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重小天使不足,於是自產糧。

[ABO]這個alpha我可以!08

#這兩天又會忙起來,更新不會太快

#各種OOC,大家笑笑就好

#請無視所有科學bug

#喜歡的話請讓我知道,愛你們030

傳送門: 01 02 03 04 05 06 07




鞋子在光亮的地板上快步行進,通過層層識別感應門,來人一路闖到軍部上層。

「雅科夫,你回來了,機甲怎麼樣?」

雅科夫上將轉身看到自己一手拉拔的徒弟,劈頭就罵:「你是不知道要敲門嗎?一點禮貌都沒有!」

「抱歉,我忘記了!那機甲——」

「沒事,總算保住了,多虧那名東瀛駕駛。」

維克多吐出一口氣,然後抬起頭。

「說起來,我想見見那名駕駛,聽說他把星盜擊退了?」他眼中閃出光采,「所以他人呢?我想聽他說說駕駛二號的感想,這可是重要的實戰數據。不然乾脆讓他進行試驗性操作,或許能蒐集到有用的參數也說不定。」

「你在說什麼瘋話,我已經跟你說勝生是東瀛人,嚴格來說還是平民百姓,怎麼能隨便拉他來替軍方做事,你當每個人都是圍著你轉的嗎?」雅科夫直接戳破維克多的妄想,「而且你到現在才過來,我們早就已經把他送回去了。」

維克多當下露出失望的表情:「我也不願意嘛!我當時又不在羅沙,要不是你突然問我代碼的事,我都不知道出事情了。」

「算了,先帶你去看看機甲,詳情我們邊走邊說。」雅科夫一臉正色,「勝生在對敵時得到一些重要的資訊,我懷疑我們研究人員中有奸細。」

他將駕駛晶片被追蹤的事情還有後續勝生勇利的戰鬥報告挑重點說了。

「能在駕駛晶片動手腳,的確沒幾個人能做到。不過紅黑色的星盜母艦,這個描述太籠統,我要調查機甲的錄像才能確認。」維克多手指抵著下巴。

「研究院也私下展開調查,目前已經鎖定幾名嫌疑對象。」

兩人來到地下十二層,黑色機甲靜靜停放在白色空間正中央的金屬固定架中,周圍有無數電子儀器。

維克多打量著機甲的狀況,接著踩上升降台,雅科夫跟在他身後。

「這真是……打了一場硬仗啊?」

「勝生提交的報告中寫到他擊退七名星盜。」

遍布在表面的刮痕就不說了,機甲下肢像是被高溫烘烤過,裝甲出現些微的變形現象。

「還有呢?」

「差點被主砲擊中。」

「以第一次駕駛二號來說,他做得很好。」

打開駕駛艙後,空氣中若有似無的甜味竄入他的鼻腔,維克多微微愣神,總覺得這氣味似曾相識。

「請輸入駕駛晶片。」智腦的聲音響起。

……應該是自己想多了吧?

他沒有使用駕駛晶片,而是直接叫出光板介面,十指飛速打上一串串符號。

「確認代理駕駛資格。維克多‧尼基福洛夫,你來得太慢了。」

「你是今天第二個對我說這句話的人……對了,我想到要給你取什麼名字了,就叫『Agape』怎麼樣?」

「你還是慢了一步,我已經有名字了,叫『維恰』。」

「……你這麼喜歡我啊?維恰是我的暱稱,我覺得這是個好名字,可是這樣很奇怪啊!」

「這是我第一個名字,是勇利給我取的,我不想換。要換的話,先取得勇利的同意。」

維克多有點傻眼,「勇利是……?」

「勝生,勝生勇利,我剛剛才跟你說過的那名駕駛員。」雅科夫在後頭補充。

「哇喔,看來他還是我的粉絲呢!」

「維恰,你真的不認識對方嗎?」雅科夫扶額,神色帶著一絲無奈。

「你說他是東瀛人,還是平民百姓,我怎麼可能認識?」維克多不解。

「你跟他還曾經在錦標賽打過,雖然他的成績沒有打進前十名,你總該有點印象吧?」

維克多試著回想,腦海中隱約出現一個黑髮的人影,對他來說東瀛人的特徵就是黑髮黑眼。

「算了,不管這個,先辦正事。」雅科夫放棄了,看維克多的表情就知道他根本想不起來。

雅科夫想到勝生勇利剛下機甲時的模樣,比想像中年輕的五官,溫和卻透著疲憊的眼神,怎麼看都不超過二十歲。難以想像對方才剛駕駛機甲在星盜的追殺下逃了近三個小時,更別說他還是逼不得已接下這個任務。

「雅科夫上將,你好。」

對方一開口就是這麼禮貌的問候,讓長年面對問題兒童的雅科夫內心充滿謎之感動,順帶地給勝生加了兩百分印象分。

勝生表示自己沒有受傷,只是想稍微休息。雅科夫請他之後提交一份戰鬥報告,青年也很有禮貌地答應了。

「不過,請問戰鬥報告要怎麼寫?」勇利。

「……我教你吧……」雅科夫。

直到那時,他都沒有將勝生和做為機甲選手的勝生勇利做聯想,但是當他看到對方在填寫報告人基本資料時忍不住拉高音量。

「你竟然是機甲選手?等等,你是那個勝生勇利?」

「抱歉,我看起來不太像,哈哈。」

這種事根本不需要道歉,反倒是雅科夫為自己的大驚小怪感到不好意思。

「咳咳,這麼說來,是你駕駛這台機甲回來真是太好了。雖然現在說有點遲,我代表軍部感謝你的貢獻,勝生勇利,謝謝你。」雅科夫這話說得真心實意。

幸好勝生是機甲選手,否則以這台機甲難駕馭的程度,回不回得來都是未知數。

「大概也是緣分吧?我很喜歡維恰,能駕駛這台機甲我覺得很開心。他跟維克多的Eros很像。」

這孩子……真是敏銳。雅科夫多看了勇利一眼,問:「這樣啊?你喜歡維恰嗎?」

勇利愣了一下,然後露出靦腆的笑容:「他是我的偶像。」

雖然雅科夫自己總是被維克多氣得要死,從別人口中聽到這句話,他還是忍不住對自己的徒弟感到驕傲。

他們又聊了一會,雅科夫也因此知道勇利跟維克多曾在錦標賽碰頭。

不過現在想來,對方口中的「維恰」其實是這台機甲嗎……

而此時,維克多還在跟智腦進行毫無營養的爭吵。

「你就不能換個名字嗎?這樣像是我在跟自己說話一樣。」

「那為什麼不是你去換名字?」

「我的名字都用了二十七年了,這對我很重要,當然不能換!」

「我的名字對我也很重要,當然也不能換!」維恰堅持,「要換的話把勇利找來,只有他能幫我換名字。」

維克多沒脾氣了,他有點懷疑當初用自己的性格作為機甲的人格數據時是否出了差錯,他的性格明明成熟穩重,這智腦卻像個長不大的孩子。

雖然他可以將智腦格式化或是消除部分記憶,他卻不想用這種方法,這樣太粗暴了。但要是像智腦說的把勝生找來就為了這種事,對方會怎麼想他啊!

「……我知道了,我跟對方聯繫看看,要是他同意你換名字,你真的會換吧?」

「當然。但是你要讓我看到過程,你不能耍手段。」

「……」雅科夫在旁邊看不下去了,「安排個視訊吧?由我跟勝生聯絡,還是維恰你要自己來?勝生是搭軍艦回去的,我們直接透過軍方頻道聯絡就行了……維恰?」

維克多沒注意聽雅科夫的話,他正盯著自己的腕帶。

就在剛才,他親眼見到信息素感測數值往上跳了一,從二十四跳到二十五。

「雅科夫,我們的信息素不相容對吧?」

「啊?」雅科夫皺眉:「維恰,別開無聊的玩笑,我在跟你說正事。」

維克多瞪大雙眼,藍色的眸子中閃動著莫名的情緒,他全身的細胞都雀躍著歡呼,心臟快要跳出胸口。

「再跟我說一次!那名駕駛叫什麼名字?」

「勝生勇利!維恰,你到底是怎麼了?」

「……勝生勇利……我找到了……」

剛才的味道,跟展覽會上聞到的信息素是一樣的,那種熟悉感不是錯覺!

因為對方是機甲選手,所以才會出現在展覽會上;接著在回東瀛時不巧被捲進事件裡,並且替軍方保下重要的機甲;對方還是自己的粉絲,證據就是他甚至幫智腦取了自己的名字!

雖然太過巧合,但這樣一來一切都說得通了!

「雅科夫,我要親自飛去東瀛,現在、馬上!」他直接從十多公尺高的駕駛艙門跳下,輕巧落地,全然不顧雅科夫在後頭大喊「你吃錯藥了嗎!?」。

此時此刻,他滿心只有一個念頭——

勝生勇利,你會是我特別的人嗎?


TBC.

作者:我只說要讓維克多上線,可沒說他們見得到面╮(╯▽╰)╭
維克多:作者,我平常是個溫柔的人(燦笑
勇利:總算可以休息了,今天吃炸豬排蓋飯吧!


維恰的性格原因就是辣麼簡單,猜到的舉手!

评论 ( 34 )
热度 ( 235 )

© 小天使缺乏症候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