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重小天使不足,於是自產糧。

【維勇】在俄羅斯的那些小事06

#原著向

#私設有,OOC可能有

#作者近來三次元繁忙,更新不定但會努力噠

#喜歡本文的人請用力朝著❤按下去

傳送門: 01 02 03 04 05 5.5


黑色的身影在冰面上舞動出優美的圖樣,柔韌的四肢隨著無形的旋律伸展,每一個俐落的點冰都讓這首無聲的舞蹈更添魅力。

距離賽季還有近四個月,勇利正在完善自己的短節目,這次是他首次嘗試自己編舞,他希望能夠拿出讓自己滿意的成果。經過了和維克多一起的上個賽季,他發現不論是滑冰技術還是對表演的堅持,自己都遠不及維克多。一味的依賴是不行的,他必須要在不造成維克多的負擔下做到自己分內的事。

此時,不遠處傳來熟悉的肉體撞擊冰面的碰撞聲,勇利轉過頭時看到尤里正從地上爬起來,下意識皺了眉頭。

如果沒記錯,這是尤里這個早上第三次以上摔倒了,最近兩個禮拜尤里跳躍失敗的狀況明顯增多,勇利忍不住為他擔心。

此外他還發現尤里似乎長高了,原本只到自己鼻尖的少年已經快要可以跟自己平視,聲音聽起來也怪怪的,低沉中帶點沙啞,屬於變聲期特有的現象。

對方目前正在面臨大多數滑冰選手都會遇到的坎,也就是所謂的成長期。隨著身形快速抽高帶來的身體重心轉移,多少會影響到跳躍的平衡,選手往往要重新調整多年來的習慣才能維持原來的水準。事實上,因為無法克服生長期的影響而黯然失色的滑冰選手不在少數,勇利就見過幾個比自己年少天才的選手因此受盡挫折。

午餐時,他向維克多提出自己的擔憂,對方卻朝他微笑,說:「那麼,勇利想要怎麼做?安慰尤里奧嗎?」

勇利搖頭:「不是。」尤里絕對不想被他安慰,那個少年的脾氣是無法忍受被視為弱者的,即使自己沒有那個意思。

「你不用太過擔心,尤里奧沒有那麼脆弱,他比誰都清楚自己的處境,所以他會一直摔到能夠找回過去的感覺為止。再說了,假使他真的無法跨越這道障礙,這也表示他就只有這點能耐……你真的覺得他會被這種事絆住嗎?」

「他不會。」這點勇利相當確定。那可是尤里‧普利謝堤,只要認定目標就死咬不放的冰上老虎。

「說起來,維克多曾經為成長期苦惱過嗎?」

「有的喔!」

「咦?真的嗎!」勇利瞪大眼睛。

維克多歪著頭回憶:「大概十四、五歲的時候,我兩個月內長了快七公分,晚上都痛得睡不好,現在想想還真是懷念。」

「原來維克多也有這種時候啊?」

「你說什麼呢?我總不可能生來就這種身高,說起來當時我還因此錯過了一枚金牌,幸好之後成功調整回來……勇利你呢?你又是怎麼度過生長期的?」

「我的話,其實我不太確定。」勇利皺著眉頭,「我開始抽高是在到底特律受訓之後,當時身體和心理狀況都沒有調適好,而且平常我就很常因為跳躍摔倒,一開始練四周跳時也是摔得很慘,要說那個跟生長期有沒有關係,大概是一半一半吧?」

「哇喔!真有勇利的風格。」

「我又不是像你這種天才,多練習的話當然會多摔啊!」勇利覺得自己被嘲笑了,於是低頭悶聲喝湯。

維克多看他柔順的眉眼被略長的瀏海遮住,忍不住伸手撥開下垂的髮絲,心想是時候去剪一下了。

勇利滑冰的姿態很美,就算只是練習基本圖形,那種專注的神情都讓他忍不住被吸引。他說自己不是天才,維克多卻認為他是「努力的天才」,至少自己就沒辦法像他這樣熱愛練習。就算跌得滿身瘀青、氣喘不上來,只要身體還能被意志力驅動,勇利就會用亮晶晶的眼睛看著自己說「再來一次」,每當這種時候,自己就有想親吻他的衝動。


TBC.

下章盡量長,盡量……

评论 ( 6 )
热度 ( 205 )

© 小天使缺乏症候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