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重小天使不足,於是自產糧。

[ABO]這個alpha我可以!09

#沒有存稿了QAQ

#差點忘了自己在寫ABO文

#請無視所有科學bug

#喜歡的話請讓我知道,愛你們030

傳送門: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東瀛星的長谷津是個鄉下地方,除了一些溫泉以外沒什麼特別的景點,相較起繁華的首都,這裡的空氣透著一股安靜祥和的氣氛。

勝生寬子和老公勝生利也在這裡經營著一間名為烏托邦勝生的溫泉旅店,這間占地廣大的旅店是利也的父親留給他們的,再往上是利也的爺爺,總而言之是家族產業。

寬子也不知道為什麼,從小就害羞內向的兒子勝生勇利突然對機甲起了興趣,還在十二歲生日時許願想成為機甲師。不過他們家一向是放任教育,勇利對機甲的興趣也一直堅持下來,於是在他十五歲那年,夫妻倆送了一台機甲作為生日禮物給他。

勇利替他取名為「小維」,自那以後一直都跟小維一起走過各種訓練和大小機甲賽,每天都親自替小維上油保養,只差沒把它當戀人噓寒問暖。

寬子還曾經擔心,勇利這輩子會不會因為太喜歡機甲而找不到女朋友。

然而,勇利這一次回來時只有一個人。

寬子猶豫了一陣,還是決定問他小維在哪裡。

「壞了。」勇利只說了這兩個字。

勇利回來後,沒有提起任何跟機甲有關的事情,只是把自己關在房間裡兩天。第三天時,他向寬子說的第一句話,是問有沒有他能夠幫忙的事情。

夫妻倆和勇利的姊姊真利都對此表示擔憂,於是在當天夜裡,三人在飯堂中悄悄辦了個家族會議。

「孩子他爸,你說勇利這是怎麼了?我從來沒看過他這麼消沉的樣子,他今天還跟我說吃不下炸豬排蓋飯,嚇死我了。」

「唔——果然還是因為小維的事情吧?勇利不肯跟我們說發生什麼事,我們也不知道該從何下手,真是傷腦筋。」

「說起來,他也沒有說之後的賽程安排,只說和團隊解約了。」真利叼著菸,「我今天問他之後有什麼打算,他好像考慮在家裡幫忙生意。」

三人彼此對看,都拿不出好主意。

「還是再看看吧!這也沒幾天,說不定他就是心情不好,等他想說就會跟我們說了。」勝生利也下了結論。

「不過,如果小維壞了,勇利目前不就沒有機甲嗎?他之前可以用隊上的,但是現在他解約了,要比賽的話還是要有自己的機甲才行。」真利提出這個問題。

一台機甲所費不貲,更別說是比賽型機甲。勇利這些年來不常跟家裡拿錢,但存款幾乎都拿去維修機甲,要買新機甲的錢應該不太夠。

「不管怎樣,只要他想繼續,我們就繼續支持他。孩子的爸,最近要多賺一點錢!」勝生寬子微笑著說。

房門外,一個身影悄無聲息離開。

勇利是在半夜突然醒來,醒來時他發現自己的背部一片潮意。

他做了一個夢。

夢裡,他將刀子刺入機甲駕駛艙,看著血從縫隙流出,內心卻毫無感覺,彷彿他只是將筷子插入一塊炸豬排,就是如此理所當然的事。

原本他想到外面走走,冷靜一下頭腦,沒想到會撞見家人湊在飯廳的畫面,他聽了一會,內心充滿罪惡感,回過神時又回到房間。

他在床上縮起身體,雙手抱住膝蓋。

「……我做了什麼……」

無論對誰都說不出口,父母、姊姊、所有關心著他的人,沒有人應該聽自己訴說這種煩惱。

 

 

一直到天色微亮,他都沒能睡著,於是爬起身,打算去周圍跑一圈,就像以往的每個早晨。

離開故鄉五年多,長谷津的一切沒有太多改變,還是那個純樸到近乎冷清的鄉下城鎮,年輕人都到首都或其他熱鬧的地方發展,以往晨跑時總是坐在路邊曬太陽的老奶奶,今天也沒見到。

這裡有自己熟悉的空氣,但是他卻找不到當年那個一心一意追逐夢想的自己。世界很大,比自己擁有才能的機甲選手多的是,自己只不過是其中一個不起眼的存在。

要是能夠簡單地放棄,是不是就不需要這麼煩惱了?為了繼續走下去,到底他還缺乏什麼呢?

「!」勇利低頭跑步,突然前方出現一個人影,他差點一頭撞上去,「抱歉,我……」他抬起頭,撞進一片海藍色中。

勇利瞪大雙眼。

來人有著銀色的短髮,左側瀏海幾乎蓋住眼睛,但卻蓋不住那璀璨的蔚藍眸子。這是一張他無比熟悉的臉孔,到現在他房間牆上滿滿的電子海報中都有這張迷人的面孔——維克多‧尼基福洛夫!

維克多也回望著勇利,他又聞到淡淡的牛奶香,唇畔勾起欣喜的弧度。

沒想到竟然在這裡巧遇對方,這一定就是所謂的緣分!

勇利瞪著可愛的大眼:「你是維克多嗎?你真的是維克多?!」

「沒錯喔!是我,維克多‧尼基福洛夫。」

「天啊!這簡直像在作夢,我是你多年來的粉絲,我我我太高興了!為什麼維克多會出現在這裡?」

「我是為了你才過來的,勇利。」維克多緊緊抱住對方,「今天開始,我就是勇利的機甲教練了,不只如此,我還會和勇利一起拿下錦標賽頭銜。」

「維克多,我好開心——」勇利也忘情地回抱住他。

——以上,是維克多的腦內妄想。

勇利定定地看著眼前的人,棕紅色的雙眼透著驚訝,但是並沒有多餘的表示。

他正在想:沒想到世界上竟然真的有人把自己整成維克多的模樣,太厲害了。

他突然意識到自己一直盯著對方是不太禮貌的行為,於是點了點頭,轉身繼續跑步。

「……」維克多。

為什麼勇利這麼冷靜?他難道不該欣喜若狂嗎?

維克多轉身大叫:「勝生勇利,等等!我是維克多,你認不出我嗎?」

勇利再次停下腳步,回過頭望著那個自稱是維克多的人,這一次他大大的眼中滿是驚疑。

「……真的是維克多?」

「當然是真的!我是為了你才過來東瀛的,勇利。」維克多著急地說。

「……為什麼?」

「當然是因為那架機甲。你一個禮拜前駕駛的機甲,我看到當時的紀錄了。」維克多走上來,握住勇利的手,「你叫他『維恰』,不是嗎?」

聽到那兩個字,勇利原本凝固住的表情瞬間燒紅,整個人無法思考。

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他甩開維克多的手,轉身就跑。

「……」維克多。

為什麼又跑掉了?!這跟他想像的完全不一樣啊!

看著對方越跑越遠,他趕忙追上去,但是勇利的速度比他想得還快,雖然沒有被甩開,他也一直無法拉近距離,兩人在長谷津的街上追趕了足足有兩公里,好不容易在一個廣場,維克多趕上了勇利,他一把抓住對方的手腕,這才止住對方的步伐。

「哈啊……哈……哈啊……」

「呵啊……哈啊……哈啊……」

就算身為體能強健的Alpha,這種高強度的無氧運動還是讓兩人喘到說不出話。

「……你……跑什麼……啊?」維克多上氣不接下氣,但是他依舊拉著勇利的手。

「抱、抱歉……不自覺就……」勇利的臉色脹紅,一半是累得,另一半則是難以明說的困窘。他隨便幫智腦取的名字,偏偏給最不想被知道的人知道了,他現在真想撞在地上昏過去算了。

因為這個意外,勇利的晨跑當然泡湯了,不過他覺得自己的疲累程度遠比晨跑十公里還要高,無論身心都是。

維克多在回程還是牽著他的手,勇利試著請他放開時,對方只說了一句「這樣你又要跑掉了。」,然後繼續拉著不放。

勇利沒有辦法,只好跟對方肩並肩走著,一直到自家門口時,他才後知後覺想到一個很重要的問題:「尼基福洛夫先生,你要住在這裡?」

「叫我維克多就行了。」維克多眨眨眼,「這裡是這一帶唯一能停放機甲的旅店,不是嗎?」

「……是沒錯。」可是你就這樣把我拉過來,都不覺得奇怪嗎?

勇利沒有跟對方提過這裡是他家。

「勇利,你的房間在哪?」維克多突然對他一笑,問。

「!」

「我來這裡,是因為你在這裡,」他挑起勇利的下巴,「——這才是真正的理由。」

勇利看著眼前的人越靠越近,他甚至能夠看到對方眼中自己的倒影,當下臉又克制不住地紅起來。

此時大門突然打開。

勝生寬子正準備迎接今天第一個客人,就看見自家兒子快步從身旁走過,門外一名銀髮碧眼的異國人正用左手捏著右手掌,帥氣的臉上帶著莫名委屈。


TBC.

維克多:這什麼老套劇情!?說好的浪漫邂逅呢?QAQ

作者:沒有那種東西。(挖鼻

勇利:我覺得滿印象深刻的……

评论 ( 19 )
热度 ( 244 )

© 小天使缺乏症候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