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重小天使不足,於是自產糧。

[ABO]這個alpha我可以!04

#勇利開啟懷疑人生模式

#維克多持續掉線

#請無視所有科學bug

#OOC預警

傳送門: 01 02 03




【緊急徵召,請持有宇宙機甲執照的勝生勇利先生前往船長室。】

他愣了一下,這才反應過來自己遇見「緊急徵召」了。雖然買船票時都會登錄個人信息,但飛船很少主動調閱乘客資料,除非有非常緊急的事態需要借助乘客專業,這就是所謂的「緊急徵召」。基本上最常遇到這種情況的都是醫療人員,他就親眼看過一個omega在飛船上臨盆,飛船上的隨行醫師經驗不足,只好緊急求助於乘客中的生產醫師。

帶著疑問前往船長室,直覺告訴他狀況不尋常。

「勝生先生,謝謝您特地跑一趟,有您在真是太好了。」

「……」我還什麼都沒做呢……

「是這樣的,剛才雷達發現飛船的航道上有一架機甲,我們試圖跟對方取得聯繫但是沒有成功,推測駕駛員可能失去意識了。目前對方正朝我們飛過來,雖然現在飛船正在加速改變航向,但計算後那架機甲還是可能撞到船尾。」船長面色無比凝重,「勝生先生,能不能請您駕駛機甲提前將對方攔截下來或讓它偏離航道?我知道這是個無理的請求,但是千萬拜託了。」

船尾有重要的動力爐,動力爐受損的嚴重性不用多說,這可是人命攸關的事,勇利不能拒絕。

他跟船長要求一件宇航服,接著馬上跟隨一位個頭高大的Beta船員小跑著前往停機艙。

「那架機甲的時速大約三百,勝生先生,待會您只要讓對方減速,不需要硬碰硬。」

勇利苦笑:「我知道了。」他不確定所謂的「不要硬碰硬」具體是怎樣,但只能勉力一試。

啟動機甲後,小維歡快的嗓音跳出來:「勇利,晚安。我們接下來要前往星港嗎?」

「……我們現在要擋下一架機甲,小維,一起加油吧!」勇利輕聲說。

他駕駛著小維從閘道離開飛船,馬上就注意到前方一架機甲已經進入肉眼可見的範圍。

勇利有一瞬間愣住,回過神後趕緊思考接下來的行動。機甲從飛船左前方撞過來,如果就這樣撞上飛船船尾,裡頭的駕駛很可能會當場死亡,這是絕對要避免的情況。但要是自己沒有抓好時機,就會變成兩台機甲相撞的場面,所以他不打算正面擋下對方,而是要從側邊施力將機甲推離飛船的航線。看了下屏幕上的速率和軌道計算結果,勇利繼續加速,獸行機甲劃出一道流線朝著未知的機甲衝過去。

距離越來越近,300公尺……200公尺……100公尺……

就是現在!

在和對方接觸前,勇利先稍微減速,看準位置咬住機甲的腰部,然後一口氣加足馬力將機甲推出去,衝擊的瞬間駕駛艙內響起急促的警示音。

「頭部破損、頭部破損!」

雖然機甲受到損傷,事情還是比他預想得順利,機甲最終被成功推離飛船航道。

此時,勇利發現這台機甲的推進器早就停止,之前完全是靠著慣性移動,這讓他有點吃驚。

靠著慣性還有這麼高的時速,可見在動力爐停止之前機甲是保持高速前進的,只要不小心撞在隨便一塊稍大的宇宙垃圾上,裡面的駕駛都有生命危險。

「勝生先生,狀況如何?您有受傷嗎?」通訊頻道傳出船長擔心的聲音。

「我沒事,機甲停下來了,我現在將它帶回去。」

機甲上頭可能有生還者,因此每分每秒都不能浪費。

回到船上,幾名船員和船醫一擁而上,試圖將機甲駕駛艙從外部打開。勇利離開自己的駕駛艙,看到眼前的機甲忍不住發出讚嘆。

剛才情況緊急,他沒有時間仔細看這架機甲。如今他深切感受到眼前的機甲充滿著難以形容的魅力。

首先抓住他視線的是機甲的顏色,深沉的黑有如廣袤的宇宙,就像是要把人吸進去,令人移不開目光。明明有著充滿力度的線條,卻又細緻得有如藝術品,銳意中透著優雅,凜冽的殺氣和含蓄的美完美相容。

心臟瘋狂鼓動,全身的血液都在沸騰,此時此刻,他的腦海中浮現出一個名字。

「勝生先生,您在聽嗎?」

「啊……抱歉。」在勇利眼前的是Beta著急的臉,對方剛才似乎在跟自己說話,勇利暗罵自己竟然在重要時刻分神。

「勝生先生,請您來看看這機甲,它和一般的設計不同,我們找不到駕駛艙的強制開門把手。」

勇利趕忙上前,只看一眼就說:「它的把手在門邊的凹槽裡,手要伸進去才碰得到。」

他將手探進艙門旁一個不起眼的凹槽,用力將藏在裡面的握把往外拉,手臂立時浮出青筋,Beta見狀也上來幫忙,只聽得「喀」一聲,艙門緩緩打開。

「裡頭有人,快點上擔架!」

「呼吸器在哪?患者昏迷了,腹部大量失血,血液輸送趕快上來!」

現場醫護人員登時忙亂起來,止血的止血、弄儀器的弄儀器,勇利在一旁不知該做什麼,同時心中的好奇驅使他緩步靠近駕駛艙。

此時,他聽到裡面有聲音傳出,探頭一看發現是通訊提示,他沒多考慮就按下接通。

「波波維奇中尉,報告你目前的情況!」低沉渾厚又透著焦慮的男低音在耳旁震開,讓他忍不住倒退一步。

「那個,中尉目前正在接受治療……」

「你是誰?中尉怎麼了?你們有什麼目的?」一聽到勇利的聲音,對方連著問出三個問題。

「……這裡是往東瀛星的民航飛船,我們在航道上找到中尉的機甲,他目前是昏迷狀態。」勇利從對方的話語中察覺剛才的患者是一名軍人,目前跟自己通話的可能是對方上司,聽起來他們以為自己是什麼可疑人物。

「民航機!?」對方倒抽一口氣,「聽著,這裡是羅沙軍方,我要你們馬上讓那台機甲離開飛船,那台機甲被星盜追蹤,在這樣下去整艘飛船都可能有危險。對方是亡命之徒,他們的目的是得到機甲,為此甚至可能劫持飛船。現在將飛船編號給我,我必須跟船長對話。」

訊息量太大,勇利的大腦有點轉不過來,但他還是反射性將Beta叫過來,跟對方簡述情況,並且從對方驚愕的表情中看出幾個大字——這天殺的是哪一門子星際玩笑?

吃驚歸吃驚,Beta還是不假思索地報出飛船編號,半分鐘後,船長的全息影像從Beta的通訊儀上跳出。

「勝生先生,這台機甲目前被星盜追蹤,飛船極有可能遇襲的事情您已經知道了嗎?」

「是的。」勇利隱隱有預感對方下一句話是什麼,雖然那是非常荒謬的想法。

「那麼,我有個不情之請——您是否願意將這台機甲駕駛回羅沙?」

船長接著說:「羅沙的軍方已經出動,目前只要順著設定好的座標飛回去,三小時後就可以和軍方會合。我們會替機甲補滿能源,也會給您充足的補給。目前不知道星盜會不會追上來,但是一旦被追上,後果不堪設想,整艘船上五千人都可能喪失性命……勝生先生,您願意接受任務嗎?」

這個,他能說不願意嗎?

「我接受。」

五千人的命和他一個人的命,這答案根本不用考慮,再說也不是一定會遇到星盜,只要撐過三個小時,這一切就結束了。



TBC.

作者最近搬家大掃除,更新巨慢。謝謝不離不棄的大家QwQ

评论 ( 16 )
热度 ( 203 )

© 小天使缺乏症候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