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重小天使不足,於是自產糧。

[ABO]這個alpha我可以!24

#三次元生活目前一團混亂,大家好久不見!這章短小,如果翻了,晚點會放微博。

#n.5代表車門

傳送門: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2.5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3.5


維克多再度睜開眼時,有種一口氣鍛鍊了十個小時的倦怠感,然而堆積在胸口那種找不到卻不斷渴求的焦躁一掃而空,讓他下意識輕鬆起來。映入眼前的是勇利的臉,半邊埋在枕頭裡,他此時開始回想自己睡著前發生了什麼,當所有記憶回籠後,血色瞬間從他的臉上退去。

他端詳勇利的臉色,微微的青黑在眼下昭顯出對方的疲累,嘴唇也因乾燥而泛白,他伸手覆上勇利的額頭,體溫相較以往偏高,有低燒的現象。認知到這個事實,他慌忙起身想找退燒藥。

回想自己剛才的行為,除了禽獸不如怕是沒有更好的形容詞,頓時胸口像有七八個鼓一起敲打起來,又痛又緊地完全亂了節奏。

「勇利,對不起。」他一邊將指甲蓋大小的膠囊捏碎滴進勇利口中,同時心裡不住懊悔:「對不起勇利,真的很抱歉!我不想這樣……」他就像著魔了,明明看到勇利露出痛苦的表情,然而他卻持續傷害對方,這場歡愛更像是單純的施暴,他原本想要讓自己和勇利的第一次成為最美好的回憶,如今這一切卻被自己毀了。

對不起,真的對不起,是我不好,勇利,不要討厭我。

突然,勇利的眉頭皺了一下,維克多嚇了一跳,他太害怕了,怕從勇利眼中看到驚嚇厭惡的情緒,於是他將勇利塞進懷中。

「維克多……」勇利緩緩睜開眼睛。「你抱太緊了,我沒辦法呼吸。」

「勇利!我不會再這樣了,我保證不會!」維克多用盡全身力氣抱著這個蒼白的人,接著又突然想到勇利可能被自己粗魯的舉動弄傷了,「你身體怎樣?告訴我哪裡不舒服,我用治療儀幫你!」

「我沒事。」勇利的聲音帶著沙啞,

「怎麼可能沒事,我看看有沒有流血!」維克多說完就掀開被子,他輕輕分開勇利的大腿就想要查看,這動作牽扯到勇利的後面,當下他忍不住呻吟。

維克多看他這樣,心想果然受傷了,回頭就想去找藥。他這次來帶了基本的治療用品,不過都收著沒用,想不到會用在這種時候。

勇利拉住他的手,說:「我用的潤滑液有療傷的藥效,不用擔心。」

這話聽了就是安慰人用的,那些潤滑液早就不知道流到哪裡了,怎麼可能有作用。然而勇利現在的樣子也無法上藥,最後維克多決定先幫戀人洗個澡。

將勇利抱起後,他望了一眼慘不忍睹的床單,瞬間就要溺死在愧疚感中。

洗澡的過程,維克多發現勇利身上更多大大小小的瘀青,大腿內側和腰側尤為嚴重,下面的情況在勇利的抗拒下,維克多只能用手指確認沒有嚴重撕裂傷,然而光是從勇利咬緊的唇瓣就知道他非常不舒服。維克多盡可能溫柔的洗盡汙穢,當他用溫水最後沖洗勇利的身體時,對方已經又睡著了。

他先把床單換掉(寬子事先放了備用床單在衣櫃中),接著小心地將勇利放到床上。他替勇利的全身都塗上修復藥劑,特別是又紅又腫的某處,他還另外補了修復針加速肌肉癒合,接著給勇利套上衣服,做完這一切後,他發現窗外的天色竟然暗下來了。

他們從昨天下午到今天傍晚都沒有踏出房門,寬子他們一定會擔心,如果被問到兩人都在房間裡做什麼,他除了實話實說也沒有更好的方法。維克多一想到總是笑咪咪的寬子可能會有的反應,整個人不寒而慄。

他檢查通訊器,果然發現不少留言,大多是問他們起床了嗎?或是身體會不會不舒服?前前後後十條訊息,最後一條是三個小時前寬子留的。

【我放了食物在門口,按下加熱鍵等三分鐘就能吃了。還有營養液,沒胃口的話就喝一些吧!】

維克多兩三下整好衣著,硬著頭皮踏出房間,果然在門外看到托盤,上頭有一個三層高的保冷便當盒、一疊衣物,以及兩管強效營養液。

他內心感謝寬子不追根究柢的體貼,將托盤拿回房內。

勇利現在睡得很熟,喝營養液是最好的。他將營養液一滴一滴倒入勇利口中,末了在對方唇上印了一個吻,嘗到了草莓的味道,然後他喝了自己的營養液,這次是蘋果味的。

他躺回勇利身邊,心想不知道勇利要睡到什麼時候,等對方醒來,自己一定要好好道歉。他抱著勇利溫暖的身體,忍不住微笑,這個人是他要一輩子抱在手中的,他好不容易得到的,不會放手了。 


TBC.

评论 ( 11 )
热度 ( 114 )

© 小天使缺乏症候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