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重小天使不足,於是自產糧。

【維勇】在俄羅斯的那些小事 04

#原著向

#私設有,可能OOC

#祝食用愉快

傳送門: 01 02 03



維克多曾經以為自己就算不是完美的情人,也可以算是合格的戀人,他自認對交往對象都是一心一意,溫柔體貼,金錢方面更是從不吝嗇,戀人有喜歡的東西都會盡量滿足。而且不是他自誇,他的外貌俊美身材又好,就算哪天不當花滑選手,轉行當模特兒也沒問題,這種內外兼具的優良條件,簡直打著燈籠都找不到。

即使他這麼優秀,過去幾段戀情卻也沒能修成正果,其中幾次分手的理由如下:

「你總是無法陪著我,我好寂寞。」

「我無法獨佔你,這讓我很痛苦。」

「我一直被瘋狂粉絲恐嚇,我快崩潰了。」

「我配不上你,跟你在一起讓我壓力好大。」

每次聽到這種話,維克多都很愧疚,身為具有專業意識的職業選手,訓練行程難免會擠壓到和戀人在一起的時間,因為太受歡迎而被廣大的粉絲群眾深愛著也不是他的錯……好吧他的確拋太多媚眼了,但是那只是習慣而已,真的沒有別的意思。

但是有些理由卻讓他無法理解:

「你只是太溫柔,所以才無法拒絕我吧?」

「你沒有愛過我。」

「我不是你最重要的人,我甚至比不上馬卡欽。」

太溫柔有錯嗎?沒有愛過是什麼意思?還有到底為什麼要吃馬卡欽的醋?

因為這些失敗的戀愛經驗,維克多已經有兩年都沒有談戀愛的心情。他甚至覺得只要有花滑跟馬卡欽,自己一個人也很好,而且他還有雅科夫,以及尤里和其他朋友,他不需要戀人。

直到勇利出現在自己的生命中。

他很喜歡勇利,喜歡跟勇利跳舞、喜歡看勇利滑冰、喜歡勇利崇拜自己的眼神、喜歡勇利對自己笑,喜歡勇利說「請再示範一次」、喜歡抱著勇利……有很多很多喜歡,多到說不完。

他認為,勇利也是喜歡自己的,從最初見面開始,勇利就一直將對自己的喜歡毫無保留的展現。

但是最近,勇利似乎沒有這麼喜歡自己了。

勇利來到俄羅斯訓練後就搬進自己的住處。因為家中沒有客房,勇利是跟自己一起睡的,反正床鋪是特別訂製的king size,兩個人加一隻狗也不嫌擠。一開始勇利會盡量靠在床邊不要佔到他和馬卡欽的位置,但是有一天晚上他看到勇利差點掉下去,順手就把對方撈過來,之後幾個晚上也都會讓勇利離自己近一點,久而久之勇利也習慣了。有天晚上,他意外發現抱著勇利睡覺很舒服,所以偶爾也會抱著他入睡,然而當次數多了後,勇利開始不太願意給他抱著,他說馬卡欽看起來很寂寞:「維克多你要多陪馬卡欽才行,讓他躺在我們中間吧!」

雖然知道勇利說的很有道理,他卻忍不住有種失落感。

當然如果只是這樣,維克多是不會懷疑自己在勇利心中的地位的。

除了不願意給他抱著,他還發現勇利不太喜歡自己買東西給他。俄羅斯天氣變化大,他怕勇利的皮膚受損,於是買了一些保養品給勇利。一開始勇利沒有拒絕,但有一次他發現那些產品的價格後,就把自己找去說了一下,大概就是這些東西太貴了,不需要給他買,他會自己準備。

「這些都是我用慣了的,而且也沒有真的貴到哪裡去。」他這句話一講完,勇利更堅定地把他送的保養品都退回來,幾瓶開過的也說要把錢還給他,好像很不願意用他送的東西一樣。

另外,每次他看到適合勇利的衣服,他就很想買下來給勇利穿,其實也確實買了幾件,但是最後都被勇利一番感謝之後——退掉了。

沒錯,就是退掉了。

到底為什麼要把那些衣服退掉,不是說很漂亮嗎?其中有一件還是上次一起逛街時勇利看了很久的,當時勇利還特地問了價錢。原本自己想幫他買下,但是勇利說他只是問問,並沒有真的想買。

坦白說,那件藍色的收腰V領毛衣穿在勇利身上一定很好看,勇利的腰很細,鎖骨線條漂亮皮膚又白,搭上那種款式非常適合,所以隔天自己就跑去店裡把衣服帶回來,想要給勇利一個驚喜,沒想到晚餐後他將衣服拿出來,勇利的反應跟想像中不一樣。

「維克多,我不是說過我不想買嗎?」勇利露出微笑,用非常溫柔的口氣對自己說。

雖然是溫柔的口氣,但是沒有開心的感覺。維克多完全搞不明白,他很確定勇利喜歡那件毛衣,既然喜歡為什麼不想收?

再隔天,勇利拉著自己到店裡以「尺碼不合」為由把衣服退掉了,要不是他用刷卡付帳,勇利還打算自己一個人去退貨。當時美女店員看著自己的表情有點微妙,那種「幫戀人買衣服前要做功課」的譴責眼神是怎麼回事?他發誓他沒有搞錯尺寸,勇利的身材他才不可能搞錯!

還有一些跡象,像是勇利讓他不要只穿著內褲在房子裡走動、不要像小孩子一樣挑食、洗完澡要擦乾頭髮……難道自己在勇利眼中就這麼多缺點嗎?

 

尤里一邊壓著太陽穴,一邊忍住破口大罵的衝動,但是在聽到維克多說他在勇利洗澡時想進去幫他搓澡卻被拒絕時,總算忍無可忍:「他不想跟你洗澡干老子屁事!你是不是有問題啊!?我是腦子壞掉才聽你在這裡胡扯,你有什麼事不會去問豬排飯嗎?是不是男人!?」

維克多嚇了一跳,一面看勇利的方向一面要尤里小聲一點,尤里嘖了一聲:「豬排飯又聽不懂俄文。」不過聲音還是降下來了。

維克多嘆了口氣:「我有問啊!就是問不出來才會煩惱,勇利總是說我想太多了,他一直都很喜歡我什麼的,可是明明就不是這樣,他一定已經對我感到厭倦了。」

「當然會厭倦啊!你不知道你很煩嗎?整天勇利勇利勇利,吵死了!」

維克多當下整個人像是被霜打過的茄子,懨懨的。他昨天原本想跟勇利好好談的,但是最後氣氛變得很糟糕。

「啊啦,你們這裡在聊什麼,不要因為教練不在就偷懶啊!」米拉突然從旁邊冒出來。

她看尤里和維克多已經講了一段時間,要是雅科夫教練在的話,恐怕早就開始咆嘯模式了吧?

「看維克多你這愁眉苦臉的,是不是有心事啊?該不會跟勇利吵架了?」

看維克多的反應她就知道自己猜對了。其實有眼睛的人就看得出來,今天兩人從早上就怪怪的,維克多一直看著勇利露出欲言又止的表情,但是又沒有過去,勇利也一直默默做自己的練習,這氣氛真是太令人好奇了。

「米拉,我問妳,妳會討厭男朋友幫妳買東西嗎?」維克多看了一眼在離自己最遠的角落練習的勇利,聲音還是下意識壓低。

「這個啊……」米拉歪著頭,食指點在嘴唇上,「要看情況,一般的我會收,要是太貴的就不行吧?不過我不常跟男朋友出去逛街,而且那個人渣根本沒送東西給我過。」

「妳把前男友稱作人渣啊?」尤里皺眉。

「叫他人渣都是好的,劈腿的爛貨。」,米拉轉頭,「喂,波波你過來一下,有事想問你。」

「你叫他來做什麼?」尤里不敢置信地瞪大眼,不過米拉沒理他。

波波維奇很快過來了:「你們也偷懶太久了,明天雅科夫教練要是問你們選曲的事情,可別怪我沒提醒你們。」

「那個先等一下,我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說。」

於是維克多將來龍去脈又簡單說了一次(期間尤里翻了兩次白眼),波波維奇聽完後若有所思。

「我覺得維克多你不應該把勇利當成之前交往過的女孩子,他跟她們畢竟不一樣。」

「我沒有,我知道他們不一樣,她們都比不上勇利的十分之一。」維克多很無奈,「就是這樣我才會買東西給勇利,我想要對他好一點。」

「你想給,他不想要啊!換作是你整天拿他的東西,你不會不好意思嗎?要是我的話,我也不喜歡一直拿別人送的東西,就算是戀人也一樣。交往本來就要有來有往,付出是彼此的事情,不能失去平衡。要是你一直送他他負擔不起的東西,久而久之他也不知道要怎麼還你,這可能會讓他很不好意思,覺得自己白拿,所以他才一直說不需要。」

不得不說,波波維奇這番話非常有道理,就連尤里也不自覺認真點頭表示認同。

「勇利也一直在給我東西啊!他會幫我做早餐,還會幫我吹頭髮,上次我感冒也是他照顧我,馬卡欽也很喜歡他,他做這麼多事情怎麼會是白拿……」維克多忍不住反駁。

米拉忍不住扶額,維克多.完全陷下去了.尼基福洛夫,談起戀愛竟然會是這樣,真是令人吃驚。

「既然你這樣想,把剛剛那些話照實跟他說不就好了,這是最快的方法。」波波維奇繼續戀愛導師的職責,說起來他這麼多年都沒贏過的男人此時卻向著自己求助,內心有種莫名的暢快感。

「我之後試試吧……勇利從昨天起就不跟我說話,他從來沒這樣生氣過。」維克多的沮喪都快實質化成烏雲飄出來了。

「你知道他在生什麼氣嗎?或許不是在生氣,只是你誤會了。」米拉提出看法,她剛剛有觀察了勇利,那表情不像生氣,至少她覺得不像。

「我想不到生氣以外的可能,因為我……」維克多又嘆了口氣。

「你到底是做了什麼事情,不要吞吞吐吐的!」尤里沒好氣地催促。

昨天晚上,維克多跟勇利說,希望能知道為什麼勇利最近態度有了變化,然後還舉了自己的幾個感受做例子。一開始勇利有點侷促,甚至有點不好意思的感覺,維克多覺得自己已經快要接近答案了,於是決定再接再厲。

「我真的很希望勇利能告訴我你真實的想法,畢竟我以前的交往對象都不會排斥這些事情……呃?」

「以前的交往對象,是嗎?」

說完這句話後,勇利沉默了很久,然後就直接跟他說晚安,拉起被子睡覺去了。

聽完維克多的描述,不知道是不是錯覺,米拉、波波維奇和尤里三人都覺得有一股冷風吹過,明明就是在室內。

「啊啊,你好自為之吧?說真的,勇利會喜歡你真是不可思議。」米拉笑笑地給出一記重擊。

「這真是超低級的錯誤,我覺得你要跟他道歉,雖然這不單是道歉就能解決的問題。」波波維奇目露憐憫,只能說上帝是公平的,維克多的情商低到堪稱殘缺,感謝上天這種事沒有發生在自己身上。

「白癡。」尤里的總結簡單粗暴。

於是維克多‧迷倒世上萬千粉絲‧尼基福洛夫,此刻仍然為了挽回戀人的心而苦惱不已。 



TBC.

該怎麼說呢?我心目中的維克多就是這樣的。

评论 ( 15 )
热度 ( 413 )

© 小天使缺乏症候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