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重小天使不足,於是自產糧。

【維勇】在俄羅斯的那些小事07

#原著向

#私設有,OOC可能有

#作者近來三次元繁忙,更新不定但會努力噠

#喜歡本文的人請用力朝著❤按下去

傳送門: 01 02 03 04 05 5.5 06


五月底的某天早上,勇利在信箱裡看到一封有點奇怪的信。上頭的字跡歪歪扭扭的,就像剛學寫字的小孩拿不穩手中的筆,即使如此,依然可以辨認出上頭的收件人是維克多‧尼基福洛夫。他將淺藍色的信封拿進屋內,走到廚房去。

「維克多,你有一封信。」

維克多沒有停下沖咖啡的動作:「是哪裡寄來的呢?」

「……我看不懂俄文,不過看起來很像是莫斯科。」勇利走到他身旁將信遞出。

維克多轉頭看了一眼:「這字真是……我差點以為我也看不懂俄文了,不過你答對了親愛的,是莫斯科沒錯。」這種信件維克多收過不少,大多是粉絲寄來的,有時他會抽空回一封感謝函,其它則會被他當成紙類回收,特別是那種通篇愛慕告白的瘋狂粉絲信函,他一向敬謝不敏。

「我覺得這字跡像是小孩子的字,還有信封封口,這是一隻小熊貼紙,一般大人不會用小熊貼紙。」勇利指出他的觀察。

維克多將早餐和沖好的咖啡擺上桌,等到兩人就座後,他接過那封奇怪的信打開,抽出裡頭粉紅色帶花邊的信紙。

透過光線,勇利從信紙反面看到上頭僅有了了數行字,但是維克多卻讀了很久,最後甚至微微皺眉。

「上面說什麼了?」

「一個叫葉蓮娜的小女孩,說她很喜歡我,她今年十二歲。」

「這樣啊?」

「還說她很想看我現場表演,但是她只能待在家裡,因為她身體不好。」

「……」

「她還說很想要得到我的親筆簽名作為生日禮物,就算是在回信上也很棒。」

這聽起來像是很普通的紛絲信,不過維克多的表情有別於以往,透著一種嚴肅感。

「維克多?有什麼不對嗎?」

維克多將信紙攤在勇利眼前,指著上面某一個字:「這裡,這是『最後』的意思,她說這是她『最後的生日』。」

所謂的最後的生日,暗示著對方的生命所剩無多,兩人陷入短暫的沉默。

「你覺得她真的了解這句話的意思嗎?」

「我想應該不至於搞錯,她已經十二歲了,而且可能即將迎來十三歲的生日。」維克多沉吟,「雖然不排除惡作劇的可能性,我還是可以回信給她,這對我來講只是舉手之勞,問題是這是她的十三歲生日。」

「十三歲生日有什麼問題嗎?」

「勇利,有件事情你要注意,我之前跟你說過俄羅斯人不提前慶生,因為我們認為提前慶生不吉利。你想想看,如果慶生完後不幸出了意外,不就令人更難過嗎?」

「是這樣啊……是有點道理。」

「另外,小孩子的十三歲生日也不會大肆慶祝,十三歲被我們視為充滿轉折的年紀,這時候過生日反而要低調,最好是只跟家人在一起,不會邀請家人以外的人參加。」

聽完維克多的話,勇利也稍微理解對方的苦惱之處。要他回信很簡單,但信件最後的署名如果變成「生日禮物」就不好了。

兩人默默吃著早餐,彼此都在思考該如何解決這個問題。

過了一會,勇利靈光一閃:「還是說用蓋印章的方式署名?雖然這樣很奇怪,但只要不是親筆簽名就不算生日禮物吧?」

「勇利,你真是太聰明了!雖然我沒有適合的印章,但你讓我想到一個好方法。」維克多很快拿了信紙過來,開始動筆寫信給他的小粉絲。

 

可愛的葉蓮娜:

謝謝妳喜歡我的滑冰,有妳這樣的冰迷支持是我最大的喜悅。因為不能幫妳提前慶生,所以簽名就留到下次,希望妳能告訴我妳的生日。

滿心祝福的

(一隻維克多用心描繪的兔子)

 

「勇利,寄件人我是寫『勝生勇利的戀人』好還是『最喜歡勝生勇利的人』好呢?」

不管是哪個勇利都非常抗拒,於是維克多只能滿心遺憾地在寄件人處寫上「勝生勇利的教練」,就是不知道郵差看到後作何感想。

兩人去訓練場的路上,維克多順手將熱騰騰的回信投進郵筒。

五天後的晚上,勇利又在郵筒中看到了熟悉的淺藍色信封,這次上頭的字跡非常工整,但是從那小熊貼紙看得出來這是同一個地方寄來的。

當晚睡前,維克多和勇利躺在床上,馬卡欽已經在旁邊睡著了。打開信封後,他們驚訝地在裡頭發現兩封信,第一封上頭的字歪歪扭扭的,這是葉蓮娜的筆跡。

 

親愛的維克多:

我真高興你回我信,簡直像在作夢一樣,我把它表框放在床頭,每天睡覺前都能看到。抱歉我無法寫太多字,我的手不聽使喚,希望你之後也能拿很多金牌,大獎賽要加油喔!

最喜歡維克多的

六月三號生日的葉蓮娜

 

他們再攤開第二封信,這次的筆跡很明顯跟在信封上的相同,工整中透著娟秀,內容如下:

 

尊敬的維克多‧尼基福洛夫先生:

您的善心值得世界上所有的讚美,謝謝您給葉蓮娜回的那封信。葉蓮娜收到信後激動得整晚睡不著,我好久沒看到她那麼開心了。她從小就喜歡看您滑冰,今年世錦賽還說想去看現場,但是她的身體不允許。三年前她的腦瘤被診斷出來後,她外出的機會就少了很多。我很驚訝她會寄信給您,她在我沒注意到的時候將信投進我們家門口的郵筒裡,希望沒有造成您的困擾。作為她的母親,我真的很感謝您為她做的一切。

您誠摯的

弗麗達‧伊萬諾娃

 

聽維克多唸完信件內容,勇利的胸口彷彿被堵塞住了。那個名叫葉蓮娜的小女孩以及這名母親是用什麼心情寫下這兩封信的呢?母親的信中沒有提及孩子的病況,但是勇利和維克多都認為狀況不樂觀。

「勇利,我想她應該得到比一封信更多一點的祝福。」

「是啊……」

「或許我該給她一張簽名板,但是我覺得還有更好的東西,比簽名板更好的,我需要想一下。」

勇利任由維克多抱著,他發現維克多很喜歡抱著自己,他總是說這樣能給他靈感,不過勇利懷疑對方只是需要一個抱枕。

這不是才沒多久,他已經聽到維克多平穩綿長的呼吸聲,於是只能無奈地將床頭燈關掉,替兩人拉起被子。 



TBC.

查了資料後發現俄羅斯人竟然不慶祝十三歲的生日,於是改了一點內容,意外覺得這樣也滿好的。

希望大家喜歡這個篇章,大概會在接下來兩章內寫完。

评论 ( 7 )
热度 ( 204 )

© 小天使缺乏症候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