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重小天使不足,於是自產糧。

[ABO]這個alpha我可以!10

#500粉點文徵集腦洞,請大家關愛作者XD詳情走這裡

#每天都沒有存稿,可能會不小心斷糧

#請無視所有科學bug

#喜歡的話請讓我知道,愛你們030

傳送門: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啊!請問是尼基福洛夫先生嗎?」

「是的,早安。」

「你的行李昨天就到了,現在都先替你放到房間去了。請問用過早餐了嗎?」

「還沒有。」

「既然這樣,請跟我過來。」

維克多露出新鮮的表情,沒想到現在還有旅店用這麼傳統的方式接待客人,而不是機械化的服務大廳。

「請問,勇利他剛剛對您做了什麼嗎?」寬子面色略帶憂心,「抱歉,他比較認生,有時候無法很好的表達情緒,如果他冒犯您了,我跟您道歉。」

「沒事,我只是跟他一起散步回來。」維克多微笑,「妳是他母親?」

「是的。」

「我是他未來的教練和機甲調整師,」還有男朋友,「請多多指教。」

寬子瞪大眼睛,「這樣啊!我還想他怎麼都不跟我們說,原來已經有計畫了!」

但她馬上露出憂心的表情:「尼基福洛夫先生,不知道勇利有沒有告訴您他的機甲已經壞掉了,所以目前還沒有機甲,我打算之後跟他討論新機甲的事。」

「壞掉?為什麼?」

寬子苦笑:「這個我不清楚,不過他似乎不想說,我們就沒過問了。」

維克多手指抵著下巴:「原來如此,我知道了。機甲的事不用擔心,他可以先用我的。」

「這樣太不好意思了,保養維修費什麼的我們會出的,真是感謝您!」

寬子將他帶到房間,維克多打量了眼前帶著花鳥畫的門板感嘆:「真漂亮啊!」

「哪裡,都是老建築了。我們已經將密碼和您的通訊儀連接,在門邊感應就能進去。」

感應後,門是往兩邊滑開的,維克多覺得這也很新奇。房間中的擺設不多,有著濃濃的東瀛風格。

「睡覺的話,棉被在這裡,直接鋪在地上就行了。」寬子打開衣櫃拉門,「吃飯的話我們可以送到房間,也可以在食堂用餐。」

「勇利的房間在哪裡?」維克多一臉興致勃勃地問。剛才他還沒問到,勇利就跑得不見人影。

「勇利的房間……在二樓最裡面,走廊盡頭就是。您有事找他的話,我去叫他來就行了。」

「沒關係,我只是跟他聊天。」

他走到走廊盡頭,抬手敲門。

「勇利——你在房間裡嗎?我可以進去嗎?」

裡頭傳來一陣收拾東西的聲音:「不行!」

「唔……不然你出來嘛?我想跟你說話,還有討論下個賽季的事。我現在是你的教練和機甲調整師,所以我們聊聊吧?」

房中又傳出一聲撞擊聲,然後是勇利的痛哼,可能是踢到東西了。

房門突然滑開,勇利瞪著眼睛出現在門板後。

「你剛剛說什麼!?」他剛才聽到「教練」和「機甲調整師」,是那個「教練」和那個「機甲調整師」嗎?

「你終於願意出來了!」維克多笑出心型嘴,「我聽說你的機甲壞了,所以你就先用我的機甲吧!反正下個賽季我休賽。」

這人在說什麼?為什麼他有點聽不懂了?勇利懷疑自己還沒睡醒。

「我可以進你房間嗎?」維克多還沒放棄,但是看到對方瞬間慌亂的表情,他趕忙改口,「不然你來我房間,我們坐下來聊。」

他將仍然處於驚恐狀態的人撈過來,低頭不著痕跡地在對方的後頸處嗅了一下。

雖然不隨便釋放信息素是基本禮儀,但就像跑步會流汗一樣,每個人多多少少都會下意識散發些微信息素,人的體液中也都含有信息素。他們剛才跑步時身上都流了汗,所以信息素的味道會更明顯。雖然現在勇利身上的味道已經很淡了,那股牛奶味依舊令他心頭騷動。

勇利此時輕輕推開他,面色困窘。

「你……身上的味道……是酒嗎?」

維克多眨眨眼:「你聞出來啦?那是我的信息素,要不要猜猜是什麼酒?」

勇利又離他更遠了點,他的神色有點不安:「抱歉,我不喝酒,不太清楚。」

「……這樣啊?」

最後勇利沒有去他房間,兩人來到另一間小房間,依舊是充滿東瀛風格的擺設,低矮的桌子旁沒有椅子,只有淺色軟墊,桌上有一盤點心和水果,這裡看起來像是客廳。

維克多注意到,勇利避免跟他靠得太近,他甚至選擇坐在桌子對面,隔著桌面跟自己說話,這讓維克多忍不住拉長了尾音:「勇利——你坐過來一點,為什麼要離這麼遠?」

「對、對不起,其實我對酒精過敏。」勇利神色侷促。

「信息素又不是真的酒,只是味道相似,」維克多微笑,「還是說你討厭酒味?」

自己討厭酒味嗎?勇利心想。其實不,只是討厭喝酒後的糟糕回憶罷了。

看到勇利的表情,維克多內心有點沮喪。自己身上的酒味還沒被人嫌棄過(至少他不記得),要是勇利真的不喜歡的話怎麼辦?

突然兩人都不說話了。

就在氣氛陷入尷尬時,寬子端著食物進來,這讓兩人不約而同鬆一口氣。

「尼基福洛夫先生,我給你們送早餐來了。」

「謝謝,請叫我維克多就行了。」維克多望向勇利,「一起吃吧!」

寬子也笑著說:「也有準備勇利的,多吃一點。」

作為旅店女主人,寬子對於聊天非常擅長,她的性格溫和親切,來來往往的客人也常常給她帶來有趣的見聞,沒幾分鐘就跟維克多聊開了。勇利看母親開心地與維克多聊天,嘴角不自覺帶上了弧度。

「對了勇利,你待會帶維克多去泡澡吧?現在還很早,客人都還沒起來,澡堂很空,而且早上泡澡很棒的。」寬子突然對勇利提議。

「那是泡溫泉的意思嗎?哇喔!我一直想試試這個,勇利可以跟我一起嗎?」

勇利點點頭,露出淺笑。

進入澡堂換衣間後,維克多對什麼都很有興趣,比如說浴衣。

「這衣服好特別,是這樣拉過來再綁起來吧?」

「嗯,泡完澡換上就可以了。」勇利把水盆給他,「洗浴用品可以放在裡面,毛巾是泡完澡擦身體用的,泡澡時不能入水,你可以摺起來放在頭上。還有泡澡前要先洗澡,不把身體洗乾淨的話,對其他人很失禮。」

這些規矩維克多都是第一次聽到,他一一照做,神情像個拿到新玩具的孩子。

勇利將衣服脫下時,維克多也一直盯著看,勇利注意到後,有點不好意思:「請問,怎麼了嗎?」

「沒有,只是在想你好像變胖了。」維克多。

「!」勇利反射性用手擋住自己的腹部。

「我看了你上個賽季最後一場比賽的視頻,感覺你當時瘦一點……你最近還有持續肌肉訓練嗎?」

事實上,勇利從那場比賽後就沒有進行肌肉訓練了,他知道自己應該要維持身材,但他實在提不起勁,結果就這樣鬆懈到現在。

維克多走上來,伸手按住勇利的腹肌,說:「體脂率太高了,你這樣的話是無法應付機甲戰鬥的,肚子上的脂肪會令人分心喔!還有屁股,肌肉要更緊緻才行,不然的話會卡在座位上的。」維克多順手捏了勇利的屁股一下。

「……」勇利。

我是不是被說了很過分的話?

即使不用認真看也能知道維克多的身材非常好,肌肉線條分明,從頭到尾沒有一絲贅肉,跟他相比自己的確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勇利一直避免看向維克多的「某個地方」,但是不看不代表他感受不到。維克多的手從他的後頸摸到腰椎,勇利一開始忍著沒有掙扎,然而當大腿外側傳來某種微妙的觸感後,他一把推開對方,下一秒抱著水盆奔進澡堂。

「……」直接撞在置物櫃上的維克多。

我只是在檢查他的脊椎而已,為什麼他反應這麼大?

維克多一踏進澡堂,眼中又閃出光芒:「好大的浴缸!」

「還有室外的。我們先在旁邊這裡洗澡。」勇利說話時完全沒有看對方。

因為剛才被維克多嫌棄身材,他不禁在意起自己是不是像對方說的一樣體脂肪過高,洗澡時也下意識背對維克多,因此沒發現對方移到自己身後,冷不防被耳旁的聲音嚇一大跳。

「勇利——我們互相搓澡吧?」

「不用不用,我不需要這個!」勇利按著自己的耳朵,身體前傾拉開與對方的距離。

「可是你們不是都會這樣幫彼此搓澡嗎?我之前是這樣聽說的。」維克多的表情有點困惑。

「那個不是一定要!不熟的人是不會這樣做的!」

維克多眨眨眼:「這——樣啊?可是我是勇利的教練,就算現在不熟以後也會熟啊?」

「我我我洗好了,我先去泡澡!」勇利唰地站起身,拿著東西往室外溫泉走去。

再跟維克多待在一起,對心臟實在太不好了。勇利心想。

看著那個近乎落荒而逃的背影,維克多嘆了口氣。 



TBC.

維克多:勇利的屁股好好摸喔——(愛心嘴

勇利:……(離得更遠了

維克多:等等,剛剛那也是作者讓我說的!

作者:這干我啥事!?

歡迎去我的[維勇]500粉點文預告提出想要的play!

评论 ( 12 )
热度 ( 211 )

© 小天使缺乏症候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