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重小天使不足,於是自產糧。

【維勇】在俄羅斯的那些小事 05

#原著向

#私設有,可能OOC

#祝食用愉快

傳送門: 01 02 03 04



小優在冰堡裡忙碌著。最近來冰場的人明顯變多了,有些外地遊客很明顯就是衝著勇利來的,甚至還有人一邊拍照一邊說「這就是勝生選手從小練習的冰場啊?好感動。」

想到勇利此時也在俄羅斯努力接受訓練,她忍不住為這個比任何人都努力追逐夢想的青梅竹馬加油打氣,不只是滑冰,還有那得來不易的戀情。

勇利和維克多的感覺從一開始就很不尋常,這是她身為女人的直覺。事後證明她的直覺是正確的,雖然比想像中還要不尋常就是了。不管怎麼說,只要勇利能夠幸福,她就會用力支持他。

「咦?」手機螢幕上跳出一則信息通知,發信人顯示勝生勇利。

【小優,方便聊一下嗎?】

【可以,要視訊嗎?】她很快回了訊息,沒多久就接到視訊請求。

勇利的臉出現在畫面中時,優子馬上察覺不對勁,對方雖然帶著笑容,但是沒有精神。

「抱歉,在妳忙的時候打擾妳。大家最近還好嗎?」

「不忙,差不多要吃午飯了,人很少。大家都很好,而且我們都很想你喔!」

「對不起,沒算好時間,妳先去吃飯,我等等發訊息給妳。」

「不用啦!我還不餓,我可以聽你說話,沒有問題。」優子連忙擺手,就怕勇利把視訊掛了。

勇利很少向她尋求意見,但只要他這麼做,就代表他真的非常煩惱。她的直覺告訴她這次一定跟維克多有關,兩人很可能吵架了,勇利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因此向自己求救,這麼重要的事情她當然要幫忙。身為經驗豐富的已婚婦女,就讓她成為勇利最堅實的後盾吧!

「謝謝妳……小優,」勇利深吸一口氣,「我……」

「沒關係,有什麼問題我都會聽你說的。」優子屏氣凝神,面露鼓勵的微笑。

「我穿衣服是不是很沒品味?」

「誒?」

意料之外的問題讓優子有點困惑,她稍微想了幾秒:「你平常不是都穿運動服嗎?運動服穿起來都差不多,我覺得不難看啊?」

「果然是這樣嗎?」

「等等,我說的不難看是很好看的意思,勇利你不要誤會。」優子一看到對方僵硬的神色就知道自己大概說錯話了,趕忙澄清:「勇利是運動員,運動員穿運動服是很正常的事情,而且你穿起來很好看,我說真的!」

「我知道,謝謝妳。」勇利微笑,「抱歉,問了奇怪的問題。」

「說起來,勇利為什麼問這個?」

於是接下來五分鐘,勇利簡單說了最近和維克多之間的發生的事情,優子很快掌握狀況,並且慶幸事情不算嚴重,只是需要好好溝通。說是這樣說,溝通也是需要方法的,特別是勇利很不擅長表達情緒,弄不好的話反而會加深誤會。

「簡而言之,維克多買太多東西給勇利,但是勇利覺得自己不該拿這些東西,對吧?」

「那些東西,我真的不能收。維克多用的牌子都很貴,之前他買了一件外套給我,那件要兩萬盧布,」看到優子歪著頭,勇利又補充一句,「換算成日幣大概是四萬円。」

「四萬!」優子瞪大眼睛,內心的八卦之魂燃起來了,「他還買了其他什麼給你,我可以知道嗎?」

「嗯,大部分是衣服和保養品,唇膏護手霜之類的,還有髮膠,有一次還想幫我買鞋子,不過我拒絕了。除了一些需要的保養品,其他衣服我都拿去退。」

「所有衣服都退掉了?」優子眨眨眼睛,「全部?」

「不這樣做,他會一直買。」

「這、這樣啊?」男朋友買太多衣服給自己這種奢侈的煩惱,她可是從來沒遇過,沒想到勇利竟然會苦惱到這種地步,只能說真有他的風格。雖然能夠理解勇利的心情,但是心意一直被拒絕的維克多也滿可憐的,他大概會很沮喪吧?

優子想了一下,然後才跟勇利說自己的想法。

「我覺得維克多很喜歡你,所以才想給你買東西,如果你一直拒絕他,他可能會很難過。現在勇利要讓維克多明白自己並不是因為討厭才不願意接受那些東西,而是覺得自己得到太多,感到很不好意思,所以你們要好好談一談,事情說清楚我想就沒問題了。」

「其實維克多對我很好,這些我都知道。昨天晚上我有打算跟他談談,但是他說他之前的交往對象都不會排斥他這些行為,他看起來滿難過的。」勇利嘆氣,「我之前都沒有談過戀愛,所以不確定自己是不是做錯了。」

優子深呼吸,努力讓自己保持微笑……啊啊,沒想到竟然有人比自家老公還要笨拙,不知為何有點慶幸呢! 

也難怪勇利會這麼難過,那種像是把他拿來和前女友做比較的說法,怎麼想都不該說出口。

「勇利,維克多很愛你,這點請不要懷疑。他說那句話,並不是覺得你不夠好,而是因為你比他的前任都還要好,所以他不知道該怎麼辦。你看,他不想被你討厭,所以很努力想要了解你的想法,這是他在乎你的表現。他只是不知道被拒絕時要怎麼辦而已。男人就是這樣,愛著一個人時往往非常笨拙,這就是所謂的關心則亂。」

 

 

結束和優子的視訊後,勇利拍拍臉頰,告訴自己不能再逃避了。

維克多帶馬卡欽出去散步,等他回來後就找他好好說清楚自己的感覺,不然一直冷戰真的很難受。說是冷戰,也就是自己單方面不理對方而已,這樣想來就更愧疚了。

此時他聽到開門的聲音,維克多和馬卡欽回來了。勇利走出房間,對維克多笑了一下:「歡迎回來。」

維克多看到勇利對自己笑,連外套都沒脫就上前抱住對方。今天勇利都不跟自己說話,訓練完也說有事要處理,在訓練場外兩人就分開了,晚上吃飯時也很安靜,想到這裡維克多就很難受。剛剛在外面跟馬卡欽散步時他就一直思考要怎麼和好,不管怎樣,就聽波波維奇的建議先道歉再說。

「勇利,我很抱歉。我昨天不是那個意思,我只是有點……我想知道你的想法,要是我有哪裡做不好,拜託你跟我說。」他將勇利抱在懷裡,感受勇利的體溫時還聞到淡淡的香味,是沐浴乳的味道。

「我也想跟你聊這個,不過你先把外套脫下來。」

馬卡欽在兩人身旁轉圈,然後跑到沙發旁躺下。勇利也拉著維克多的手坐上沙發,稍微醞釀情緒後,他緩緩開口。

「我沒有在生氣,這個想先讓你知道。你給我很多東西,我覺得很開心,但是那些東西太貴重了,如果全部收下來會讓我很不好意思。我住在你這裡已經給你很多麻煩,我一直在想要怎樣才能回報你。」自己住在維克多家裡,基本上只有水電和伙食費是均攤,房租一毛都不用付,這已經幫了他大忙,再多的他真的不能要。

「勇利,你才沒有給我帶來麻煩,而且在日本時我也住在你們那裡,你們也沒收我房租不是嗎?」

「那不一樣,你跑到日本當我的教練,我感謝你都來不及。更何況我都還沒付你教練費,說起來我還欠比較多。」

「才沒有欠,你想太多了。」維克多握住勇利的手,「你住進來後,我每天都很開心喔!我之前一個人住時都沒覺得怎樣,但是現在卻完全不想一個人,你如果不跟我住,我一定會每天失眠。」

「你哪有可能失眠?」勇利笑出聲。

「之前去法國商演時我就睡不著啊!馬卡欽和你都不在,晚上翻來覆去的。」維克多露出可憐兮兮的表情,明明是二十八歲的大男人,看起來卻毫無違和感。

勇利摸了摸維克多的臉,維克多先是抓住他的手,然後突然將人壓到沙發上:「勇利是世界上最舒服的抱枕了。」

「原來對你來說我只是抱枕嗎?」勇利反手抱住維克多。

「還是最好的戀人喔!」維克多把頭埋進眼前溫暖的頸窩,一邊將手伸進對方的衣服內在腰側和背部撫摸。勇利的皮膚很好,而且大概是亞裔的關係,他的體毛稀疏,皮膚摸起來細膩溫潤,手感令人愛不釋手。

「維克多,你先起來好嗎?我想去拿個東西。」勇利讓他摸了一分多鐘,看他暫時不想停手,只好推推對方的肩膀。

「不要,除非你等下繼續讓我摸。」

「我知道了,所以你先起來。」

「今天晚上要讓我抱著睡。」某人開始得寸進尺。

「去問馬卡欽,他說可以就可以。」

維克多轉頭看了馬卡欽一眼,又轉回來,「馬卡欽說可以。」

「他什麼都沒說吧?」勇利哭笑不得,總算把維克多這隻大型動物推開。他讓維克多等著,自己進了房間,從自己的衣櫃中拿出一個不起眼的袋子,然後又回到沙發上。

「這是什麼?」維克多好奇地看著勇利打開桌上的紙袋,從中拿出一個藍色紙盒,等到盒子打開,映入眼簾的東西讓他忍不住沉默。

這是當時他買給勇利,結果被退掉的那件毛衣。

勇利當時看了那件毛衣很久,不過不是因為自己想穿,而是他覺得維克多穿起來很好看。雖然不是上等名牌,但是材質很好,又是自己能負擔的價格,所以他想要買給維克多作為上次那件西裝的回禮。但是維克多的尺寸跟自己不一樣,如果當時買下來就不能算是驚喜了。

他是剛剛抽空跑去買的,而且很巧的是又遇到當時退貨的那名店員。

「晚安,我是娜塔莎,需要什麼嗎?」

勇利很快就找到那件毛衣,娜塔莎走過來看了勇利的身形後,拿了一個尺碼給他試穿。

「請再大一個尺碼。」

「你穿這個尺碼剛好,再大一號會太鬆喔!」女人親切地提醒他。

「不是我自己要穿的。」勇利比了一下維克多的身高,「是我朋友,大概一米八,瘦瘦高高的身材。」

「是上次跟你來的男人嗎?」娜塔莎一邊拿出大一號的毛衣一邊詢問。

勇利沒想到對方竟然還記得自己,不禁露出靦腆的笑容點頭。

「可是當時為什麼不直接換尺碼就好,還要特地多跑一趟呢?」

「原本是要當成禮物送給他,結果他以為我想要,就先買了我的尺寸……抱歉造成麻煩了。」勇利實在不知道要怎麼解釋。

娜塔莎稍微思考了一下,總算搞懂其間的因果關係:「所以是你想送他這件毛衣,結果他先買了送你,所以你才拿來退貨,然後又自己來買他的尺寸嗎?」

勇利很驚訝自己說得這麼不清楚對方都能聽得懂。

「你們感情真好。」娜塔莎瞇起雙眼微笑。

娜塔莎幫他將衣服放進藍色紙盒中,然後笑著說:「這是給有送禮需要的客人準備的,歡迎下次再來。」

勇利在路上就將盒子換進自己今早出門時預先準備好的紙袋,這樣才不會被維克多看出來。事實上,他回家時維克多人在廚房,所以沒有看到他買了東西。他將袋子放進自己的衣櫃裡,想著合適的時間再拿出來,而現在就是他認為合適的時候。

勇利看到維克多的表情就知道對方一定誤會了。

此時維克多有點沮喪,沒想到勇利真的這麼不喜歡自己送他東西啊?雖然能夠理解,他還是忍不住失落。

「不是你想的那樣。」勇利將衣服攤開,指著尺碼標籤,「這件還要再大一號,是給你的。」

他看到維克多面無表情,突如其來的沉默讓勇利有點擔心。此時他有點明白優子的話了,心意被人拒絕的確會很令人沮喪,自己之前真的做了不少過分的事情。

「勇利。」維克多叫了他的名字,勇利等了一下,沒有下文,於是他又補了一句:「我想要送你,我覺得你穿上這件毛衣會很好看,也算是當時你送我西裝的回……哇啊!」

話還沒說完,他就被維克多撲倒在沙發上。

「勇利太狡猾了,每次都被你搶先一步,這些話明明是我想說的,我也覺得你穿這件衣服會很好看,我當時就想跟你說,其實我現在還是這樣覺得。」維克多一邊說,一邊開始脫勇利的衣服,勇利嚇了一跳。

「維克多你幹麻脫我衣服!」這到底什麼情況!?

「我想看勇利穿這件衣服,現在就想看!」維克多把勇利原本穿著的上衣丟到一邊,在對方還沒反應過來前抓過毛衣套在勇利身上,勇利雖然有點嚇到,但還是配合地將衣服穿好。

因為衣服稍微大了一點,鎖骨的部分露得很多,隱約都能看到胸部輪廓。腰的部分有點鬆,但是能看出勇利緊緻的腰線。就跟他想的一樣,勇利很適合這件毛衣。

「維克多,我是要買給你的,這樣不就沒有意義了嗎?」勇利摀著臉,他努力不讓對方看到自己的表情。

維克多將人壓回沙發上,手探進勇利衣襬,他可以感受到勇利的體溫比之前升高了,忍不住輕笑:「這毛衣很保暖,太好了。」

勇利的臉又更紅了:「你不喜歡這件毛衣嗎?要是不喜歡,我可以拿去退。」

「不要,我很喜歡,你別把它退掉。」他沿著腰線摸上去。

「……不要亂摸。」勇利抓住那隻不安分的手,「喜歡就試穿一下,要是不合就再去換。」雖然會很麻煩店員就是了。

維克多在他嘴上親了一口,「勇利,我們還是再去一次那家店好了。」

「你又還沒試穿,而且這件衣服應該是你的尺寸才對。」勇利垂下眼睛,他感覺自己的臉有點燙,剛剛維克多把另一隻手也伸進來,頗有種不依不撓的架式。

「我想再幫你買一件一樣的,其實我覺得這件你穿剛好,要不就買同樣尺寸?」

「……這樣我又欠你了,不行。」勇利輕輕喘氣,維克多的摸法讓他覺得有點不妙。

「過了今晚就不欠了。」維克多將衣襬拉過勇利胸口,整個人覆上身下溫暖的軀體。

至於試穿什麼的,晚點再說吧?



TBC.

覺得會有車的你們太天真了哈哈哈哈哈!!

评论 ( 15 )
热度 ( 279 )

© 小天使缺乏症候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