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重小天使不足,於是自產糧。

[ABO]這個alpha我可以!23

#最近三次元生活比較充實了,不知各位如何呢?

#n.5代表車門

傳送門: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2.5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勇利,我的信息素只對你有反應,所以你要對我負責,喜歡上我喔!」

他笑咪咪地望著自己可愛的學生,期待對方像以往一樣滿臉通紅的樣子。勇利的神情先是呆滯,這種狀況持續了大概一分鐘,維克多也不著急,饒富興味地欣賞對方有如當機的面部表情。突然勇利眨眨眼,又眨眨眼,充斥其間的驚愕困惑淡去,取而代之的是了然,他的兩頰透著些微的紅,看起來並沒有想像中驚慌失措,反而顯得淡定,這跟維克多的預想不同。

奇怪,難道自己剛才沒有把話說清楚嗎?他可是做出了跟告白差不多的發言,勇利難道不該高興地語無倫次嗎?

「我的信息素和你是相容的,我們天生適合彼此,你是我找了很久的那個人。」維克多伸手碰觸勇利的手指,他想聽到對方的回應。

「我知道了。」勇利點頭,臉上掛著微笑,「畢竟我也會被你影響……我早就該想到這點了。不管如何我會努力的,就像維克多希望的那樣。」

這番話聽起來像是自言自語,維克多總覺得很違和:「等等,你說努力,你想努力什麼?」

勇利露出微笑:「我會努力回報你的,你也需要我的信息素,所以這樣正好。」

維克多頓時僵住,他從來沒想要勇利這種回報,於是他急著想解釋:「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想跟你在一起是因為我喜歡你,跟信息素沒有關係。」然而對上青年微彎的眼角後,他又莫名心虛。某種程度上,自己確實是因為勇利的信息素才接近他的,這是不爭的事實,然而如果勇利不是勇利,他也不可能會因為對方的一舉一動被牽動心緒,他是真的喜歡眼前這個沉靜內斂卻又異常不服輸的男人。

「我明白,這跟信息素無關,我也是這樣想。不過我的信息素剛好可以幫上一點忙,這樣不是很好嗎?」

「所以……」

「我喜歡你,我想跟你在一起,維克多。」勇力的眼睛閃著靦腆卻堅定的笑意,這讓他看起來相當吸引人,維克多喉頭鼓動,他發現自己這些年簡直浪費太多時間。他們明明可以更早認識彼此的,去年的自己一定是世界上最笨的人,這麼可愛的勇利,當時的他為什麼會看不到?

他們彼此對視,維克多傾身向前,帶著小心翼翼和試探。勇利沒有躲開,甚至他還伸手摸上維克多的臉頰,這對維克多而言是最好的鼓勵,於是他不再猶豫,將剛剛確立關係的戀人抱進懷中,開始了彼此的第一個吻。

勇利的嘴唇柔軟得不可思議,他原本想淺嚐一下,結果卻完全控制不住地吸吮起來,舌頭順勢探入,很快就交纏在一起。勇利的反應很青澀,這讓他心癢難耐,他想要教對方的東西如今又多了一樣。

這是一個由淺入深的長吻,勇利學得很快,沒多久就能跟上維克多的節奏,隱隱還有反壓回來的氣勢,就在兩人幾乎雙雙倒地時,身側的門突然滑開——

進來的人是勝生寬子,她手上端著菜餚,看到劇烈咳嗽的自家兒子似乎氣都要喘不過來,再望向一旁仰躺著的維克多,忍不住露出困惑的神情。

「啊啦,你們都在客廳啊!這是怎麼了?」

「沒事……嗆到了,咳咳……」勇利背對著寬子,他根本不敢轉過頭去,就怕被發現自己紅得要燒起來的臉。

倒是維克多笑得像隻偷腥的貓,完全沒有掩飾的意思:「晚安,需要幫忙擺碗筷嗎?」

「天啊!小維,你的嘴巴怎麼回事?你撞到東西了嗎?」寬子注意到維克多下唇帶著血色,此時已經有點紅腫,立刻放下手上的盤子,「你需要馬上擦藥。」

「沒關係,這是今天練習時弄的,小傷而已。」維克多笑看勇利,果不其然得到一個愧疚的神情。剛才門被打開時,勇利嚇得將他往旁邊掀,還不小心把他咬傷了,這才有了寬子看到的那一幕。

「就算是小傷還是要擦藥。」寬子堅持,「我去拿治療儀過來。」

勇利再也無法待下去,他一股腦拉起維克多的手,說:「我這就帶他去擦藥。」

他將維克多拉到自己房間,然後從櫃子裡拿出治療儀器和藥膏。

「坐在我床上,我給你上藥。」

維克多從善如流。

勇利跪在維克多身前,手指上抹著藥膏,輕輕滑過維克多的嘴唇,維克多由上往下看,幾乎能數出勇利纖長的睫毛,以及那張專注中帶著緊張的神情,彷彿他正在觸碰的是珍貴的易碎品。上完藥後,只見勇利拿出手把型的治療儀,當醫療射線打在傷口處時,傳來一陣麻癢的感覺,這表示傷口正在加速癒合。

「還會痛嗎?」此時勇利擔心地看著維克多,天知道他當時為什麼會這麼不小心,「如果還會痛,我再替你上一次藥。」

「你親我一下試試?」維克多用額頭抵著對方。

「我是認真的,你正經一點……唔!」

這次的吻很輕柔,而且很快就停止了。

「不會痛了,沒事。」維克多笑著說。

「我、我去吃飯了。」勇利紅著臉起身,沒想到手卻被維克多拉住,指尖傳遞而來的溫度一路爬到心口。

「勇利……」

維克多的聲音很有磁性,只要他像這樣叫自己的名字,自己總是忍不住心猿意馬:「又怎麼了?你的傷已經好了,我不會再跟你……那個……」

「你治療儀不放下來嗎?」

「……」勇利。

這頓飯吃起來勇利是燥熱無比,維克多有事沒事就要往他身上湊,一下摸摸他的臉,一下又摟他的腰,好像不這樣就不會吃飯了似的,一碗飯吃了老半天還有一大半,最後勇利無奈將碗放下:「你要怎樣才肯好好吃飯?」

「只要今天晚上你跟我睡一起。」

「我知道了,現在請你把手從我的身上拿開,坐到對面去把飯吃完。」

維克多瞪著眼,幾乎不敢相信對方竟然答應了,他原本只是隨口說說。

於是他高高興興老老實實地吃起飯來,不過還是靠著勇利就是了——要是維克多那麼聽話,雅科夫就不會老是被他氣到跳腳。

吃完飯後,原本勇利會習慣性地出門散步消食,然後到俱樂部去練習,不過今天維克多非常黏人,他一直說有個東西想給勇利看看,不由分說將人帶回自己房間去了。

勇利原本打定主意,要是維克多又想不正經的話,他絕對要直接走人,想不到維克多竟然從終端叫出一幅全息影像——一台深藍色的機甲。

「原本想早點告訴你,不過果然還是今天最好,如何?我特別給你設計的,還喜歡嗎?」

「好厲害……」勇利忍不住伸出手,就在他碰到機甲的腿部時,畫面上出現了一些文字,不過因為是羅沙文,勇利看得不是很懂。

維克多興高采烈地替他解說,從頭到腳,每個地方的裝備和性能都是他經過深思熟慮後設計的。

事實上,自從決定打造一台專屬於勇利的機甲後,他常常晚上觀看勇利過往的機甲對戰視頻,以求更多地掌握勇利的戰鬥優勢和特色,同時又要設計機甲,有時回過神來都三更半夜了。

有天早上勇利還一臉憂心地叮嚀他晚上不要太晚睡,早點休息。

為了給勇利驚喜,他只好隱瞞自己熬夜的原因,只說自己在看影片,勇利當下露出古怪的神色。

「我知道了,不過要適量,那個看多了……總之不太好……」勇利當時嘟囔著。

「我看的是你的對戰影片,勇利想到哪裡去了,在你眼中我是那種人嗎?」維克多立刻抗議。

而這些辛苦在看到勇利此刻閃閃發光的神情後就都值得了。

啊,要是能夠得到一個感謝的吻,他也會很樂意地收下的。

「我最近會跟這裡的機甲團隊取得聯絡,其他的零件則要從羅沙運過來,希望能趕上東瀛機甲聯賽。」

「趕得上嗎?」

「不行的話,不是還有Eros嗎?我看你們的同步率越來越高了,你現在看起來很有駕駛的樣子呢!」

「我覺得還差得遠,Eros的性能太強了,我沒把握能完全駕馭他。」

「我會幫你的,還是說你覺得自己做不到?」

「我可以!」勇利抬起頭,眼中充滿光彩。

就是這種眼神,讓維克多無法從勇利身上移開目光。他的人生中遇過很多對手,其中不乏世人所謂的天才,即使最後都成為他的手下敗將,那些人也是萬中挑一的。然而他們都不能像勇利一樣觸動自己的心。勇利擁有的特質不光是毅力或恆心,而是某種更關鍵的東西。

那是許多機甲駕駛都沒有的寶貴特質,或許不明顯,然而卻又至關重要。


TBC.

评论 ( 8 )
热度 ( 133 )

© 小天使缺乏症候群 | Powered by LOFTER