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重小天使不足,於是自產糧。

[ABO]這個alpha我可以!05

#蠢作者努力彌補進度中

#勇利OOC不解釋

#請無視所有科學bug

#我好想讓維克多出來但是沒辦法QAQ

傳送門: 01 02 03 04




在船員準備替機甲補充能源的其間,勇利率先進入駕駛艙熟悉操作,艙門關上後,四周泛起柔和的光芒。

「瞳膜掃描……駕駛員已變更,請說出代理駕駛代碼。」

代理駕駛代碼?這真是一個好問題,他怎麼可能知道那種東西!?

秉著不恥下問的精神,他向羅沙軍方提出疑問,得到的是短暫的沉默。

「那個,請問代碼是?」該不會軍方也不知道吧?

「咳咳,代碼是……『#$&^&*%#&$』。」雅科夫上將—也就是剛剛跟他通話的軍人—念了一串音節給他。

「什麼?」勇利沒有聽懂,因為代碼竟然是羅沙語。

接下來他花了三分鐘背下那串相當拗口的音節,舌頭差點沒捲在一起。雖然他已經很努力模仿,對方卻反覆糾正他。

「你的舌頭是木棍嗎?那個音捲起來!」

「第三個音節,不是『%』,是『#』,重來一遍!」

「不要有奇怪的鼻音,你是重感冒還是鼻子過敏?!」

等到雅科夫勉強給他及格的評價後,勇利覺得自己這輩子絕對不會想學羅沙語了。

當他再一次聽到智腦說「請說出代理駕駛代碼」,勇利深呼吸一口氣,說出剛剛苦練的成果。

他緊張地等待結果,擔心自己說不標準又要重來。

「……代碼確認,請代理駕駛登錄姓名。」

「勝生勇利。」勇利忍不住鬆一口氣。

「勇利,雖然發音不標準,但是看在你練了三十三次的情況下,我就勉強給你及格吧——」

「?!」勇利大吃一驚,「等等,你是機甲智腦嗎?」

「是啊!你可以給我取名字,但是不能太難聽喔!」

這智腦也未免太……人性化了,就像是在和真人說話的感覺。

勇利想了想,腦中鬼使神差地跳出兩個音節。

「叫你『維恰』吧?」話說出口後,他才後知後覺自己說了什麼。

 「確認智腦暫時定名『維恰』。」智腦似乎不覺得這是「難聽的名字」,欣然接受。

啊啊啊,我到底在幹嘛啊?幫智腦取這種名字,要是說出去絕對會被笑的。不過轉念一想,這輩子大概也只會坐上這台機甲這麼一次,而且只有這三個小時而已,於是勇利釋然了。

「維恰,待會我們要直接前往羅沙星,請替我輸入座標。」

「確認輸入羅沙星座標。」

勇利掃過駕駛艙中的各個部位,從儀表光板到操作零件,雖然有些地方跟通用的配置不同,大部分他還是看得出用途的。

「維恰,這個按鈕是什麼?」

「能源接取紐,按下後會伸出能源接取管,方便在宇宙中進行能源補給,將接取管插入能源槽就可以使用。」

勇利又問了兩個沒看過的設置,維恰都給了清楚的回答,他不禁對機甲的設計者產生了佩服之情,因為這些設計無一不是提升了機甲駕駛在宇宙中的存活率。

「勇利還有什麼要問的嗎?要不要我把油門的位置告訴你?你這樣什麼都不知道,我可是會擔心的。」

「不用,我知道油門在哪裡。」

他用手蓋住臉,深呼吸後吐出。

不要緊的,等到和軍方會合,他就可以按照計畫返鄉了,一切都不會改變,這只是一個小小的插曲。

然而事情並沒有他想像得美好,就在機甲補充能源時,勇利突然感受到一陣晃動,他意識到飛船被攻擊了!

「停機坪受到攻擊,外壁損傷率百分之十七!」監測員在頻道中大叫。

「破損率三十一……五十三!外壁要穿了,大家快撤退!準備降下空間隔離牆!」晃動持續著,刺耳的警報令人心臟緊縮,對方看來是打算直接打穿外壁衝進來硬搶,全然不顧可能造成的犧牲。

空間中紅光閃爍,此時能源只補充到百分之七十五,但是所有後勤人員不得不停止補給,火速撤離,以免外壁破損後被吸入宇宙中。

「勝生先生,快上發射口!」通訊頻道中傳來大喊。

「我準備好了!」

「倒數五秒,五、四、三、二、一,發射!」

機甲離開閘道的瞬間,勇利加速離開飛船。就在此時,敵機也已經來到飛船旁,對方用粒子震動刀砍進飛船外壁一片焦黑處,竟然兩三下就硬生生砍出一道足可容納機甲通過的破口,強大的吸力將內部的物品紛紛吸入宇宙,其中一抹銀白色讓勇利全身的血管幾乎凍結。

「小維!」

他駕駛機甲衝上去,然而晚了一步,對方直接一刀砍穿小維的腹部。

人的胸中懷著火種,當勇利看到銀白化為火紅的瞬間,他的胸口也燃起滔天巨焰。

「混帳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幾乎要發射炮火,然而看到敵人後方的飛船,理智瞬間強壓過憤怒,顫抖的手指最終從發射紐上移開。

自己必須保護飛船上的乘客,而雅科夫也跟自己說過,這架機甲集合當前最新的科技,落入不法份子手中的後果非同小可,因此他不能感情用事,必須將對方引走,越遠越好。

敵人已經發現了他,並且朝他追過來,他一邊閃躲攻擊,一邊拉開和對方的距離。

勇利咬牙,淚水在眼中打轉。

小維,對不起……

「維恰,前往座標所在地的羅沙星!」

勇利接通軍方:「上將,我受到敵方襲擊,目前只有一架機甲,我將我的座標發給你。」

「勝生,你不要浪費無謂的能量,專心逃跑。我們最快兩小時四十五分後會合,在那之前一定要撐住!待會隨時保持聯繫!」

勇利看了一眼能量表,問:「維恰,告訴我全速前進的話現有能源可以維持多久?」

「可以維持兩小時二十分。」

這樣不夠,要是剛才加滿能源,勉強能撐上三個小時。

在能源耗盡之前,他必須拉開足以彌補二十五分鐘空檔的距離,但是他沒有樂觀到認為自己完全不會將能源用來反擊和防禦,也不保證能夠準時和軍方會合,為此他需要能源。

額外的能源!

「維恰,開啟雷達,索敵範圍兩百公里,能做到嗎?」

「確認,雷達索敵範圍兩百公里,偵測到一架小型機甲和大型飛船。勇利對我太沒信心了,五百公里內都可以的。」

「鎖定那台機甲。」

對方追蹤了自己的機甲,所以不管怎麼躲都沒用,既然如此,他就不躲了。他刻意放慢速度讓對方追上,當進入對方射程後,數道激光從後方打來,他都驚險躲過,在跟對方的距離縮短到剩下三十公尺後,他冷不防轉身衝向敵人。

三十公尺對高速駕駛的機甲而言幾乎是一瞬間的事,原本四處逃竄的獵物突然反咬自己一口的情況讓敵人出現瞬間的遲滯,這瞬間在戰場上足以致命。

不能浪費能源,那就用冷兵器。機甲上配備了基本的粒子震動刀,勇利握緊刀子,猛然砍下!

敵機的手臂被削下一隻。

勇利沒有猶豫,反身又是一刀,這次被對方擋下,但是下一秒,敵人的另一隻手臂還是跟身體分離了。

星盜看著眼前漆黑的機甲原本空著的手此時握著自己第一隻斷臂上的刀子,難以置信對方竟然有這種反應力。

「還有兩隻腳。」勇利的語氣彷彿沒有溫度,這次兩刀同時落下,徹底將敵人肢解成五塊。

他沒有刺穿駕駛艙,因為那樣可能會傷害到能源槽。

「維恰,這機甲上的能源可以拿吧?」

「請按下能源接取紐,並打開目標能源槽。」

星盜原本還慶幸對方不打算殺他,然而查覺到勇利的意圖後,他的臉色鐵青,急忙試圖和對方聯繫,但是對手完全不理會他的通訊請求,於是只能眼睜睜看著能源表探底。

能源全部被取走後,他看到對方竟然舉刀對著自己機甲背部,那下方有最重要的動力爐,星盜滿臉絕望。

沒有能源,他頂多漂浮在宇宙中等待同伴救援,但是動力爐爆炸,自己就死定了!

此時通訊總算接通,他趕忙大喊:「求求你,不要破壞動力爐,這樣我會死的!」

「我不破壞動力爐,你可以保證你的同伴不會追上來嗎?」

「……」

「那我換個問題。回答我,你們如何追蹤這台機甲?說出來我考慮不破壞動力爐。」

「是、是駕駛晶片,機甲的駕駛晶片被設了追蹤程序,我們是靠那個定位的!」

駕駛晶片,原來是這樣。

「誰設的程序?」

「我不知道!」

勇利作勢將刀砍下,星盜大叫:「是真的不知道!跟對方接洽的是老大,只有老大知道是誰!我已經說了,你不能破壞動力爐!」

勇利手起刀落,動力爐從機甲中被分離出來。

「你說過會放了我,你這騙子!」星盜目眥欲裂地大吼,但是駕駛艙已經陷入一片漆黑,通訊也斷了。

「我只說會『考慮』,而且我沒有破壞它,只是拆下來而已。」彷彿知道對方正在罵自己,勇利冷淡回應。

失去動力爐的機甲會停止維生系統,二十分鐘後,機甲內部的氧氣就會見底,如果呼吸太過急促,時間甚至會更短。而且失去所有動力的機甲也無法向同伴發出定位訊息,指望同伴在二十分鐘內找到自己的希望渺茫到幾乎沒有。

一想到自己要在窒息的痛苦中漸漸死去,星盜忍不住面孔扭曲地連聲咒罵。

「你將小維砍成兩半時,恐怕連考慮都沒有吧?」將星盜扔在身後,勇利轉身往目的地全速前進。 



TBC.

我不管我心目中的小天使就是這麼冷酷無情!!

下一章大概要一點時間,有種卡文的預感。


评论 ( 14 )
热度 ( 216 )

© 小天使缺乏症候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