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重小天使不足,於是自產糧。

[ABO]這個alpha我可以!02

#單純想寫ABO就寫了,有二設,可能跟一般ABO設定不同

#未來星際向,作者也不知道怎麼分類(笑

#維克多前幾章都是醬油

#OOC預警

傳送門: 01



這種感覺大概就像宿醉,暈眩感伴隨頭痛,讓他幾乎無法正常思考,跌跌撞撞地逃出會場後好不容易才找到休息室,用大量冷水試圖讓自己清醒。

勝生勇利正是剛才那場騷亂的罪魁禍首。他從小就體質特異,身為alpha的他信息素卻有極高的相容性,不僅可以跟omega結合,還能跟少數alpha產生結合,這種症狀稱為「信息素無性別症」,平均一千萬人中才有一個。

萬幸的是,他的α信息素分泌一向偏低—只要不喝含酒精飲料—所以才能在相容性高得離譜的情況下安然無事地生活到現在,然而今天在會場不小心喝了一杯果汁後,腺體突然失控地放出五倍以上的信息素,他才驚覺大事不妙。

體內的信息素大量釋放並與空氣中散逸的各種信息素結合,他甚至感覺得到周圍有幾名alpha和自己的適合度還不低,情潮從身體深處爆發之前他就施打抑制劑了,由於第一針的效果太慢,發情沒有來得及抑制住,於是他又打了第二針,剛剛在洗手間補了第三針,然後一氣呵成將胃裡不多的東西全部吐出來。

這抑制劑後勁實在太強,他有種連比三場機甲戰的疲累感,而且空氣中若有似無的酒味又在撩撥他的神經,他都快對酒精產生心理陰影了。

「早知道昨天表演完後直接回家,不要留在這裡就好了。」要不是因為想多看維克多幾眼,他根本不打算待到最後,這下可好,希望沒讓對方看到自己的糗樣。

產業展覽上的重頭戲之一無疑是機甲展演,許多機師都會受邀駕駛最新出爐的各式機甲,就跟偶像代言廣告差不多。通常越高階的機師越有機會接到高檔次的機甲代言,而邀請他的則是一間出產家用機甲的公司,跟他本人一樣,缺乏亮點、樸實無華。

……回去吧……回老家一趟。最近已經跟所屬的機甲隊伍解約,昨天的展演是自己目前最後的工作,該是時候回家一趟。明明當初抱著理想不惜離鄉背井也要成為職業機師,但是踏出小小的東瀛星後,才明白人外有人的道理。距離維克多的距離,遠不止幾十萬光年。

他回旅館收拾了為數不多的包裹,搭乘電梯來到旅館頂部的停機坪,十多台形形色色的機甲中,他一眼就看到自己的灰色獸型機甲「小維」。從他出道戰時就陪在身邊,一起走過八個年頭,在機甲型號更迭快速的如今,不管再怎麼費心保養或替換零件,小維都已經無法承受激烈的機甲賽事,離開隊伍前,團隊裡的維修師語重心長地勸他讓小維除役,否則在賽場上報廢是遲早的事。

這點道理他也懂,所以這兩年下來他甚至不得不借用團隊的機甲進行大型比賽,只有小型賽事會駕駛小維出戰。

進入駕駛艙後,智能光腦的聲音響起:「勇利,午安。」

「小維,午安。睡得好嗎 ?」

「睡了三十八小時,已經飽了。勇利現在要去哪裡,我都可以帶你去喔!」

「我們去星港,然後回東瀛星。」

「要回東瀛星,太好了。我好久沒回去了!」小維的聲音透著興奮。

勇利的嘴角扯出一抹弧度,小維是在東瀛星製造的機甲,算一算也有五年沒回去了。

「小維,這次回去後,我們在東瀛休息一段時間,你覺得怎樣?」

「勇利要留在東瀛休息,是累了嗎?」

「是啊……有點累了。」

「那小維陪勇利休息,勇利要打起精神。」

勇利說不出口他需要讓小維進入休眠這件事。作為機甲智能,小維雖然算不上頂尖,卻也是當時還不錯的型號,但是在最後一場職業比賽中卻頻頻出現判斷延誤的狀況,那次他輸得很慘,被對手譏諷在玩過家家酒。賽後他給小維進行檢查,發現中樞系統有病毒侵蝕的痕跡,損傷幾乎是無可修復的,智腦中的資料像是裝在破裂水桶中的水不斷流出,總有一天會流失殆盡。

這種情況大多數人都是直接換智腦了事,但是勇利不願意這麼做,最後只能忍痛做出讓小維進入休眠的決定,直到能夠找到辦法修復的那天。


TBC.

維克多這幾章連醬油都沒得醬油,主要是講小天使的部分。

你的小紅心或留評都是我碼字的動力喔(啾咪

评论 ( 4 )
热度 ( 257 )

© 小天使缺乏症候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