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重小天使不足,於是自產糧。

[ABO]這個alpha我可以!23.5

#我的簡書舊號不知為何被刪了,所以之前的車門都壞掉了XD這次改放在微博,求不翻車。

#n.5代表車門

傳送門: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2.5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隨著人工大氣溫度往上升了三度,東瀛星進入了所謂的夏天。這只是為了讓大家意思意思感受到四季才模擬出來的,說起來不算太熱,就是比往常容易出汗。然而維克多生於節省能源的羅沙星,對於這種加熱大氣的行為向來不以為然,由於羅沙星一年有四分之三的時間都是冰天雪地,他已經被訓練得不畏寒冷,東瀛星的冬季對他而言都不需要加衣服,春天則是過於溫暖,可以想見這上升的三度只會令他更不舒服。

不舒服是不舒服,他畢竟是受過嚴格訓練的機師,照理說不至於因此受到太多影響,但不知為何最近卻經常性地口乾舌燥,體溫也偏高,發現這點後他對自己身體素質的大幅滑落有些難以置信。

更極端惡劣的環境他都待過,這種充其量算是水土不服,他可不能讓勇利知道,不然就太丟臉了。不過在他的機甲今天第三次被勇利駕駛Eros打中後,他必須承認,這問題或許瞞不了多久。

他的機甲是跟俱樂部借的,已經是快被淘汰的老型號,不過俱樂部更新了部分零件,用起來差強人意。速度上是比不過Eros,但憑著他過硬的技術,竟也能夠和勇利打了個勢均力敵,只是剛才他瞬間恍神,腰側被擦了一下。

休息時,勇利第一句話就是:「維克多,你是不是不舒服?」

「或許……天氣有點熱。」

勇利露出困惑的表情,因為俱樂部中的溫度一直是固定的二十四度,以往都沒聽維克多說熱。

他不假思索伸出手觸碰維克多的額頭,指尖的觸感比平常高一點點,說起來還是自己體溫比較高。

維克多先是愣住,隨後笑道:「你的手比我熱呢!」

「是你體溫太低了……你真的沒事吧?如果不舒服,就先回去休息,我可以自主訓練。」

「沒事,我大概是昨晚沒睡好。」

「是因為我睡在旁邊的關係嗎?」

「才不是!我只是做夢了,跟勇利沒有關係。」這是絕對的謊話,因為夢中的他可是把勇利壓在身下做了不少事,具體過程已經記不清楚了,只隱約記得夢中的勇利非常主動……

「勇利,抱歉,我果然還是回去一下……」

勇利擔憂地望著維克多的背影,回想昨晚對方的狀況,維克多把自己當抱枕不放手,當時就覺得很熱,不過他沒有多想,現在看來卻不太對勁。

維克多一直到出了俱樂部才用終端給自己做了激素檢測,上頭的結果讓他忍不住焦躁起來。

早該想到,這是自己多年來有跟沒有一樣的信息素正在發揮作用,如今距離引發發情期就差臨門一腳,看來還是趕快注射抑制劑才是上策,一邊想著他一邊就連網訂了一組十管抑制劑,地址填上旅館位置和房號。

如今距離東瀛聯賽只剩一個月不到,不能讓勇利為自己的事情分心,目前能夠接吻就很足夠了,他已經跟勇利建立了初步標記,剩下的不用急。

 

維克多回到自己房間後就開始等包裹送達的通知,他選的是特急件,照理說半小時內就會有消息。

突然敲門聲響起,維克多走到門邊打開通話屏幕,只見勇利站在門外,他幾乎就要開門,但想到自己的身體情況還是忍住了。

「你怎麼回來了?」他對著螢幕撐起笑臉,試圖讓自己不要太過心虛。

「維克多,我剛才想過了,你這狀況大概是……那個……」

「哪個?」

「總之,我給你拿了些抑制劑,你說不定用得上。」勇利侷促地伸出手,他的手掌中躺著三管抑制劑,「這是Alpha專用的,效果應該不算差,我給你放門口,要是需要就拿去用吧!如果是我搞錯了,我跟你道歉,我先走了。」勇利覺得自己或許太多管閒事了,發情期是很私人的事,要是自己誤會了的話,情況只會更尷尬。

維克多沉默,他看著勇利將抑制劑放在地上,接著轉身離開。

等了一會,他打開門撿起抑制劑,深深吐了口氣,然後緩緩將抑制劑打入手臂,內心說不出是想哭還是什麼的。

活到二十七歲,人生中的第一個發情期還要出師未捷身先死,想想也是很辛酸啊!

過了五分鐘,他重新檢測了信息素,然而出現的結果令他皺起眉頭。

終端上,原本逼近六百的值幾乎不見減少,這表示抑制劑完全沒有效果。

這時終端跳出一則提示,他的包裹到了,同時門口傳來門鈴聲,門外是一台小飛盤,專門給房客送東西的機器,飛盤上正是他的包裹。他立刻接收包裹,三兩下拆開包裝,然後給自己打了一管抑制劑。

又是五分鐘後。

維克多的臉色陰沉,因為抑制劑仍然不見成效,他於是又打了兩管,然而檢測數值只降低不到十。

他的體質就連市面上的抑制劑都無法發揮作用,這實在是太糟糕了。

他開始上網查資料,試圖找到不用抑制劑就能阻止發情的快速手段,看來看去最可行的方式有兩種。

首先就是運動,透過流汗將結合信息素代謝掉。根據研究,一百毫公升的汗水能代謝掉差不多十單位信息素,他只要流個五公升就能降到安全值以下了……

第二種,理所當然的,就是自己解決。這些年來沒有伴侶的Alpha帶來的龐大商機完全體現在網路上成百上千的道具上,只要用心尋找,總是能給自己的右手找到堅定的革命夥伴。

但是一定要記得找個方圓百里內沒有Omega的地方,或是乾脆把自己銬在房間裡,因為發情中的Alpha毫無理智和節操可言。

於是維克多又面無表情地用特急件給自己訂了一副手銬。

因為不知道什麼時候會進入發情期,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結束,他只跟寬子說這兩天都把餐點放到房門口,然後給勇利發了訊息,解釋自己目前的狀況。

勇利的回應很快:「我知道了,我待會就過去。」

這回覆讓維克多相當傻眼,他原本的用意就是讓勇利離自己遠一點,對方過來做什麼?

他又給勇利發了訊息,這次對方沒有回應。

大約半小時後,敲門聲響起,然後勇利就直接推門進入房間,手中還抓著一個黑色袋子,維克多立刻緊張起來。

「勇利,你快出去,我現在隨時都可能發情……」

豈知勇利只是掃了他一眼,說:「就機甲駕駛而言,我贏不了你,但是就發情的經驗來說,我絕對是你的數十倍——你要進入發情期還有得等。」

「……」維克多。

「如果你不介意,我可以讓它快點開始,然後快點結束,否則會耽誤到訓練,你覺得呢?」

快點開始,開始什麼?維克多有點跟不上勇利的思維,不過礙於戀人異樣的氣勢,他不自覺地點頭。

然後,他目瞪口呆地看著勇利從拿來的袋子中抽出一副手銬,而且還是那種軟質的束縛用手銬,事實上不久前他才在一個情趣網頁看過類似的。這種手銬看起來簡單,材質卻相當堅固,能夠承受一噸的拉扯力,可以設定聲紋解鎖或傳統的鑰匙解鎖。

「你要把我銬起來嗎?」維克多微笑。

「抱歉,我覺得這樣比較保險。」勇利的臉色混合著害羞和歉疚,還有一點其他的。維克多的心情很複雜,以勇利的個性想必是不願意做這種事,但是他很清楚失控的Alpha會做出什麼事情,而自己很快就會失控,於是勇利不得不採取預防措施。

「你可要好好綁緊喔。」維克多伸出手,「你看我大概還要多久才會發情?」

「如果我不釋放信息素,大概還要一天以上。」勇利將手銬綁好,設置了聲紋密碼,然後又拿出另一副鐐銬。

「這麼久啊?」這倒是出乎他的意料,同樣出乎意料的還有那副新的鐐銬,那是電磁鐐銬。

「我把你的腳也銬起來,你會生氣嗎?」勇利定定地看著他,似乎在等他做決定。

「不會,我反而很興奮呢!以後有機會,我們可以試試這種玩法嗎?」

勇利的臉又紅了一分:「我把強度設定在五,你要用點力才能把腳分開,先試試看。」

維克多的腳踝此時各鎖著一個金屬環,兩個金屬環彼此相吸,他使勁分開十公分,確實相當不容易。

「一般人是無法分開超過一公分的。」勇利微笑。

這下維克多躺在床上,雙手搭在胸前,雙腳併攏,只要閉上眼睛就差不多像個屍體了,當然是最美的那種。

「再來呢?還需要做什麼?」

車門


TBC.
寫到現在才開兩次車,我被自己的節操震驚了一把。

评论 ( 6 )
热度 ( 136 )

© 小天使缺乏症候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