘記你,所以我會繼續作為機甲駕駛,延續那些和你一起的回憶。」

他將駕駛晶片放進盒子裡,擺在自己的床頭。

 

 

維克多來到長谷津的隔天下午,當勇利努力地不讓寬子把自己小時候的相冊拿給維克多看時,客廳門突然滑開。

「勇利,你怎麼沒跟我說你回來了?我還想很久沒有你的消息,今天跟寬子聊天才知道這件事情。你這孩子怎麼這麼見外……咦?」奧川美奈子看著勇利身旁的男子,用力眨兩下眼睛,「我的天啊……」

「美奈子老師,這個我可以解釋!」勇利急急忙忙站起身。

「你不用說了,勇利。」美奈子嘆氣,「我知道你很崇拜維克多,沒想到你竟然連這種仿真人型手辦都弄回來了,還把他放在客廳裡。」

「……」勇利。

「妳好啊!我是維克多,昨天起就是勇利的教練,請多多指教。」維克多揮手打招呼。

美奈子頓了一秒:「我的老天,你竟然是買了仿真機器人,還做得這麼像!勇利你這得多少錢,我也去買一個!」

「……」勇利和維克多。

「學姊,這是真的維克多喔!」寬子在一旁笑咪咪地說。

經過了接下來五分鐘的混亂,美奈子總算接受了維克多本人親自跑來長谷津的事實。

因為看到勇利在機甲駕駛的潛力,所以想要好好訓練他,激發他的潛能——維克多是這樣說的。

「這不是太好了嗎?我就說勇利是可造之材,連維克多都特地跑過來了!」美奈子極度興奮,「喔喔忘了自我介紹,我是奧川美奈子,是勇利的槍砲射擊老師,我從小看著他長大,請多多指教。」

槍砲射擊是當今的競技項目之一,但是在東瀛並不盛行。小時候勇利常常跑到美奈子家裡練習射靶,從小孩子的玩具槍開始練習,美奈子驚訝於他的穩定性,這才逐漸將自己的技藝傳授給他。

此時,她注意到一旁的電子相冊:「你們把相冊拿出來啦?真懷念耶!」順手拿起來用手一點,螢幕上出現一個圓滾滾的小男孩。

「這是勇利嗎?好可愛。」維克多整個臉亮起來。

「對吧?」寬子也在一旁呵呵笑著,「他從小就圓圓的,小時候又很愛哭,哭起來還會縮在地上,整個人像一團球。」

「媽媽,你幹嘛提這個?」勇利的臉開始發燙,不過他的抗議毫無效果。

「不過勇利很有耐性,他可以整整兩個小時不動,專注於射擊練習。有一次我看他太久沒動靜,跑去叫他時才發現他睡著了,而且他的手完全沒放開槍。」說到這裡,美奈子哈哈大笑。

因為實在太尷尬,勇利沒多久就逃離客廳,留下三人繼續看相冊。

維克多聽他們說著勇利小時候的事,眉眼間盡是柔軟色彩。

「說起來,勇利以前的機甲是叫『小維』嗎?」

「是啊!照片應該是在……有了,這一張。」寬子指著畫面上銀灰色的獸型機甲,「我們給他的十五歲生日禮物,勇利很寶貝他的。」

「他駕駛小維得到東瀛聯賽冠軍時,我真的感動得嚎啕大哭。」美奈子也語帶懷念,彷彿那天還歷歷在目,「你要是想看,讓勇利帶你去看就行了,現在應該停在機甲房裡。」

「這個……」寬子欲言又止。

「怎麼了,我說錯了嗎?」

「小維似乎已經壞了,勇利這次沒帶他回來。」寬子苦笑。

美奈子倒抽一口氣:「怎麼這樣?那他不是難過死了,為什麼突然就壞了,之前都好好的不是嗎?」

維克多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接著站起身,說:「我出去一下,謝謝妳們跟我聊這些。」

 

 

勇利離開客廳後並沒有回房間,而是跑出家門。

長谷津顧名思義,曾經是一個渡口,放眼望去就是長長的海岸線,他沿著馬路慢跑,一邊感受海風吹撫,耳邊聽著跑步時習慣聽的音樂。

他平常空閒時,不是進行機甲訓練,就是進行身體訓練。機甲駕駛是一門需要高度體力和集中力的活動,而體力和集中力則來自於良好的體態和充足的精神,因此長年下來他都過著對大多數人而言千篇一律到近乎枯燥的生活。

然而,是自己選了機甲選手這條路,所以他甘之如飴。

他一直跑著,天色越來越暗,突然他聽到身後有人叫著自己的名字。

「天啊!勇利,真的是你,你回來了!」

勇利一聽到聲音就知道來人是自己的青梅竹馬優子。他深吸一口氣,這才轉身露出微笑:「小優,好久不見。抱歉,沒有馬上去找你們。」

優子的身材嬌小,俏麗的臉蛋如今多了點成熟的味道,但依舊充滿精神。

「不會不會。我才是,最近都沒跟你聯絡,不過我們都有關注你的比賽,大家都給你加油喔!」

「謝謝妳。」

「對了,你是搭哪一班飛船回來的?上禮拜有一班飛船,從羅沙回東瀛時似乎出了事故,飛船的外壁都被割開,幸好不是在生活區,不然可能會死很多人。」

「這還真是嚇人。」勇利將眼睛別開,「我原本要搭那班回來,之後晚了一點。」

「不會吧!幸好你沒搭上,雖然最後飛船平安到達,這種可怕的經歷還是不要遇到比較好。」小優仔細打量勇利,然後笑著說:「你沒事就好。」

「小優……我……如果想練習機甲,還能去找妳嗎?」

「當然可以呀!別跟我見外嘛!你要是想練習機甲,隨時過來,我們很歡迎你。」小優露出大大的笑容。

「還有一件事,」勇利猶豫了一下,「恭喜妳和西郡結婚。之前沒能趕回來,抱歉。」

五個月前,他接到優子和同是自己青梅竹馬的西郡的喜帖,最後因為賽程排不出空檔缺席了。

「勇利,我們都多久的交情了,這種事情不用道歉。你比賽很忙,趕不回來是沒辦法的事情。」

勇利沒說的是,當他知道自己無法回去參加婚禮時,內心竟然懷有一絲慶幸。

夕陽的光照在小優的側臉上,讓她的五官顯得不那麼真切,她的笑容很溫柔,正如記憶中那個總是鼓勵安慰自己的女孩。

「謝謝妳。」

目前的話,只要這樣就很好了。勇利想。

 

 

與此同時,羅沙高等軍事學院的學生宿舍內——

尤里.普利榭茨堤不敢置信地瞪著光腦畫面,畫面上是維克多和兩名女性在室內的合影,照片下面附註:東瀛的勝生烏托邦旅店超棒!溫泉舒服食物好吃,歡迎大家來玩!

「東瀛?維克多那傢伙跑那裡去做什麼……」

接著他看到了下一則訊息。

維克多.尼基福洛夫:這個賽季我要休賽當勝生勇利的教練,好期待教練生活啊!

尤里全身的血液幾乎因怒火而沸騰,下一秒,他發出與纖細精緻的外表不相稱的高分貝怒吼。

「維克多,尼基福洛夫,我要宰了他——」


TBC.

我又回來啦!

评论 ( 7 )
热度 ( 215 )

© 小天使缺乏症候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