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重小天使不足,於是自產糧。

[ABO]這個alpha我可以!06

#想看維克多的各位要堅信那天一定會到來的

#本篇慢熱,不過好像太慢說了

#請無視所有科學bug

#喜歡的話請讓我知道,愛你們030

傳送門: 01 02 03 04 05




接下來的二十分鐘,駕駛艙內非常安靜

宇宙十分遼闊,舉目四望景色是如一的無盡浩瀚,除了變動的行進座標,勇利甚至有種時間暫停的錯覺,腦海中一幕幕都是和小維在一起時的回憶,紛雜的思緒讓他頭疼欲裂。

「勇利,你的心律超過每分鐘一百一十次了,你是不是不舒服?」

「嗯。」

「你在流眼淚。」

「嗯。」

「難受嗎?」

「嗯。」

「機甲上有藥品,也有止痛劑。」

「嗯。」

「你在敷衍我,你根本沒聽我說話。」

「嗯。」

「勇利,我要給你打針了。」

「嗯。」

角落突然伸出一根醫療針管,勇利這才有點反應。

「……維恰,請不要給我打針,我怕痛。」

「我技術很好,不會痛的。你確定不來一針嗎?」

勇利笑出來:「不了,把它收起來,算我拜託你。」

笑出來後,他感覺胸悶瞬間緩解不少,然後他突然很想說話。

他說起了自己和小維的事,很多瑣碎的小事,雖然跟機甲說這種事很奇怪,但他需要一個情緒抒發口,將胸中的鬱氣傾倒而出。

十五歲時第一次從父母手中接過小維的駕駛晶片。

十七歲打入東瀛星的機甲聯賽前十名。

十九歲時成為東瀛星的機甲聯賽冠軍,同年與之前的團隊簽約成為專屬機師。

二十一歲時首度獲得宇宙機甲錦標賽的參賽資格,也是在當時強烈認知到小維的性能已經遠不及大多數宇宙級賽事的參賽機甲,因此他跟團隊借了一台機甲,勉強打進錦標賽前二十名。之後兩年成績有起有落,最好的一次是打到錦標賽第十三,雖然團長安慰他,說他已經表現得很好了,但是他心裡清楚,自己在臨場發揮時犯了多少錯。

他覺得很沮喪,即使再怎麼努力,關鍵時刻卻總是掉鍊子。

為了讓自己找回一點開心的感覺,他報名了很久沒參加的一場小型聯賽,這樣他才能駕駛小維出戰。

那是最後一次跟小維在賽場上度過的時光,伴隨著小維種種判斷延遲,他吞下出道以來最慘烈的戰敗。

之後與團隊的合約到期,他主動提出解約,決定返回故鄉東瀛星,讓自己沉澱一下,沒想到竟然會遇到這種意外。

究竟是哪一步走錯了?

是不是展覽會後不該多留一天,就為了見維克多哪怕一面?還是不該一時興起參加那場小型聯賽,這樣也不至於得到如此慘痛的回憶?或者最初就不該跟團隊簽約,安安份份在東瀛星上守住頭銜就好?抑或是自己根本不該成為什麼機師,好好繼承家業才是最好的選擇?

維恰一直聽著,沒有答話。

當勇利說完一切想說的,他吐了一口氣,雖然還是很想哭,但已經沒那麼難受了。

「勇利是一名好駕駛。」維恰突然說了一句。

「我不是,如果我是,就不會讓這一切發生。」

「那不是你的錯,是敵人不好。而且如果沒有這件事,我就遇不到你了,我不喜歡這樣。」

勇利沉默了幾秒:「維恰,你的設計者是誰?我想他應該是個優秀的人。」

「勇利,代理駕駛沒有權限知道這個,我不能告訴你。」智腦的聲音帶著歉意。

「沒關係,你不用覺得抱歉,我本來就是臨危受命,你值得更好的駕駛。」就算不知道維恰的背景,他也能清楚感受到這架機甲多麼強悍。即使只是最基本的飛行,無論是加速能力還是穩定平衡都是小維比不上的。

「勇利不會是我的正式駕駛,對嗎?」

「我不是,我的實力不夠。」他淺笑,「如果是維克多的話,應該能完美發揮你的性能。」

「維克多‧尼基福洛夫,宇宙機甲錦標賽連續五屆冠軍紀錄保持人?」

「嗯。」

「你喜歡維克多嗎?」

「嗯。」

「勇利——」維恰的口氣透著不滿。

「我沒有敷衍你,我很認真回答。」勇利發現自己能理解對方的意思,為了讓維恰感受到自己的誠意,他又補充一句:「我很喜歡他,因此我才會成為機師。」

「有多喜歡?」

這問題真不好回答。勇利想了想,說:「如果有機會的話,我想站在維克多眼前,跟他來一場較量,堂堂正正打敗他。」

「……你確定你喜歡他?喜歡他卻想打敗他?」

「正因為非常喜歡,所以想要站上跟他一樣的高度,只有這樣才能進入他的視線,讓他看著我。」

是啊……想要讓維克多看著自己,這也是他成為機師的初衷。

「不過有機會的話,也想跟維克多學習更多駕駛技巧,他可厲害了,自創許多招式,有些都被寫進教科書裡,而且他還會設計機甲。」勇利話鋒一轉,「其實我覺得你跟他的機甲『Eros』有點像,設計風格和一些地方,第一眼見到你時就這麼覺得……你的設計者是維克多嗎?」

「勇利,套我話是沒用的。我不能回答這個問題。」

「哈哈,抱歉,我不問這個就是了。」

他們又繼續聊天,一開始是勇利說了點維克多的趣聞軼事,接著維恰突然提議要考勇利對偶像有多少了解,於是對話變成一問一答,從維克多的生日等基本資料、曾有過的緋聞對象、參與過的公開活動到在賽場上的表現,智腦的考題範圍無所不包。

「維克多第一次打進錦標賽時,遇到的第一個對手叫什麼名字?」

「唔……是@@@@@。維克多用五招將他擊敗。」

「正確。下一題,維克多說自己最常去的餐廳是哪裡?」

「聖彼得堡的『微醺夜色』,順帶一提,他最喜歡的是那裡的同名調酒。」

「正確。接著是最後一題,聽好了——維克多最常用的唇膏是什麼口味?」

「這個,我想想。」勇利皺眉沉思,他記得某次訪談中維克多確實有說過,「雪萊的……櫻桃?一定是水果,我猜櫻桃?」

「……正確。勇利,恭喜你,你完全有資格自稱維克多的狂熱粉絲,我幾乎問完了資料庫裡可信度高達九成以上的信息,你的答對率是百分之九十五點二,太令人驚訝了。」

「還好啦……只要有時間多看他的消息,任何粉絲都有辦法做到。」勇利覺得有些不好意思,「對了,你剛剛說到可信度,有什麼維克多的信息是尚未確認的嗎?」

「勇利想知道嗎?」

「當然,請務必告訴我。」

「可以啊!其中有些你應該聽過,最有名的就是維克多是『信息素冷感患者』。」

「那應該只是流言吧?維克多交往過幾個Omega,要是他真的冷感,怎麼可能跟他們交往?」

「冷感和交往又沒有絕對關係,跟發情期倒是有關係。」維恰吐槽。

「總之不會的,這絕對是莫須有的流言而已。就算他真的冷感,只要他還是維克多,我就會一直喜歡他,維克多這麼完美,就算冷感又怎樣!」

「勇利,你讓我想到『愛情使人盲目』這句古諺。該不會你替我取名『維恰』是想把我當成替代品吧?我好傷心喔——」

「我的喜歡是崇拜的喜歡,不是你說的那種。」

回過神來,時間不知不覺過了一個鐘頭,勇利驚訝於自己竟然跟智腦說了這麼多話,而且他還一度開心得笑出來。

……明明在不久前,他還以為自己這輩子再也沒辦法笑了。

「維恰,謝謝你,我覺得好多了。」

「太好了,我喜歡勇利開心的樣子。」

「嗯。」



TBC.

維克多表示:「我真的是主角嗎?」

勇利:「台詞好多,救命!」

评论 ( 20 )
热度 ( 212 )

© 小天使缺乏症候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